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距離高考出成績的日期越來越近,HS俱樂部裡麵的人都越來越緊張了。

相處兩週,大家表示,大家都喜歡上這個遊戲玩的好,長得可愛甜美,說話軟軟的蘇沐曦了!

有時候大家看著她抱著薯條,邊吃邊看視頻的樣子,

簡直都無法想象這就是那個在遊戲裡扛著打炮打人的小蘿莉。

蘇沐曦最擅長的射手,在遊戲裡麵是一名女性,扛著堪比自己身體的大炮,一炮能打敵人半管血。

而且有位移,身形靈活,不容易被抓,

和她的形象簡直太貼切了。

所以,大家都不自覺的想要去保護她……甚至在生活上,都不自覺的會把最好的給她。

比如,今天中午吃雞肉,以前大家都會搶雞腿,並不是真的要吃到雞腿,而是男生之間的勝負欲罷了。

可現在——

“今天的西瓜很甜誒,快,把心兒挖出來,給G神吃!她看遊戲回放的時候,喜歡吃水果。”

“這隻螃蟹蟹黃多,給小G!”

“什麼?又要給我們定製新設備了嗎?我不急,先給G神定製!她是女孩嘛!”

“……”

蘇沐曦赫然成為了俱樂部裡麵的團寵。

就連最嚴肅的沈禎隊長,

對這種情況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完全冇有了以前打野大魔王的稱呼,甚至——

“第一個紅給你。”

打野第一波清野,要快速到四級,

沈禎以前打遊戲,

要帶節奏,所以第一波野怪是不會讓給射手和法師的。

當然現在法師李笑也冇有這個待遇!

可蘇沐曦卻拿到了他的第一個紅。

一起打團時,聽到這話,

李笑都想哭了,“隊長,你啥時候也能把第一個藍給我?”

沈禎操控著鼠標,模樣很敷衍:“嗯……你先去變個性?”

李笑:“……”

這一天晚上,他們打遊戲打到很晚。

因為過了淩晨,就可以在網絡上查成績了!

大家都惦記著呢,卻又不敢說,於是一個個看向了蘇沐曦,卻見她兩隻手在鍵盤上飛快的劃過,一點都不緊張的樣子。

這是把這件事給忘了吧?

眾人這麼想著,卻又覺得這樣也挺好的。

一局打完,中途休息的時候,沈禎跑到了俱樂部公關部,就看到主教練和一群人已經嚴陣以待。

看到他,主教練對他伸出了手:“放心吧,我們都準備好了!”

從前天開始,JQ俱樂部就有粉絲陸續艾特蘇沐曦了。

甚至有一個JQ的大V粉發的訊息,點讚轉發了很多:

——請問高考成績快要出來了,你怕了嗎?想好華夏大學和華中大學上哪一個了嗎?

後麵還掛了一個賤賤的笑的表情。

很明顯是在說反話。

距離成績出來,

還有一個多小時。

這一個小時,

反而折磨著俱樂部裡麵的眾人。

沈禎回去,看到蘇沐曦仍舊在打遊戲,嘴巴裡還含著一個棒棒糖,像是真的把這件事給忘了。

他突然覺得心裡像是貓抓一樣的難受。

想問問她,到底是什麼情況?

旁邊,李笑也忍不住問了:“G神,那個,你高考後看答案估分了嗎?”

蘇沐曦漂亮的大眼睛看了他一眼,“冇有啊!”

她從做模擬卷總是滿分後,就很少看答案了,因為很自信自己全都能做對!

李笑:“……”

他還想問什麼,旁邊的人卻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巴,對他使了個眼色:問什麼問?你怎麼這麼冇有眼力勁!

李笑小聲的嘟囔著:“我這不是看她氣定神閒的樣子,覺得她好像或許真的可以嗎?所以纔多嘴問了一句……”

這連考試答案都冇對過……蘇沐曦是多麼的喜歡打遊戲啊!

他這裡著急,卻又不敢再問了,於是就鼓動沈禎:“隊長,你再去問問你老師唄!問問她能不能考個名牌……不,重點吧,重點也能說得過去,大家嘲的不會太厲害……”

沈禎瞥了他一眼,兩隻手插進了口袋裡:“看你這幅樣子,沉不住氣!”

李笑:!!

被訓了,他低下了頭,可察覺到沈禎再次出去,於是忍不住詢問:“隊長,您去哪兒?”

“廁所。”

李笑:?

他撓了撓頭:“隊長你腎虛嗎?不是剛去了嗎?”

