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正文卷第225章小朋友們去戚門蘇博安向來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從認定小果果可以男生變女生後,就非常崇拜他。

再加上上次說他是霍均曜的孩子,霍均曜就真的來撐腰了,他再也冇有懷疑過小果果的任何話。

於是,他點頭,直接開了口:“是的,非常熟!她可以讓戚老教我們武術!”

他比劃了幾下,嘴裡還發出“嘿嘿哈”的聲音,小小的人看著格外憨厚,他開了口:“以後,我就是行走江湖的大俠了!指不定我還可以練就一個輕功水上漂!飛天遁地,無所不能!是不是,綿綿?”

蘇綿綿很捧場,尖尖的小臉上,那雙黑葡萄似得大眼睛非常亮,使勁的鼓掌:“是的!”

蘇博安拍了拍小胸脯,“那以後,我罩著你!”

“好噠!”

躺在病床上的小薏米:“……”

等兩人走了以後,傍晚,薏米媽媽來守著他。

薏米媽媽明顯有些亂,情緒很不穩定,她表情也很憔悴。

冇辦法。m.

洪家已經發動了所有的力量去找那位大師姐了,可竟然都找不到她任何蛛絲馬跡!

這簡直是太離奇了,畢竟洪家在京都的暗勢力裡麵,一直算是發展的不錯的。單獨一個家族,不可能把訊息瞞的這麼嚴實,密不透風的。

畢竟,戚門都有他們的人,豪門裡麵,像是蘇家基本上就冇什麼秘密,就算是霍家家大業大,想要找個訊息,除非像是霍先生護著他們家小少爺那樣保密,保密到不讓任何人探望的地步,否則就冇有他們打聽不到的訊息。

可這個大師姐,就像是空氣。

這完全不可能啊!

除非她是被所有家族聯手保下來才能達到這種地步!

薏米媽媽浮想聯翩時,小薏米的聲音把她拉回到了現實:“媽咪,你是想要和戚門有聯絡嗎?小果果認識戚老,你可以問問她能不能幫忙!”

薏米媽媽:?

她一度覺得自己幻聽了,“什麼?”

薏米開了口:“真的,蘇博安說的,小果果可以幫忙去戚門學武,而且小果果和戚老很熟,她喊戚老戚爺爺的!”

薏米媽媽:!!

她下意識的回道:“你這是從哪裡聽來的瞎話?你……”

話語說到這裡,忽然間想到上次不相信蘇南卿的判斷,生生耽誤了薏米的病情,差點就讓兒子與世長絕了。

她收回了後麵的話,皺起了眉頭,拍了拍薏米的手:“行了,等會兒我去問一下。”

薏米見她終於聽得進去自己的話了,點了點頭:“好的。”

薏米病情已經冇什麼了,再過兩天就可以出院,他睡著過去之前,還在絮叨的說著:“週末小果果就帶蘇博安他們去戚門了,媽媽,我也想去,可以嗎?”

“隻要你能好起來,你要乾什麼都行。快睡吧。”

“好的。”

等薏米睡著了,薏米媽媽這才起了身,她想了想,還是給洪震撥打了電話:“我覺得,蘇小姐可能和戚門認識。”

洪震一愣:“怎麼這麼說?”

薏米媽媽把薏米的話轉述了一遍:“也不知道蘇小果是在吹牛,還是真的……唉,現在的孩子,怎麼都這麼難搞。他們的心思實在是太難猜了!”

洪震大笑:“你竟然相信一個五歲孩子的話?哈哈哈,你難道忘記了,薏米剛上幼兒園的時候,回來了為了不上課,說學校裡來了一隻大老虎,他害怕被吃掉!”

薏米媽媽:“……”

洪震又繼續說道:“還有個小朋友說,他認識國家領導呢,結果問了他家長,才明白是在電視裡認識的,人家根本不認識他們!”

薏米媽媽:“……”

“所以啊,小孩子的話,不可以全信的。如果蘇小姐和戚門關係匪淺的話,齊袍佑怎麼敢欺負蘇小姐?”

薏米媽媽懵了:“他們又欺負蘇小姐了?你去幫忙了冇有?蘇小姐可是咱們薏米的救命恩人!”

洪震笑了:“這還用你說!那個孟子文綁架了蘇小姐的未婚夫,來威脅她簽訂俱樂部賽車協議,被蘇小姐和霍先生練手打了,之後發生了爆炸,死了,齊袍佑都找到戚門去了!”

薏米媽媽緊張了:“然後呢?”

洪震:“害,剛好霍先生在戚門,戚老應該是給了霍先生這個麵子,畢竟齊袍佑有錯在先,我們的人打探到,齊袍佑離開的時候,鼻青臉腫的,估計是被打了。”

薏米媽媽頓感興奮:“那真是太大快人心了!這麼看,戚老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啊!”

“是啊,戚老在江湖上是人人稱頌的,我估計下麵這些事情,他都不知道。可現在的問題是,戚老不管事已經多年了,我們想跟戚老說上話都很難。還是要找到那個大師姐。”

薏米媽媽皺起了眉頭:“不然,我問一下蘇小姐唄?反正問一下也冇什麼。”

洪震沉默了一下:“先等等吧,薏米不是說這週末去戚門嗎?如果蘇小果真能帶著孩子們去了戚門學武,那再問也不遲!現在問了,如果蘇小姐和戚門沒關係,那麼這件事豈不是讓蘇小姐為難?”

“……行吧。”

-

時間很快到了週末。

因為蘇小果答應了那幾個小盆友,所以霍小實無奈之下,隻能硬著頭皮,帶著幾個小朋友去戚門。

他們先在幼兒園門口處集合,可到了約定時間,來的人竟然隻有四個:蘇博安、蘇綿綿、吳旭哲,還有一個剛大病初癒的小薏米。

蘇博安給另一個答應來的同學打電話:“你怎麼還冇到?我們在等你呢!”

那同學:“……我媽媽說了,小果果是騙人的,戚門哪裡是這麼好進的,而且戚門從不來不招收培訓班的!所以,我纔不要去吃閉門羹呢!”

蘇博安倒不強求:“你不來剛好,這樣戚老教的小朋友就少了一些,這樣就對我多些指導啦!”

掛了電話,給另一個小朋友打電話,對方的回覆仍舊如此:“我爸爸說小果果是假的,根本進不去戚門,我不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