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小說 >  皮劍青朱栩諾 >   第1052章

-

[]

第1052章

我滿臉不解,將信將疑的望著朱栩諾,直到朱栩諾無比堅定的從我點了點頭。

在大雨聲中,我這才一把抓住了胡慈靜的手。

“男左女右,右手!”見我抓錯了手,朱栩諾提醒的說道。

這左手和右手還有區彆嗎?

我就放下了胡慈靜的左手,又抓起了她的右手仔細的端詳了起來。

誇嚓轟隆!

又是一道閃電從天而降,藉助著這將黑夜造成了白晝的閃電,我看清楚了胡慈靜的這隻手腕上的細節,胡慈靜的手腕整體很白,但是還有一圈比兩邊的皮膚更加的白。

這是長期戴手鐲子的纔會出現的效果。

看到這裡,我想起了朱老爺子之前給我看過的胡慈靜的照片,那照片之中,胡慈靜正是左手帶著玉手鐲。

朱栩諾指著自己媽媽的手腕和我解釋道:“人除了心臟,外麵能夠看到的地方便是手腕處血脈最多了,那人想要以鮮血為咒,肯定是從我媽媽的手腕下的手。”

“嗯!”

朱栩諾比我腦子轉的還要快,我點了點頭,就仔細的在胡慈靜的手腕上檢視了一番,她手上除了有玉手鐲留下的印記之外,就冇有找到其他的線索了。

朱栩諾又說道:“劍青哥哥,不用看手腕,那人用血為咒,血不一定要畫在我媽媽的手腕上,他通過某種風水器具直接將畫好了的咒,刻進我媽媽的血液之中也是完全的有可能的!”

那就隻能從手腕處取血了!

在征得了朱栩諾的同意以後,我便從旁邊的天醫木箱子之中翻找出了一根枯黃色的血草。

此中藥材可吸取人的鮮血,並因為血草藥性的原因,可以將不同人的鮮血分聚在血草不同的地方。

接著,我又從天醫木箱之中翻找出了一根細細的針管,在和胡慈靜說了一句得罪了以後,就將這針管紮入了胡慈靜的血管之中。

才能夠胡慈靜血管之中抽出來的鮮血也是正常流動的,抽滿一管鮮血後,我就將針頭拔了出來,紮入了枯黃色的血草之中。

在慼慼瀝瀝地雨聲之中,我將這裝滿了胡慈靜鮮血的針管紮入了枯黃地血草之中。

呲呲呲

隨著一針管鮮血打進了枯黃的血草之中,這枯黃的血草一下子就變得飽滿了起來。

昏暗的燭光下,這飽滿的血草明顯的分了兩種顏色,血草的下半部分的顏色明顯的比較濃,而草尖的部分的顏色顯然要淡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