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小說 >  皮劍青朱栩諾 >   第566章

-

[]

第566章

吼!

屍女侗兒一抬眸一疑惑之間,院落之中這十幾具屍體就衝到了屍女侗兒的麵前。

就在這些屍體即將撲到屍女侗兒身上的一瞬間,我看到屍女侗兒一邊看著我,一邊漫不經心的舉起了鈴鐺,在半空之中輕輕的搖曳了一下。

當!

隨著一聲清脆的鈴鐺聲再次響起,這些要將屍女侗兒撲倒的屍體就像是觸電了一般,身體紛紛在黑夜之中顫抖了一下,就全部定格在了屍女侗兒的麵前,一動不動了!

鐺鐺鐺!

又是一陣急促的鈴鐺聲在屍女侗兒的手中響起,那些定格在了屍女侗兒周邊的殭屍,聞聲排成了一排,朝著院落西邊的圍牆整齊劃一的跳了過去,當這些屍體跳到圍牆前後,紛紛轉過身,麵對著圍牆一動不動了。

這一幕把我都看傻了,這些屍體怎麼一瞬間變得這麼聽屍女侗兒的話了?

帶著深深的疑惑,我轉頭朝著那一排麵對著牆壁站著的屍體看了過去,很快,我在這些屍體的關節位置看到了一圈一圈密密麻麻的紅色螞蟻,屍女侗兒每晃動一下鈴鐺的時候,這些螞蟻就會聞聲咬住屍體關節處的神經,控製著屍體的行走和跳躍。

“嘻嘻嘻,老公,你怎麼這麼慘了?”屍女侗兒在解決了院落之中這些看守我的屍體之後,就走到了我的麵前,笑嘻嘻的看著我,開口問道。

看著屍女侗兒這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被吊在門梁上受著滴水之刑的我隻能是毫無脾氣的回答道:“是,是一條蛇妖乾的!”

“蛇妖?”屍女侗兒饒有興致的看著我說道:“你怎麼得罪蛇妖的呢?”

我一五一十的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給了屍女侗兒。

屍體侗兒聽完我的話之後,先是沉默了半響,然後臉上就又浮現了一陣嘲笑之色,說道:“嘻嘻嘻,醫者仁心,你竟然和一條蛇妖說什麼醫者仁心的話,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哈哈哈,笑死我了。”

看著屍女侗兒笑的前俯後仰著,我也是十分的無奈,隻能是厚著臉皮說道:“侗兒,你把我放下來唄,我時間已經不多了,我還要去給病人看病呢。”

此刻,我頭頂那隻蛇頭獠牙之中滴下來的毒液已經開始讓我的天靈蓋隱隱作疼了。

這毒液不比普通的水,我知道,在這麼下去的話,要不了多久,我的頭皮就會被滴穿。

似乎也看到了我的臉上的痛苦之色,屍女侗兒抬起頭朝著我頭頂那滴水的蛇頭看了過去,當她看到滴水的蛇頭的時候,先是愣了一下,接著臉上又恢複了那陣得意的笑容,說道:“滴水剝皮之刑,看來這蛇妖比我更怨恨你,比我更想看到你死啊。”

“我們之間哪裡有什麼恩怨?”

蛇妖今天對我的這手段,著實出乎了我的意料,要知道,之前我還救過這蛇妖一次,這蛇妖竟是如此的忘恩負義,讓我想起農夫與蛇的故事。

“冷血動物就是冷血動物,能和侗兒妹妹你一樣嗎?侗兒妹妹,你看你在這西江市也就我一個朋友,你把我放下來唄,我要是活著,好歹你也有一個落腳的地方,是不是?”

屍體侗兒看著我這麼落魄的樣子,臉上竟是有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感,她笑嘻嘻的望著我說道:“嘻嘻嘻,我以天為被以地為床以屍體為朋友,不需要你這種傻子朋友來拖我後腿。”

我聽到屍女侗兒這話之後,一時間竟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屍女侗兒見我不說話,就繼續笑嘻嘻的望著我說道:“要不這樣,你喊我一聲老婆,我現在就把你放下來,怎麼樣?”

望著臉上還帶著一些稚氣的屍女侗兒,這句老婆說什麼我都喊不出聲來。

“侗兒妹妹,我答應過你爺爺,會照顧好你,但是冇有答應你爺爺要娶你啊,你看你把我放下來,我絕對會像對朱栩諾一樣對你好的!”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