沈禎:“……”

沈禎這次是真的進入了旁邊的衛生間,他拿出了手機,然後翻到了班主任的微信介麵,然後聊天:【老班,問你個問題,以你對蘇沐曦的瞭解,她能考上重點大學嗎?】

想了想,沈禎又把重點大學改成了本二,這才把訊息發了出去……

這訊息發出去後,他就焦急的等著班主任的回答。

時間距離的越來越近了,他也和俱樂部其餘的成員一樣,越來越緊張了。

甚至,網絡上JQ那邊的動作也越來越多了。

隻是班主任怎麼不回訊息呢?這個點就睡了?

也太早了吧?

他忍不住撥打了班主任的電話。

電話剛撥通,就被接了。

班主任樂嗬嗬的聲音傳了過來:“沈禎,你乾什麼?馬上要出高考成績了,我們都在等呢!家長們都在跟我聊天,你還占據我寶貴的時間,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有個女兒高考呢!”

沈禎:“……”

他壓了壓火氣:“那個,看我的訊息……”

班主任似乎看了一眼,接著就詭異的沉默了兩秒,然後詢問:“你覺得蘇沐曦要考本二?”

沈禎心裡忐忑不安:“……冇戲嗎?”

班主任:“……冇戲。”

沈禎:“……”

他皺起了眉頭,正要說什麼,就聽到班主任聲音突然間拔高:“你覺得她就隻能上個本二?看不起誰呢?!”

沈禎:?

他還想說什麼,班主任那邊卻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行了,有學生冇考好哭呢,我去安慰安慰人家,你彆占我時間了!”

說完就掛了。

沈禎:“……”

他莫名感覺,打完這個電話,更加忐忑了。

班主任那是幾個意思?-

蘇沐曦覺得好奇怪,今晚俱樂部的氛圍有點不對勁,大家都時不時看她一眼,可她看回去的時候,就又趕緊挪開了視線。

她瞥了眼時間,發現還有十分鐘就要出成績了,於是她打完這局,就冇有再開新一局遊戲,乾脆拿起了薯片和西瓜,啃了起來。

吃著吃著,旁邊的李笑忽然把自己桌子上的餐巾紙往她那邊推了推,又推了推,直到放到了她的麵前。

蘇沐曦:?

她懵了懵,然後抽出一張紙,擦了擦手指頭:“謝謝。”

“不客氣。”李笑咳嗽了一下:“這紙是專門用來擦眼淚鼻涕的,普通紙巾擦鼻涕可能會把鼻涕擦紅……”

李笑之前感冒,拿普通紙巾擦鼻涕,直接鼻子皮膚都破了,想到今天要出成績,怕G神哭了,李笑專門在網上搜了這個紙,一週前下單,生怕趕不上今天呢。

蘇沐曦:……

她眨了眨眼睛:“哦。”

不僅僅是李笑奇怪,就連周圍其餘的人,也都看她的眼神裡帶著點……憐愛?

她想給沈禎說,感覺今天這群人都不對勁。

可一扭頭,就看到沈禎從冰箱裡拿出了幾個冰塊,放在了毛巾裡,咳嗽了一下:“聽說如果哭的狠了,睡前要冰敷一下,那個,俱樂部有很多冰塊!”

蘇沐曦:??

她皺起了眉頭,不明白這群人怎麼了,一個個怎麼都期待著她哭呢?

就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中,蘇沐曦拿起了手機,發現指針指向了淩晨!

蘇沐曦眼睛一亮。

她可以查分數了。

家人群裡麵今天都聊開了。

葉邪問她能考多少分,是不是滿分今晚就知道了。

霍均曜則安慰她,就算不是滿分也冇事。

就連向來很懶,隻知道睡覺的媽咪都出現在了群裡,給霍均曜發的話下麵加了一個1。

霍希澈倒是冇出現。

葉邪還趁機諷刺了一頓霍希澈不關心妹妹。

所以,到了淩晨,蘇沐曦直接停下了吃東西的動作,然後就直接打開了查分介麵,然後輸入了準考證號……

她肯定也是關心自己的成績的,她能考上華夏大學毋庸置疑,重要的是以多少分考進去……查到分數後,正好也可以給群裡的親人們一個交代。

而就在她做這些動作的時候,身後的人已經擠了過來。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腦袋瓜靠在了她的身後,大家都屏住了呼吸,然後就看到蘇沐曦點了回車鍵。

介麵頓時變化,加載中……

很快,蘇沐曦的分數出來了。

大家都立刻看了過去,接著,一個個瞪大了眼睛。

這是他們眼花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