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院的客人突然被擱置下來,都亂作一團,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很快,見到寧宏遠等人回來,便又安靜下來。

寧雪琪看了眼四周,勾唇,眸中的狠辣並未消失。

隻是在對向寧國斌的時候,又是一副乖巧溫順的模樣。

江寧被冷禦宸抱到房間裡。

“你先出去吧,我幫她換衣服。”寧雪顏對著冷禦宸說道。

冷禦宸看了眼江寧,眼神裡麵儘是擔心,可卻也還是出門。

寧雪顏關上門,先是找了幾件自己的衣服,幫著江寧換上,隨後纔開始發問,“你好好的怎麼會跌到湖裡呢?你不是知道那有個湖嗎?”

這又不是黑燈瞎火的,總不可能是走路不小心摔下去的。

而且,那湖的旁邊就有個小亭子,就算是外人不知道這有個湖,看到亭子也會注意的看看旁邊。

湖那麼大,不至於失足落水啊。

江寧力氣已經恢複了不少,看了眼寧雪顏,冇說話,而是去了浴室,清晰了一下,這才又換上衣服出來。

她揚起脖子,給寧雪顏看自己脖子上的掐痕。

痕跡還在,但已經冇那麼濃了。

隻是紅紅的,看著也還是有些駭人。

“這……這是怎麼回事?”寧雪顏被嚇了一跳。

那脖子上的痕跡擺明是被人掐的,可是這裡怎麼說也是寧家的,而且現在還是法治社會,誰能有這麼大的膽子。

“寧雪琪。”江寧隻說了三個字。

隨後坐下,神情也恢複的差不多了。

“你是說她掐的你?”寧雪顏的眼神顯然是不敢相信,“可是我去湖邊之前,還聽人說她回了房間,所以專門去她房間敲了門啊。”

“然後呢?”

寧雪顏眨巴著眼,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她還回了我,說她有事,讓我等會。”

“你確定那是寧雪琪的聲音?”江寧眯眼,反應過來。

看樣子這是寧雪琪算好了的。

“的確是她的聲音。”寧雪顏嚥了咽口水,看著江寧,歎了口氣道:“真的是她嘛?”

畢竟自己聽到的聲音也不可能是假的。

“那就看你信我還是欣她了。”江寧眼簾微垂,捧起桌上熱的水杯抿了口,“她今天是存心想要殺了我,在亭子裡的時候,我和她廝打起來,她掐著我的脖子。”

“後來可能是聽到你過來的聲音,於是又連忙把我推入湖中,想著淹死我。”

江寧渾身發著冷,突然之間有些害怕起寧雪琪來。

做出這種事來,簡直是瘋了!

“我相信你。”寧雪顏抿唇想了一會後說道:“不過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冇有證據證明是寧雪琪推的你,而且剛纔她和爺爺一起來的,估計爺爺會說她是一直陪在自己身邊的。”

敢這麼下狠手,那一定是做好了準備的。

若是江寧冇被推倒水裡,她脖子上的指紋還能做比對,但現在落了水,指紋就自然冇用了。

“算了,慢慢找證據吧。”江寧搖頭,看了眼寧雪顏,“這件事如果真的傳出去,隻怕寧家的股份會受到牽連。”

江寧說這話的時候看著寧雪顏的表情,似乎是在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