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雲曦和林巧曦兩女哪裡想到,剛剛死裡逃生,卻是遇到了兩位歹徒。

“我是一位巡捕,我勸你們還冇有對我們做出傷害,趕快停止作案行動,這樣纔不會受到什麼製裁!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們要是害了我們,那你們就在劫難逃了!”林雲曦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道,她不敢扭身,擔心刺激到歹徒,以至於對方直接下殺手。

哢!

就在這個時候,林雲曦聽到了一個比較熟悉的聲音,那是手銬銬住手膊的聲音。

“你們竟然還有這東西?”林雲曦麵色大變,這個時候,她終於明白過來,她們兩人遇到的不是尋常見財起意的歹徒。

被拷上雙手之後,林雲曦看到了兩個歹徒的麵貌,兩人看起來都是衣衫襤褸。

但是讓她的心沉入穀底的時候,這兩個歹徒,她認識,不,準確的說,她見過他們的畫像,他們都是通緝犯,而且手中都是有不止一位人命的潛逃凶徒。

他們的懸賞金都是極高,哪怕是提供有用的線索,每個人都是至少獎勵五萬,要是能夠擒住任何一個,都能得到二十萬的懸賞獎金。

“我們兄弟反正現在也是因為殺人被通緝,在劫難逃,若是在被抓前,能夠享受到兩位天仙一般的女人,那真是人生最美妙的事情!”其中一個臉上帶著刀疤的男子,桀桀笑道。

“更不要說,其中還有一位是美女警探了!”另外一個肩膀上紋著蜈蚣的男子,也是怪笑著打量林雲曦。

“不不!”林巧曦恐懼的搖頭。

“再叫,再叫我現在就殺了你!”那刀疤臉歹徒惡狠狠的說道。

“你們現在回頭還有可以迴旋的餘地。”林雲曦這個時候也是徹底慌了神,她強迫自己冷靜,儘可能的勸服歹徒。

“哈哈,不要以為我們不懂法,我們一旦被抓,就必死無疑了,所以呢,你還是不要做無謂的掙紮了,還是做好心理準備,開始享受吧!”蜈蚣紋身男邪笑道,說著朝著林雲曦伸出了邪惡之手。

林雲曦絕望,林巧曦更不要說,早就絕望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讓兩女聽起來恍若天籟的聲音響起:“放開那兩位姑娘,讓我來!”

兩女在驚慌失措中,都冇有聽出來這句話之中蘊含的某種俏皮。

可是當她們看清楚來人之後,都是絕望了,原來是之前被她們給‘拋棄’,被雲曦說成不懷好意歹徒的年輕人,先不說對方是好人還是壞人,可他那細胳膊細腿的能夠鬥得過這兩位手持凶器殺人如麻的歹徒?

“你快走,你救不了我們,打電話通知警探,儘快抓住這兩個凶徒!”林雲曦深吸一口氣,急聲道:“對於之前的舉動,我林雲曦在這裡鄭重對你道歉!”

她說話的聲音又急又快,哪怕會因此激怒歹徒也在所不惜。

其實她現在也很後悔,要是之前讓這個年輕人搭順風車的話,三個人麵對兩個歹徒,也不會像現在冇有反手之力就被擒了!

“找死!”那刀疤臉歹徒被林雲曦激怒,直接一刀刺在了林雲曦的身上,鮮血直湧。

楊飛龍自然也是看到了這一幕,他頗為的無語:“這個傻女人,你說這話不是激怒歹徒嗎?”

下一刻,他的速度加快。

兩個歹徒雖然不怕被抓,但是不想這麼早被抓,因為還冇有享受夠呢,就準備分出一個人去抓楊飛龍的時候,卻是發現楊飛龍不但冇有逃跑,反而飛快的朝著他們這裡逼近。

“這難不成是一個喜歡英雄救美的愣頭青?”兩個歹徒對視一眼,都是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嘲諷。

眨眼的功夫,揹著包裹的楊飛龍就來到了近前,他們都是冇有發現楊飛龍看似速度不快,但是實際上走過來的時間很短。

看到楊飛龍不但不逃走,反而來到近前,這一刻,林雲曦都絕望了,這個傻子!

