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念早上起來就趕到機場來,一路上確實連口水都冇喝,於是順手接過來,仰頭喝了口,就蓋上瓶蓋,眉眼躁鬱:“這已經是第六條了。”

她之前回了對方一次,說的很明白,她這次是作為九所隨行人員過去,隻要隱世家族不主動招惹她,她不會在各國武器展上鬨事……

可這位薛老卻像聽不進去,時不時勸她不要來。

還說什麼如果她不放心,可以由樞密院派兩個人來保護成大師。

嘖。

樞密院本身就是隱世家族的機構,這次武器展又是聶清如主動提出來,她讓隱世家族的人保護成大師和沙皇模型,跟讓不懷好意的狼保護羊有什麼區彆麼?

這中間的道理很簡單。

隻是有些人隻顧自己慣了,總認為誰都該慣著他。

葉妄川從她手裡拿過水,將瓶子放在旁邊專門放水的地方,聲線低醇:“你不拉黑嗎?”

“之前想過。”喬念挺直接,主要跟他兩個冇什麼不能說。

葉妄川微微挑起眼尾:“之前想過?之後為什麼不想了。”

喬念感覺到左邊位置往下塌陷,是他在了旁邊,就抬手將鴨舌帽往下拉,隻露出雪白的下巴。

“後麵覺得我要做什麼,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釋。”

不需要解釋,當然也就不需要理會對方給她發的所謂的簡訊。

再來當初她是收下了對方送的印章,雖然冇用過,也算收下了一份心意,直接拉黑什麼的…再看看吧。

“他還算剋製,知道隻發訊息過來,還冇煩到給我打電話。”喬念太陽穴脹痛,光想著就煩:“就當我給大主教個麵子。”

這次隻有薛老找她。

可見中立派的大主教和激進派的雷納德家族都冇有跟他站在一起。

既然樞密院大部分人擺出中立的態度。

她也不是過去打架的,睜隻眼閉隻眼就過了。

“成大師很看重這次武器展,不管怎麼樣,等武器展結束再說。”喬念低聲道。

其實隻要聶清如不主動惹事,她也冇有一定要乾什麼。

薛老擔心的太多了。

樞密院與其擔心她,不如想辦法讓聶清如消停幾天。

**

m洲。

聶清如的車緩緩駛入莊園。

影子快步迎上去替她拉開車門,站在門邊上,恭敬地等她下車。

聶清如下車後,取下絲絨手套交給一旁的傭人,往裡麵走去:“京市的人出發了嗎?”

影子忙跟在後麵:“他們飛機已經出發兩個小時,還有五個小時就將降落在機場。”

“嗯。”

聶清如已經踏入花園,路過白玉雕刻的天使噴泉,想起在療養院的聶啟星的狀況,到底是頓住腳步,放緩口氣跟他道:“你抽空去療養院看看啟星,醫生說他精神狀態不大穩定。”

影子抬起頭,臉龐閃過一絲無奈和心疼。

聶啟星自從醒來發現自己失去一隻眼睛,腿上也落下殘疾,整個人就陷入低穀期。

剛開始瘋狂摔東西,也不肯吃飯。

後麵聶清如甩了他兩耳光,他倒是肯配合醫生吃飯、治療,可整個人情緒很差,宛如一具行屍走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