-楚長清進了禦書房,便見豐元帝背對著她。

光是看背影,就能猜到他有多憤怒。

瑞明公主候在一旁,看楚長清的眼神也帶著失望和婉惜。

“臣妹參見皇上!”

楚長清跪下行禮。

豐元帝這才緩緩的轉過頭來,他痛心疾首的看著楚長清,伸手指向她的額頭,“長清,你怎麼會這般糊塗,這次所做之事,就算是朕也幫不了你了!”

“臣妹不知所犯何錯!”

‘哐!’豐元帝直接將桌麵上的茶盞掃落在地,聲音也提高了幾度,怒不可揭,“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在狡辯!朕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若是坦白,朕可以饒你一命,可你若仍舊執迷不悟,休怪朕不顧兄妹之情!”

說罷,豐元帝一甩袖口,又轉了過去,背對著楚長清。

禦書房裡的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豐元帝在等,瑞明公主也在等。

而楚長清,卻是在思考。

她無法預知蘇櫻到底說了些什麼,瑞明公主向來狡詐,說不定今天的事就是瑞明公主設的圈套。

她一旦上套,後果不堪設想。

正在楚長清猶豫不決之際。

瑞明公主突然從腰間掏出了一個精緻的小瓷瓶。

這個小瓷瓶楚長清並不陌生。

正是她用來裝製幻劑的藥瓶。

她震驚的看著瑞明公主,不明白這個東西怎麼會在瑞明公主的手裡。

“你是不是想問,這東西怎麼會在我這裡?”

楚長清自然不會輕易回她的話。

瑞明公主並不介意,上前一步,蹲在楚長清的麵前,壓低了聲音道,“這瓶東西還真是管用,半瓶下肚,蘇櫻什麼都交待了,包括長公主府的密室所在,你猜,禁衛軍今天會在長公主的密室查出些什麼來?會不會比殺人更嚴重?”

製幻劑!

這個東西是楚長清從現代帶來的東西,她深知這東西有多可怕。

之前,她就是靠著這個東西,控製住楚括。

若是瑞明公主真的將這瓶製幻劑給蘇櫻吃了,那麼……蘇櫻就算意誌力再強,也會任瑞明公主擺佈。

看著瑞明公主手中的瓶子,楚長清突然大驚失色。

不,她不能讓禁衛軍進入她的密室!

“皇兄,長清知道錯了,這一切都是長清做的,長清一向心儀白將軍,可耐何白將軍的心裡隻有冷憂月,長清一念之下,就想出了這個方法,長清知道錯了,求皇兄看在兄妹的份上饒了長清……”

豐元帝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雙眼疲憊的閉上,又緩緩的睜開。

他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他回頭,一步步朝著楚長清走去,而後揚起手掌,‘啪’的一巴掌狠狠的賞在了楚長清的臉上。

“朕怎麼會有你這樣的皇妹?朕警告你,你離白夜弦遠一點,不管是今生還是來世,都不要打他的主意!”

這話!

不單止楚長清聽愣了,瑞明公主似乎也聽出了不妥。

皇上並冇有第一時間追究楚長清殺人的事,反倒警告她不許招惹白夜弦。

這什麼邏輯?

未等瑞明公主反應過來,豐元帝已經下了定論,“婢女蘇櫻心思歹毒,為一己私慾,殺害鎮平候千金,而後又嫁禍給憂月縣主,其罪當斬!”

楚長清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而後跌坐在了地上。

她知道,她的命總算是保住了。

但是,豐元帝必定不會輕易放過她,隻怕她之後再要做什麼事,就得加倍再加倍的小心。

最可氣的是,這兩次的行動,她把左膀右臂全都折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