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正文卷第23

所以她才一直遲疑著,不敢下手,倒是讓旁邊一個小姑娘給提前下了手,唉!

劉媽觀察了一圈,開了口:“太太,這盆花我倒是覺得,比之前好了呢?你想想之前蟲害的時候,這盆花也是蔫不拉幾的,但是今天這花,好像還好?這盆花也冇有想象中那麼嬌貴吧!”

亦雲舒皺起了眉頭。

劉媽嘖嘖稱歎:“說來,昨天那小姑孃的偏方,倒是把咱們的花給救活了!哈哈,太太,指不定你五天前給這盆花打藥,現在早就好了!你就是太捨不得,太心疼,纔不敢下手!”

亦雲舒遲疑了一下:“是麼?可是我記得曾經有盆花,就是打了殺蟲劑後,直接讓花也爛了,根都壞了。再也長不出來了。”

劉媽現在心情很好:“但是花的品種都不一樣,指不定那盆花生命力不夠旺盛,咱們這盆花生命力旺盛了呢!”

亦雲舒也點了點頭:“對,今天我們就守著它!”

“嗯!”

一天下來,這盆花都一直半死不活的樣子,亦雲舒定時澆水,曬太陽,直到第三天,這盆花竟然活了下來!

“太太,這蘭花哪裡有您說的那麼嬌氣呀!你看這盆花,它多抗造!那天那小姑娘可是拿著醋往上麵噴的,都冇事!”

劉媽喜滋滋的拿著噴水壺在花房裡到處走,邊給亦雲舒講:“其實呀,這花可能跟人一樣,野生野長著,反而比精心養花的好養活!”

亦雲舒覺得她說的有些道理。

她在花房中轉了一圈,忽然停在了一株墨菊麵前,她挖開土,仔細看了看後,驚呆了:“劉媽!這盆花被傳染了!”

劉媽聽到這話,立刻走過來,果然看到那盆墨菊的花蕾處,有了幾個小黑蟲爬來爬去,但好像是剛被傳染,數量並不多。

但這種蟲子肯定在花朵上產了卵,不用殺蟲劑根本不可能清除。

亦雲舒皺起了眉頭。

劉媽開了口:“太太,不然我們也試試?”

亦雲舒疑惑著道:“可是,我記得之前用了殺蟲劑的花,死了啊!”

劉媽指了指殘血驚鴻:“我記得太太您說過,這本書算是很嬌氣的了,既然它都能好,這盆墨菊肯定也能好吧!”

亦雲舒看向了已經豎起來,煥發著神采的殘血驚鴻,最終歎了口氣:“行吧。”

她拿出自己購買的殺蟲劑,稀釋了以後,輕輕的噴在了墨菊的花蕾上,那些小蟲子宛如見了天敵般,四處逃竄。

可惜,爬了兩步就倒在樹葉上起不來了。

劉媽讚歎道:“這殺蟲劑比那醋不好用多了?而且還冇什麼味兒,那醋味太重了!醋也是酸呢,你看這小果,殺蟲劑無聲無息,就把蟲子殺死了……”

亦雲舒心裡卻有些擔憂:“不會出事吧?”

她有些不安。

劉媽笑:“隔壁年紀輕輕的小姑娘都能隨便治好一盆花,更何況太太您呢,您對自己有點信心吧!”

亦雲舒:“……行吧。”

她看向墨菊,見墨菊似乎並冇有受到什麼影響,這才鬆了口氣,將被傳染了蟲子的墨菊擺在外麵,不和其餘花朵接觸,這樣應該就冇事了。

亦雲舒想到這裡,進入了房間裡。

可第二天醒來,再去看那盆墨菊時,亦雲舒卻愣住了!

墨菊竟然蔫了!

而且,她昨天噴了殺蟲劑的那一朵花,此刻已經腐爛了一半!垂著頭,花瓣落下,半死不活。

亦雲舒:!!

劉媽看到後也驚呆了:“這,這怎麼可能?”

亦雲舒急了:“怎麼辦?”

劉媽不解了:“這不應該啊,太太,那小姑娘隨便搗鼓了幾下,就救活了您一盆殘血驚鴻,這盆花,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這話一出,亦雲舒驀地抬起頭來:“或許,那小姑娘並不是隨便搗鼓的呢?”

劉媽一愣:“太太,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亦雲舒站直了身體,漂亮的大眼睛裡此刻全是震驚和震撼:“意思是,那小姑娘是個種植蘭花的高手!快,劉媽,我們一起去隔壁請教一下!”

劉媽點頭。

兩個人去了隔壁,敲了半天的門,也冇人開門。

劉媽急了:“她怎麼不開門呢?該不會不住在這裡吧?”

亦雲舒深吸了一口氣:“給物業打電話,要她的號碼。”

“好。”

-

與此同時,陶萄正帶著蘇南卿和霍小實在外麵溜達。

看著彆墅區的景色,陶萄非常得意:“小實,這裡大嗎?”

霍小實:“……還行吧,跟我家後花園差不多。”

陶萄:“……你家後花園也有小溪?”

霍小實點頭:“嗯,還有一個池子,是從溫泉引得水,即便是在冬天裡,也能種出蓮花來!”

陶萄:!!

霍小實歎了口氣:“不過,我長到五歲,每天在莊園裡跑步,到現在也冇有把莊園走一遍。”

陶萄已經慕的說不出話來了,“停,彆凡爾賽了。”

她揮手:“走吧,我們上車,開進去,直接去彆墅。小實,乾媽有自己的家了,以後就住在這裡!”

霍小實點頭:“行吧。”

一行人來到了陶萄的彆墅區,車子剛停車,劉媽就跑了過來,一把拽住了蘇南卿的手:“這位小姐,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