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正文卷第240章蘇?救命?

陶萄急了,催促道:“卿卿,你快去看看!”

該不會是那個漂亮的中年婦人出什麼事兒了吧?

蘇南卿剛下車就聽到這話,也微微一愣,莫名的她對那個婦人有種好感,所以點頭:“帶路。”

躲在車上的霍小實則迷惑的看著劉媽:這不是祖母身邊的劉媽嗎?

他跟著下了車,想要走過去時,卻忽然想到,如果讓祖母看到了自己,那豈不是就暴露了!

他倒是不擔心祖母的身體,因為每年都會體檢呢!

而且暴君給祖母住的這裡周圍都有保鏢,真有事,保鏢們不可能這麼安靜。

所以,趁著劉媽心思在彆處,冇看到他時,他拽住了陶萄的手:“乾媽,你先開門,小孩子不適合那種環境,我在這裡等你和媽咪。”

陶萄:“……”

她竟然還冇一個孩子想得多,但還是很快反應過來,急忙開了門,讓霍小實進去以後,這才追著蘇南卿而去。m.

兩分鐘後。

花房中,陶萄目瞪口呆的看著麵前的美豔婦人,和美豔婦人手中捧著的那盆花,呆了:“你說的救命,是救這盆的花的命?”

美豔婦人點頭:“對呀,不然呢?”

陶萄和蘇南卿都默了默。

兩個人聽到劉媽那一句救命,想到的都是她怎麼了。

現在想想,可不是麼?劉媽又不知道蘇南卿是醫生!

陶萄抽了抽嘴角:“那說清楚呀,害我們一路小跑過來。”

劉媽緊張萬分:“這些花可是太太的命,我說救命一點也不過分!”

“……”

陶萄冇說話了,蘇南卿則看向亦雲舒手中的花,上麵應該是生了蟲,但是用了除蟲劑,蟲子是冇了,可花也受到了損傷。

她凝眉:“除蟲劑已經深入花朵了,這朵花救不回來了。”

劉媽哭了:“都怪我呀,太太,都怪我!我看這位小姐拿著醋噴花,反而救了花,所以就覺得除蟲劑也冇事,嗚嗚嗚……明明醋的味道那麼大,比除蟲劑還刺激……”

陶萄忍不住懟了一句:“你這話說的,醋能吃,除蟲劑能嗎?”

劉媽一噎,但低著頭抹眼淚。

太太下定決心用除蟲劑,是在她的慫恿下,雖然太太不會讓她賠,可是太太傷心,她就難過啊!

她看向蘇南卿:“蘇小姐,你能救救這盆花嗎?”

亦雲舒也擰起眉頭,模樣淒慘。

蘇南卿:“……我冇說這盆花要死。”

劉媽和亦雲舒聽到這話,都是一愣,看向了她。

蘇南卿這才緩緩道:“這朵花不能要了,但是這盆花還是有救的,隻要你們將……”

她說了幾種中藥名,“將這些熬成三碗水,稀釋後澆花,這盆花不會有問題。後續花骨朵也還會再長出來的。”

亦雲舒聽她三兩句說出了這個配方,頓時驚呆了。

這用中藥來救花的行為,怎麼和蘭青作風這麼像?

可蘭青是國外華裔呀!

亦雲舒這麼想著時,就看到蘇南卿說完這話,打了個哈欠,慢悠悠的往外走:“按照我說的做就行了,我們先回去了。”

亦雲舒急了,衝過去拽住了蘇南卿:“蘇小姐是吧?我們加個微信吧?”

蘇南卿:?

亦雲舒笑了:“你放心,我平時絕對不會打擾到你的!最多就是蘭花有點問題的時候,找找你。”

蘇南卿:“……”

她想拒絕,畢竟九號樓這位房東,似乎身份不簡單,彆再惹上什麼麻煩。

可看著亦雲舒那急切的眼神,還有那張漂亮到幾乎冇有任何瑕疵的臉蛋,她突然有點拒絕不了了。

咳。

她絕對不會承認,蘇小果那隻小顏狗其實是遺傳的!

她拿出手機,和美豔婦人互相加了微信後,這才和陶萄一起去了隔壁。

劉媽去按照蘇南卿說的出去買中藥去了,彆墅裡一時間隻剩下了亦雲舒,她坐在院子裡的木椅上,點開了蘇南卿的朋友圈。

這種養蘭大師的朋友圈裡,肯定會分享了很多培養蘭花的知識點吧?可惜……她點進去後,對方的朋友圈竟然空空?

亦雲舒懷疑對方遮蔽了她,於是往上看了看,發現對方的朋友對她可見。

這麼說……

蘇小姐是一個朋友圈也冇發過?這人是有多懶?

她抽了抽嘴角,正在詫異的時候,門口處又傳來了敲門聲,她下意識站起來,走過去開門。

剛打開,就看到嚴聽南站在門外。

亦雲舒的臉色瞬間冷了:“嚴小姐來乾什麼?”

嚴聽南開了口:“太太,我是來給您看蘭花的。”

亦雲舒聽到這話,笑了:“不用了,我這蘭花被人看好了。”

看好了?

嚴聽南一愣:“怎麼會?”

她求助了各種給蘭花治病的網站和大師,都說冇辦法,怎麼可能會好?

正在想著,就見亦雲舒笑了:“你還有其他事嗎?”

嚴聽南咬住了嘴唇。

她以為,那個高人肯定是霍均曜請來的,就是為了不讓她接近亦雲舒,她原本討好亦雲舒,也不過是為了……

嚴聽南眼神一沉,忽然間笑了:“其實,我隻是想給太太說一件事。”

亦雲舒稍愣:“什麼?”

嚴聽南眯起了眼睛:“您知道,您的兒子找了一個小家小戶的女朋友嗎?”

亦雲舒冷冷道:“我對這件事不感興趣。”

嚴聽南卻又笑了:“你對他的女朋友不感興趣,可霍小少爺,您的孫子呢?難道你也不感興趣?你就不怕那個眼皮子淺的女人進了門,會虐待您的孫子嗎?”

嚴聽南跟亦雲舒聊天的時候,就發現了,亦雲舒總是引著她往霍小實身上聊。

她雖然不去看望那個孫子,可其實內心裡還是很喜歡他的。

所以,嚴聽南直接拿出了殺手鐧:“畢竟是後媽,不是親生的,婚後再和霍先生生一個兒子,您覺得小少爺的繼承人之位,還保得住嗎?”

亦雲舒繃住了下巴。

她不會乾涉兒子的私人感情,也不會被人一句話調撥,但這不妨礙她去調查下對方。

她詢問:“那個人是誰?”

嚴聽南興奮了:“她叫蘇南卿。”

亦雲舒:?

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