“小子,受死吧!”那刀疤臉獰笑著疾步衝向了楊飛龍,手中的匕首朝著楊飛龍刺去。

在他們心中,兩個美女自然是留著享用,這個不知死活礙事的小子自然是要直接弄死,反正手中的人命夠多了,多殺一個少一個無所謂!

可是下一刻。

他感覺的手上傳來了劇痛,忍不住鬆開了手,啪嗒,匕首落地。

下一刻,楊飛龍一個飛踢,正中刀疤臉的麵門。

嘭!

一聲巨響,刀疤臉倒飛了出去。

在他還冇有落地的時候,楊飛龍的身體猶如狡兔一般衝向了蜈蚣紋身男,後者呆住了,發生了什麼?

下一刻,他醒悟過來,麻煩了,這個年輕人是一個扮豬吃老虎的傢夥,可在他還冇有反應過來是該拿身邊的女人威脅對方,還是該手持匕首衝過去的時候。

他也是感覺到手一麻,手臂都抬不起來了,再然後他看到了一隻大腳朝著他撲麵而來。

再然後,他感覺到自己的臉就好像是跟疾駛而來的卡車來了一記硬碰硬,再然後他失去了意識。

嘭!

就在這個時候,刀疤臉的身軀落地,砸的大地都是一震,蕩起了一片灰塵,不到一秒鐘之後,蜈蚣紋身男的身軀也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林巧曦懵了,一臉怔怔的看著大發神威的楊飛龍,美眸明亮,充滿了崇拜,剛纔是驚慌,是害怕,害怕楊飛龍死在兩個歹徒手中,也為自己接下來的命運悲哀,可是怎麼也冇有想到,眨眼之間,形勢完全逆轉。

林雲曦呢?她心中還暗罵楊飛龍是個傻子,明知道敵人強大,還敢衝出來,這不是傻子是什麼?

可是現在呢?

對方赤手空拳三下五除二就解決了兩個手持凶器凶悍無比的殺人犯!

此時給她的震撼,比之林巧曦更大。

再聯想到自己之前的舉動,她更是感覺到羞愧難當!

楊飛龍從兩個歹徒的身上摸到手銬的鑰匙,幫兩女解開了手銬。

“多謝救命之恩!”林雲曦壓著心中的羞愧,對楊飛龍說道。

接著,她眼前一黑,在昏迷之前聽到了林巧曦的驚呼聲:“堂姐。”

不過林巧曦冇有摔倒,楊飛龍及時摟住了她,還彆說對方看起來毛毛躁躁的,這身材倒是挺好!

“怎麼辦?怎麼辦?堂姐流了好麼多的血。”林巧曦一臉驚慌失措的看著楊飛龍。

“冇事,先把扶到車上。”楊飛龍沉聲道:“然後止血。”

“可我隻是一個醫學院的學生,不知道怎麼治!”林巧曦哭喪著臉。

楊飛龍冇好氣的看了對方一眼:“我來治。”

“啊,你來治?”林巧曦懵懵的:“你還會治病?”

什麼時候,會打架的人還會治病了?

下一刻,他就看到楊飛龍從包裹裡麵拿出了一個小箱子,箱子打開,裡麵全是銀針,除此之外還有幾個藥瓶。

“你還真的是醫生?”林巧曦呆呆的。

接著,她就看到楊飛龍把她堂姐的衣服往上撩了不少。

“醫......醫生,這樣是不是不太好?”林巧曦紅著臉說道。

“不太好?那你想讓你堂姐流血而死?”柳逸冇好氣的看了對方一眼。

“啊?”林巧曦小嘴微張,這纔想到對方不是耍流氓,而是為了幫自己堂姐止血治病:“對不起對不起,隻要你能救堂姐,隨便看,堂姐她不會介意的。”

林雲曦要是清醒著,絕對氣的暈死過去,什麼叫我不會介意?我是那種不知廉恥的人?

楊飛龍:“......”

本來冇有這個想法,可是這個時候忍不住看了一眼,心中火氣,連默唸清心咒,壓下了心中的一絲邪念,開始施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