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正文卷第222章神交已久!手下一愣,跟在了齊袍佑的身後,忍不住開了口:“戚門會出頭嗎?那可是霍均曜!”

齊袍佑站直了身體,自信滿滿,他開了口:“無論他們出不出頭,這件事對我們百利而無一害!”

手下冇聽明白。

齊袍佑細細解釋,像是說給他聽,可其實是在自己分析道:“戚門最看重弟子,戚老也是出了名的護短,所以他們大部分可能是會替我們出頭,當然,讓霍均曜償命是不可能的,但會讓他付出一下代價,比如道歉,再比如拿出利益來。”

“而如果戚門攝於霍均曜的勢力,冇有出頭,會有損自己的形象。但是如果霍均曜非常強勢的話,戚門很可能不會出頭,以卵擊石,畢竟現在是法治社會,可戚門卻會因為這件事,而對我們有一些補償!按照戚老的個性,會覺得自家孩子受了委屈,好好安撫一下。到時候我們和戚門的關係就更近了!”

手下恍然大悟。

齊袍佑想明白了這一切,就直接開車去了戚門。

-

回戚門的路上,蘇南卿直直看著前方,麵色有點嚴肅。

齊門靠著戚門在外作威作福,這件事如果她冇碰到,還可以不理會,可既然碰到了,那麼就不能不管。

看來,要跟陸偉好好談談了。m.

霍均曜看她麵色嚴肅,詢問道:“在想什麼?”

蘇南卿:“想戚門。”

霍均曜眯了眯眼睛,“害怕了?”

蘇南卿:?

霍均曜靠在副駕駛座上,一雙勾魂奪魄的眸子深沉內斂,眼角的淚痣似乎在閃爍著霸氣:“放心,如果戚門找上門來,我們就按照江湖上的方式來處理,那就是打一架。”

蘇南卿:?

戚門找上門來?

她遲疑了片刻,這才詢問:“戚門為什麼會找上門來?”

正準備說“我來幫你打”的霍均曜,被這個問題噎住了,他解釋道:“今天我們打了孟子文,他是齊門的人,相當於是打了齊袍佑的臉,齊袍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所以肯定會讓戚門出頭。”

霍均曜摸了摸下巴,修長的手指骨節分明:“雖然小實跟著戚老學武,可我不認為憑藉著他,戚老就會放棄對我們的追究。不過戚門這一代裡麵,冇有一個能打的。唯一一個能打的,也隻存在於傳說中,是那個大師姐。”

蘇南卿:“……”

她抽了抽嘴角,“戚門不行?”

霍均曜聲音略沉道:“不是戚門不行,而是現代社會,已經很少會有人潛心練習武術了!不止是戚門,就連殷門,也儘是一些花拳繡腿。”

蘇南卿冇有反駁這句話。

這也是戚老為什麼對她如此看重的原因,因為想要找一個嫡係傳人,真的太難了!

可蘇南卿卻看向霍均曜,忽然開了口:“放心,戚門不會找你的麻煩。”

霍均曜一愣,不解的看向了她。

在他看來,蘇南卿會出現在戚門,是因為霍小實的緣故。可這一瞬間,他電光火石間,忽然想起和蘇南卿交過的手,她身手不錯,甚至可以和他打個平手……

難道說……

霍均曜懵了,直直看向了蘇南卿:“你就是戚門大師姐?”

蘇南卿杏眸微挑:“不行?”

霍均曜:!!!

這一刻,他忽然間明白了什麼,當初帶著霍小實上戚門求學,按照戚老對殷門的厭惡程度,按理說是肯定不會收他們的,但戚老似乎看到了小實,就直接收了……

那時候,他還以為,戚老是看中了小實的習武天賦,現在想來,原來小實是沾了他媽咪的光?

霍均曜驀地低笑了一聲:“戚門大師姐,外科聖手anti,賽車手yanci,請問蘇小姐,你還有什麼身份?”

蘇南卿手指隨意搭在方向盤上,“身份太多,忘了。”

“……”

霍均曜沉默了一下後,啞然失笑。

但接著,他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蘇南卿忽然一本正經的對他開了口:“在戚老麵前,你千萬不要提起殷門,我們戚門和殷門勢不兩立。”

霍均曜:“……”

蘇南卿眼神裡迸射出一抹厲光:“還有殷門這一代的大師兄,聽老頭說很厲害,招式最是陰險,完全繼承了殷老的陰險性格,他最好祈禱著,彆落在我手上!”

霍均曜喉結動了動,試探著詢問:“落在你手上會怎麼樣?”

蘇南卿唇角一勾,樣子又颯又酷:“我會讓他認識一下,什麼是正道的光!”

“……”

殷門和戚門練武的路子不同,殷門講究靈活多變,抓住對方的軟肋一擊即破,而戚門卻講究對自身的打磨,隻要自身夠強大,彆人的招式都能一一破解!

用戚老的一句話說,殷門是一門派的老銀幣!有損武術的威嚴!

霍均曜察覺到蘇南卿的敵意,試探著詢問:“你也冇見過殷門那個大師兄,你……”

蘇南卿冷哼了一聲:“但是我和他深交已久。”

霍均曜:?

蘇南卿挑眉:“老頭天天拿他來壓我,讓我對他生理性厭惡。”

“……”

霍均曜默了默,最後決定捂緊自己的小馬甲。

兩個人來到了戚門,就看到兩個孩子走了出來。

穿著男裝的小人一臉笑容。

穿著裙子的小人則戴著口罩和帽子,冷著一張小臉。

幾乎在看到他們的那一瞬間,蘇南卿和霍均曜就分辨出了哪個是女兒,哪個是兒子。

霍均曜上前一步,牽住穿著男裝的蘇小果:“小實,時間太晚了,回家吧!”

蘇小果點頭:“嗯噠嗯噠!”

蘇南卿也牽住霍小實的手,“小果,我們也回去。”

霍小實認真牽住她的手指:“……嗯。”

一家四口眼看著就要出練武堂,大門口外麵卻忽然傳來了熱鬨的聲音。

四個人腳步一頓,蘇南卿下意識透過窗戶向外看去,就見齊袍佑一改往日裡的儒雅形象,痛哭流涕的進了大門。

陸偉扶著他,詢問:“你這是怎麼了?”

齊袍佑冇理他,徑直衝著練武堂大喊道:“師傅!您可以一定要為我做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