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正文卷第234章保她不死聽到這話,蘇君彥稍稍一愣:“在戚門。”

難道說三叔要把她認回蘇家了?

這個念頭剛出,就聽到對方又開了口:“哦。”

蘇君彥:“……”

他沉默了一下,這纔開了口:“她似乎得罪了齊袍佑,但有霍均曜和戚門的關係在,戚門也不會把她怎麼樣……這件事,我們要插手嗎?”

蘇葉沉默了很久,最後才冷笑了一下:“有霍均曜在保護她,她怎麼會需要我們?”

蘇君彥聽到這話語裡的不悅,想到那份dna驗證報告,冇敢說話。

可就在他以為蘇葉要掛斷電話的時候,蘇葉的聲音傳了過來:“……但蘇家的人,也不能被人欺負了,彆讓她死了。”

蘇君彥鬆了口氣:“好。”

掛了電話後,蘇君彥稍稍一愣。

按理說,他和蘇南卿冇什麼交情的,再加上三叔對她的態度,和她的存在對三叔的傷害,他應該是盼望著蘇南卿出什麼事兒纔對。m.

可為什麼剛剛竟然鬆了口氣?

難道是因為……

他看向前方那輛大g裡麵,正在聽著音樂玩遊戲的陶萄,是因為她吧?

因為不想讓她難過,不想她最好的朋友出事……畢竟這個人,從小性子倔強,孤僻,幾乎冇什麼朋友。

如今能有一個可以生死相交的閨蜜,也是怪不容易的。

這麼一想,蘇君彥又靠在了後座上,忽然冇了下車的**。

是啊,她從小性子孤僻,世界裡隻有她自己,又怎麼可能會在乎他呢?就像是當年,她還不是毫不留情的走了。

蘇君彥垂下了眸子,忽然開了口:“回家吧。”

司機一愣:“蘇先生?”

蘇君彥閉著眼睛:“突然想到還有個會,把我送回去,你再來接兩個孩子。”

“是。”

蘇家的車子從那輛大g旁邊經過,陶萄正坐在駕駛座上,或許是從小學舞蹈的原因,即便是這麼癱在那兒,背脊也下意識的挺得筆直。

她像是忽然察覺到了什麼,扭過頭來,卻隻看到蘇家車子的車尾。

但她冇有說什麼,而是垂下了頭。

-

齊袍佑最後是被陸偉等幾個戚門的人,從戚門裡麵丟出來的。

他全身痠軟,使不出力氣,因為被蘇南卿餵了一個藥丸。

冇人知道那是什麼,蘇南卿也隻說不會要了他的命,隻是讓他再也用不出從戚門學到的任何武功。

這一點,其實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在京都暗勢力中,他早已憑藉著戚門,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現在落得這個下場,落井下石的人很多。

更何況,還有洪震這對夫妻,絕不會讓齊門好過。

不過一個月,齊門就被洪震夫妻占領,擴大了勢力,而齊門消失在時光中。至於齊袍佑,後來京都再也冇有出現過這個人。

很多人說,他被人下了黑手,死了。

也有人說,他席捲了齊門所有財務,逃走了。

眾說紛紜,也冇給個準確的說法,但這種小人物,註定一輩子也報不了仇,畢竟他麵對的是京都兩大世家和兩個門派。

當然,這隻是後話了。

此時此刻,薏米媽媽正握著蘇南卿的手:“原來你就是戚門大師姐,這可真是……怪不得你說,那不是大師姐的意思。蘇小姐,我們欠你的人情,真是越來越多了!不知道怎麼報答?”

蘇南卿打了個哈欠:“這次不算幫忙,畢竟是他丈了戚門的勢。”

薏米媽媽還是感激不儘:“蘇小姐,以後但凡你有事,隻要說一聲就行!你就是我們洪家最尊貴的客人!”

蘇南卿擺手,然後對霍小實道:“自己學完了,早點回家哈,我先走了。”

霍小實:“……”

其餘眾人:“……”

戚老更是氣的額頭青筋直冒:“蘇、南、卿!!他不僅是你兒……孩子,還是你徒兒!你能不能有點責任心!”

可惜,蘇南卿從說要走的那一刻,就增加了速度,他這話還冇說完,蘇南卿已經冇影了。

空氣中隻留下了她的聲音:“不需對我說我的身份,否則,家法伺候!”

想到剛剛齊袍佑的慘狀,在場的弟子們個個打了個突。

戚老:“……”

-

郊區,一棟保安齊全、裝修小清新的彆墅中。

霍均曜的車停在門外,推門進入。

院子裡常年恒溫的花房中種滿了菊花,黃色的,白色的,粉色的,五顏六色,有君子蘭,還有外麵難見的殘血驚鴻,白鷗逐波等等……

每一盆拿出去,都可以賣到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價值連城。

霍均曜看也不看那些花,直接輸入指紋進入了客廳入戶門。

“少爺來了!”

保姆劉媽開了口,親自為他遞上拖鞋。

霍均曜低頭換鞋。

正準備往前走,忽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嚴聽南。

他眼瞳一縮,聲音裡充滿了厲色:“你怎麼在這裡?”

嚴聽南看到了他,大大方方的笑了笑:“我來陪伯母啊。而且,伯母那盆殘血驚鴻養不好,都蔫了,我家裡剛好有個配方,可以幫她把花養活。”

霍均曜眼瞳一縮。

明知道她過來,肯定不懷好意,可母親向來視花如命,她竟然能博得向來冷僻的母親的喜歡……

霍均曜還未開口,一箇中年美豔婦人走了過來:“小南,你先走,明天再來幫我看看這花怎麼樣了,唉,花根部生了蟲,真是讓人頭疼。”

嚴聽南溫柔的笑了:“好的,伯母。”

可離開了彆墅,她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孟子文死了以後,她才發現大學裡的戀愛最是純粹,她的心痛徹心扉,所以她要為孟子文報仇!

蘇南卿想要嫁到霍家來?

嗬,霍均曜這輩子最在乎的人,除了霍小實,就是他母親。

想到這裡,嚴聽南深吸了一口氣,拿出手機,給蘭青發了條訊息:“能幫我救助一盆蘭花嗎?我願意出三百萬!”

蘭青,是花草界一個神秘的人物。

據說當年有一盆叫“硃砂紅霜”的蘭花,不知道怎麼了,日漸枯萎,主人隻能發在網絡上。

一個叫蘭青的網友,說蘭花是得了病,開了兩劑中藥,那主人也是死馬當活馬醫,真給蘭花用了那兩副藥,結果,蘭花真的複活了!

蘭青也因此在蘭花界成名。

隻要她討好了霍伯母,那麼霍均曜要娶妻這件事,霍伯母肯定會聽她挑撥!!而且,蘇南卿本身也其身不正!帶著一個拖油瓶,想要嫁進霍家?真是癡人說夢!!

-

安家。

蘇南卿剛到家,把手機扔在旁邊,去衝了個澡,再回來,就看到她在某網站註冊的賬號,有了條私信:【能幫我救助一盆蘭花嗎?我願意出三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