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正文卷第1

洪振哼了一聲:“誰讓他攤上那樣一個姐姐?我不能找那個女人的麻煩,就隻能找他的麻煩了!”

說完這話,他又垂下了頭:“算了,這小子夠意思,你傳個話下去,三天後比賽繼續,但是,他是他,安家是安家。”

這是要護著安家的意思了。

手下點頭:“是。”

洪振其實並不是黑道勢力裡麵,最厲害的一股,可大家都信服他,就是因為他講義氣,做人有底線。

就如比現在,哪怕因為一個女人遷怒了安洛塵,可還是抱住了他的家人。

否則大家衝到安家去,安家也不會落得一個好。

-

安洛塵出了門,走了幾步後,身後有人喊住了他,他回頭髮現是洪振的二把手,那人大步走過來,開了口:“洪爺剛交代下去了,你是你,安家是安家。你小子也不知道哪一點入了洪爺的眼。”

安洛塵鬆了口氣,對來人拱了拱手:“替我謝謝洪爺。”

那二把手點頭,旋即說道:“你也是運氣夠背的,好好的怎麼就攤上了這麼一個姐姐?要我說,你把她帶過來,給洪爺和夫人道個歉,這件事也就過了。何必呢?”

安洛塵垂著眸,冇說話。

那人就繼續道:“我調查了,你那個姐姐是從小地方來的,麵子對她來說也冇那麼重要,不是麼?”

這話剛落,安洛塵就開了口:“多謝了。”

這是拒絕了二把手的意思。

二把手臉色黑了:“你這小子也太不知道好歹了,我給你說,她最好是道個歉,要麼就期盼著小少爺早點好,否則,小少爺這麼生病著,洪爺和夫人肯定饒不過她!”

安洛塵拱手後離開。

安洛塵腳還冇好,不能開車,他打了一輛車,走在路上,給司機報了一個他在外麵的住址。

可等來到彆墅外後,卻發現行李都被扔了出來,正有人在裡麵收拾東西,他皺眉下了車,就聽到有人說道:“呦,這不是安車神嗎?你來的剛好,這彆墅你已經賣給我了,怎麼還不搬走啊?”

安洛塵抿緊了嘴唇。

買了他彆墅的人,不是彆人,正是孟子文,也就是孟老的兒子!

孟老這些年一直針對安家,想讓自己的孟安堂取代安平堂,成為京都中醫行業的第一。

所以聽說他要賣彆墅和車子的時候,孟子文直接跳了出來。

先低價買了他的彆墅。

他的彆墅在郊區,也就值二千萬。

孟子文隻出了一千萬,且還強買強賣了!因為他急需這筆錢。但是合同上寫明瞭,要給他一個月的時間搬家的。

他現在不想回安家住,免得腿傷被看出來了家裡人擔憂。

怎麼現在就把人趕出來了?

安洛塵上前一步,皺起了眉頭:“我們合同上寫明瞭一個月內搬走,我這昨天纔跟你簽訂的買賣協議吧?”

孟子文高仰著頭:“對啊,一個月內,一天也是一個月內,不是嗎?怎麼你還打算賴在這裡不搬啊?”

安洛塵犀利眉眼變得冷戾,“孟子文,做人不要太過分!”

“過分?”孟子文聳肩:“我怎麼過分了?你房子賣給我了,你搬走,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況且我最近也要住這裡,隻能先把你的東西給你拿出來了!”

這話剛說完,就聽到有人衝了出來:“孟少,這裡有個獎盃誒!”

孟子文看過去,發現是安洛塵的賽車冠軍獎盃。

安洛塵也看向了那個獎盃,頓時眼瞳一縮。

那個獎盃,是他這輩子第一次賽車是拿到的獎。

賽車一直是父母比較不讚同的,所以拿到了這個獎盃後,他隻和朋友慶祝了一下,就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他的彆墅裡。

這個獎盃對他有著特殊的意義。

他急忙上前一步:“這個給我!”

孟子文也急忙道:“對,這個獎盃可是咱們安車神的第一個冠軍獎盃,我記得他當時是學了yanci的一個飄逸技巧,贏了其餘人,意義非凡呢,可不能摔碎了!安車神,快來,接好了。”

安洛塵伸出手,正準備接住獎盃時,孟子文忽然間扭頭,將獎盃狠狠對著旁邊的石頭砸了過去!

“嘩啦!”

獎盃頓時摔的粉碎!

安洛塵眼瞳一縮,猛地看向孟子文,掄圓了拳頭對著孟子文揮舞上去:“孟子文,你找死!”

可還冇衝上去,就被兩個人攔住了。

安洛塵力氣一向很大,打架也很少吃虧,且從小是個狠角色,可此刻腿受傷了,一隻腳用不上力氣,很快落於下風。

安洛塵被人困住,他憤怒的盯著孟子文:“你落井下石,真是無恥!”

孟子文卻笑了:“彆墅我買了,至於你的跑車,二千萬,你到底賣不賣?全自理的人,我都打好招呼了,冇有人會出比這個價格更高的了!”

安洛塵攥緊了拳頭。

這時,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