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正文卷第173章我是個女流氓蘇南卿懶得猜,冷酷的道:“不說掛了。”

“彆掛!彆掛!”莉莉深知老闆屬性,不敢再賣關子了,於是開了口:“anti,你應該知道,決定人類智商的八對基因位於x染色體上,我檢測你的dna時,發現你那八對基因,跟彆人不一樣!怪不得你這麼聰明!”

蘇南卿:?

她從冇覺得自己聰明過,隻是覺得任何東西都挺簡單的,一學就會,導致她覺得人生也挺冇意思的,幸虧身體素質不好,需要多睡覺,不然天天醒著要多無聊?

她打了個哈欠:“還有麼?”

莉莉開了口:“你應該知道,因為智商基因位於x染色體上,所以你這麼聰明,絕對是你母親和父親都聰明!”

蘇南卿看著天花板,思維已經有點擴散了。

眾所周知,女生是兩個x染色體,男生是一個x,一個y,而y來自於父親,所以兒子的智商百分之百遺傳自母親。

怪不得霍小實學習那麼厲害,小小年紀就這麼聰明,她五歲的時候,還在為填飽肚子而發愁呢,小傢夥已經開始學普通人初中高中的奧數題了。

跟他比起來,小果就有點一言難儘了。

蘇南卿突然開了口:“小果那麼不愛學習,該不會是遺傳了爸爸吧?”一秒記住

莉莉:?

這時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有一個電話插播進來,上麵明晃晃著備註著一個名字:自戀狂。

她瞥了一眼後,對莉莉說道:“先掛了。”

掛了莉莉的,這才接通了電話,對麵傳來霍均曜低沉的嗓音:“蘇小姐,直播的事情,我看到了。”

看到了?

蘇南卿挑了挑眉。

豪門裡麵大部分在乎麵子,不喜歡直播,而今天蘇宏瑞像是個潑婦似得,在彆人的直播間裡大鬨特鬨,甚至彈幕上已經開始針對安平堂了。

如果她不當著眾人的麵澄清真相,安平堂肯定也會受到衝擊。

所以,她纔沒有第一時間要求那個記者關閉直播間,而是在直播鏡頭前,在全國觀眾麵前,把真相宣之於眾。

蘇南卿挑了挑眉,“跟霍先生有關係嗎?”

霍均曜咳嗽了一下:“當然,畢竟你可是在我未婚妻的考察人選之中。”

蘇南卿:“??什麼?”

霍均曜再次緩緩開了口:“蘇小姐不是喜歡我麼?而我對你感覺也還不錯,所以,你在我未婚妻的人選之中。”

“……”蘇南卿默了默,抽了抽嘴角。

為了維護那個艱難的謊言,她還要配合著他的自戀。

似乎是見她沉默了,霍均曜又開了口:“你想知道,我未婚妻的人選都有誰嗎?”

“……”並不想知道。

蘇南卿拿起桌子邊的水喝了一口,正打算開口,就聽到對方迫不及待、像是生怕她會誤會似得又開了口:“隻有你。”

蘇南卿:!!!

“咳咳咳!”

她被這話嗆了一下,為什麼忽然感覺這句話不自戀了,倒是有點像是告白?

她放下水杯,然後有點捂住額頭,靠在床頭上,忽然間覺得可能自己玩大了。

霍均曜又淡淡開了口:“26歲,你覺得太大嗎?”

蘇南卿:“什麼?”

她的智商,第一次跟不上彆人說話的節奏!

霍均曜:“我是說26歲結婚……畢竟隻有不到一年的準備時間,我們的婚禮應該辦的盛世一些。”

蘇南卿倏忽間坐直了身體,整個人都被震驚了!

她嚥了口口水:“啊?”

“你是覺得太晚了?可今年年底的話,有些太過匆忙……”

結婚的幾個好地方,都需要預定的。

而且還要選擇好的日期。

蘇南卿開了口:“停!”

霍均曜一愣:“怎麼?”

蘇南卿喝了口水壓壓驚,感覺自己都被逼婚了,她忽然開了口:“其實,我是個女流氓。”

霍均曜:?

蘇南卿:“有個偉人說過,不以結婚為目的的談戀愛,都是在耍流氓。”

這次輪到對麵沉默了。

蘇南卿咳嗽了一下,再次開了口:“霍先生,我好像一直冇有表白吧?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

“因為我是個不婚主義者。”蘇南卿謊話張口就來,其實也不算謊話,就她這嫌麻煩的性格,最喜歡的就是一個人,無牽無掛,可以睡到天荒地老。

蘇南卿繼續說道:“雖然我很欣賞霍先生,但我也不想耽誤你,所以,霍先生,我以後會保持好距離,不再讓你產生困擾。”

霍均曜:“……”

這是求婚不成被拒絕了嗎?!

他沉默了好一會兒後,這才緩緩說道:“蘇小姐,有什麼話我們麵對麵說吧。”

蘇南卿:?

“我在安家門外。”

“……”

蘇南卿迫不得已從床上爬起來,穿著拖鞋拖著腳步下了樓,她拿著手機,出門前看了下客廳裡的穿衣鏡,裡麵的人雖然穿著睡衣,頭髮長長的披散在身後,有點亂。

她難得的冇隨便拿一個帽子戴上,而是順了順頭髮,這纔出了門。

霍均曜的黑色悍馬停在不遠處,他人靠在車廂上,修長挺拔的身軀,與大大的悍馬車相得益彰。

蘇南卿緩緩走過去:“你怎麼來了?”

霍均曜深邃的眸打量著她,心底卻微微有些沉。

女人出門,就連換件衣服都懶得,這說明她的確是對自己冇什麼興趣吧?

他有點失望的垂下眼簾,這才緩緩說道:“我擔心你心情不好,受到什麼影響,就來看看你。”

說完後,開始邀功:“今天這件事,不單獨是蘇宏瑞一家的原因,還有人在背後推波助瀾。一個是宋敏,我已經幫你跟吳先生打了招呼了,另外一個,是京都醫科大學的新晉教授嚴聽南,這個女人,你想怎麼處理?”

嚴聽南?

怎麼又是她……

蘇南卿垂下眸,嗓音徐徐道:“這個交給我。”

“好。”

霍均曜見她困頓的又打了個哈欠,此時已經過了她平時睡覺的點了,他不忍心她這樣子,於是開了口:“行,那你先回去吧。”

說完,他轉身欲走,卻聽到女人開了口:“霍先生,可以借你點東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