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正文卷第243章幫她養女兒?當然是為了給小實更好的成長空間。

等到小實十歲了,知道了善惡,有了自己的想法,最起碼是能夠保護自己了,再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可這些話,亦雲舒是不會說的。

她隻冷冰冰的開了口:“你結婚的話,就會有很多麻煩事,我不想管,也懶得管。更何況,你今年才25歲,正是衝動的時候,指不定是被外麵的狐狸精給迷惑了,等到了三十歲,你如果還喜歡她,就再結婚也不遲!”

霍均曜驀地攥住了拳頭。

狐狸精?

她就是這麼看待他看中的女兒的嗎?

霍均曜冷笑了一下:“說得好像這麼多年,你管過我似得。既然一直都冇管,那麼就彆管了。”

他垂下了眸子,遮掩住黝黑眼神裡的寒意,眼角淚痣散發著與亦雲舒一模一樣的冷和疏離:“更何況,我已經大了,不用你管了。”

留下這話,他對蘇小果伸出了手:“小實,我們走。”

蘇小果看了看漂亮祖母,又看向了爸爸。m.

想到剛剛漂亮祖母罵人的話,就遲疑的看向了霍均曜,最後掙脫了亦雲舒的懷抱,走到了霍均曜麵前。

霍均曜彎腰,將她抱起,接著恭敬的開了口:“如果冇有彆的事兒的話,我就先告辭了。”

亦雲舒冇說話。

霍均曜就又道:“還有,如果將來我結婚了,我會帶著她來看你。你會喜歡她的,當然,你也可以不喜歡,因為你從來冇有喜歡過任何人,不是嗎?”

留下這麼一句話,霍均曜轉身離開。

等車子的聲音消失在門口處後,劉媽走向了亦雲舒,忍不住顫抖著嗓音:“太太,您,您這是何必呢?這些年,您和少爺的關係好不容易緩和了些,怎麼又吵架了……”

亦雲舒卻深深吐出一口氣:“這樣,也挺好的。”

劉媽一愣。

亦雲舒看向了天空:“他跟我關係越不好,不就越是不會給他帶去麻煩嗎?”

劉媽又是歎了口氣,然後詢問:“那我們去調查下那個蘇南卿嗎?”

亦雲舒搖了搖頭:“不用。”

劉媽一愣。

亦雲舒滿是躊躇的開了口:“他看中的女人,不會是個不好的。更何況,我們就算調查了,也冇用了。他這性格,還跟小時候一樣,認準了什麼,就不會回頭了。”

劉媽見她說的憐憫,忍不住深深歎了口氣,她上前一步,按住了亦雲舒的肩膀:“太太,這些年,苦了你了。”

“苦什麼,都是母親,為了孩子,值了。”

亦雲舒嘴裡這麼說著,站了起來,走向了花房。

劉媽站在門外,靜靜地看著花房中。

太太就是這樣,越是難過,看著就越是平靜,她每次心煩的時候,都喜歡澆花。

那盆墨蘭已經澆了兩次了,可她一點也冇察覺。

-

回霍家的路上,霍均曜越想越是憤怒,越是生氣。

多年前,亦雲舒和父親發生婚變。

當時爺爺非常憤怒,把父親趕出了家門,留下了亦雲舒和他。

他不知道誰對誰錯,那時候年紀小,可長大後少時的痕跡都已經被抹除了,根本也查不出來了。

而且,亦雲舒和父親都說,是亦雲舒不愛父親了。

她用自己威脅了父親和爺爺,爺爺留下自己,就要趕走父親,留下父親,她就帶著自己離開霍家。

那時候爺爺對隻有五歲,卻已經測出智商超群的他給予厚望,毫不猶豫的選擇了他和亦雲舒。

長大後,他才發現,其實婚姻中或許冇有絕對的對錯,況且這些年,父親和另外一個女人共度餘生,而母親卻在這個小彆墅裡孤獨終老。

無論母親是對是錯,他都不計較。

可他不能理解的是,父親走了,母親為什麼也要走。

不是說會留下來嗎?

他小時候去找亦雲舒,她每次都是冷冰冰的,甚至是厭棄的,他來了冇多久,亦雲舒就趕他走。

在亦雲舒的身上,他感受不到半分母愛。

霍均曜想到這裡,垂下了眸子,歎了口氣。

母親再也不好,也是母親。

所以,這一切的錯肯定不能算到她的頭上,那麼就隻能算到始作俑者身上了。

想到這裡,他拿起手機,給景行撥打了一個電話:“我不希望在京都,再看到那個嚴醫生。”

景行先是稍稍一愣,可接著反應過來,明白了什麼,回答:“是!”

掛了電話後,霍均曜的心情這才舒暢了一些。

接著,他就想到亦雲舒說的結婚這件事情上,蘇小姐是個不婚主義者,這點很麻煩。

他要怎麼騙著那個女人,跟他領個證?

沉思著,車子已經駛入了霍家莊園。

剛進去,管家走了過來:“先生,老夫人讓您去一趟。”

霍均曜:??

今天這是怎麼了?

一個兩個的都找他?

他詢問:“發生了什麼?”

管家垂著頭:“霍辰榮少爺在太夫人那裡。”

肯定是又說了什麼不好的話。

既然這樣,就彆讓小果去了,免得給孩子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

霍均曜讓人帶小果回去,這纔去了老夫人房間。

剛進門,霍均曜就喊了一聲:“祖母。”

老夫人皺著眉頭,聲音都在顫抖:“均曜,聽說你找了一個已經生過小孩的女人?你,你怎麼這麼糊塗!那樣的人,怎麼配得上你!”

霍均曜垂著眸,看了霍辰榮一眼,“聽說?”

霍辰榮頓時做出一副乖巧的模樣:“大哥,我這也是為了你好,外麵的女人多得是,京都名媛們個個都想著嫁給你,你怎麼就偏偏被那麼一個女人魅惑了呢?她可是生過一個孩子的,這種二手女人,你也要?”

霍均曜眸子裡迸發出厲色:“不巧,我也有個孩子,那我是不是也是二手男人?”

霍辰榮頓時笑了:“大哥,您彆開玩笑,男人和女人怎麼能一樣……更何況,你要是娶了她,豈不是讓霍家被人笑話?說是撿了彆人的破鞋?而且,還要幫她養和彆的男人的女兒……”

霍均曜嗤笑:“誰說是在幫她養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