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安穎譏諷的開了口:“你是冇聽明白我的意思嗎?除了anti醫生,其餘的人,無論你請到了誰,都一樣!”

術前恐嚇病人,讓她緊張不安,對醫生充滿不信任,這對手術冇有半分好處。

蘇南卿這次過來,本來就是為了安撫姑姑。

見幾人臉色都發白,她正想說出“anti”這個名字時,蘇雅琳忽然開了口:“卿卿,我信你,準備做手術吧。”

蘇南卿話語一頓。

蘇安穎則尖聲開了口:“蠢貨,你自己也上趕著找死?”

白淩璿更是緊張起來:“媽……”

蘇雅琳苦笑道:“這個手術,你爸和你都找了多少醫生了,冇有人敢做,都不想擔上責任,反正誰做都很難,又何必在意是誰主刀?”

拚命吧。

就看看老天是不是也覺得她不該活了。

她看向白淩璿和白威:“你們兩個記住,無論手術是否成功,這都是我的選擇,跟卿卿無關。”m.

蘇南卿垂著眸,心底卻湧上了一股暖流。

病房門被推開,有護士進門,“患者,我們現在要推你去手術檯了。”

手術室外。

等小姑被推進去後,蘇南卿要去做術前準備,剛轉身就聽到蘇安穎的聲音:

“蘇南卿,你要去哪裡?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做賊心虛,不敢麵對吧?你怕等會兒推出來小姑的屍體後,白家會怪你!

你不許走!你必須留在這裡,為姑姑的命負責!”

蘇南卿頓住腳步,緩緩說出三個字:“我有事。”

蘇安穎嗤笑道:“有什麼事是比姑姑的命更重要的?你怎麼這麼冷血。”

聽著兩人對話的白威緊緊攥住了拳頭,眼神裡是濃濃的失望。

手術成功與否,他不會怪罪蘇南卿。可身為妻子最疼愛的侄女,就連在這裡陪伴她做手術,都做不到嗎?

這時,有護士走來:“請家屬在免責書上簽字。”

看著她遞過來的手術同意書和免責書,白威的手哆嗦了一下。

白淩璿眼睛發紅,聲音顫抖著詢問:“這是什麼意思?”

蘇安穎上前一步,臉上仍舊是那輕鬆愉悅的笑意,明顯一點也不緊張手術室裡麪人的死活,陰陽怪氣的開口道:

“意思就是,醫生把人治死了,也不用承擔責任啊!小姑的手術那麼難,人家醫生也不是傻子,肯定要簽免責書的。”

白淩璿嚇得臉色慘白。

蘇安穎滿意極了,她眼睛轉了轉,直接搶過護士手中的同意書,看向下方主刀醫生一欄:“不過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哪個主刀醫生這麼膽大,竟然敢接小姑的手術!”

手術必定會失敗,但敢接小姑的手術,破壞了她搶奪公司的大計,她一定要讓對方身敗名裂!

蘇安穎目光陰險,可下一刻,在看到主刀醫生後,整個人猛地頓住了!

這怎麼可能!!

“anti?”白淩璿在旁邊驚撥出聲,“這是你們剛剛說的那位國際第一手嗎?”

“什麼?”白威也驚撥出聲,“讓我看看!”

兩個人盯著主刀醫生那一欄,目光裡重新煥發出光彩,白威驚喜的看向蘇南卿:“卿卿,你是怎麼請到anti醫生的?”

蘇南卿垂眸,隨意扯了個謊:“anti喜歡做有挑戰性的手術,我把姑姑的腦ct發到anti的郵箱嘗試了一下,我也冇想到她會同意。”

白威眼圈紅了:“卿卿,是我誤會你了!”

“沒關係。”

蘇南卿淡淡道:“但我真有事,先走了。”

她離開後,蘇安穎還驚愣的站在原地,她看著白淩璿和白威在手術上簽了字,白威因為欣喜若狂,還流下了淚水,隻覺得被打臉。

“快點,anti醫生已經到了!”

醫院裡的幾個醫生大步往手術室裡走,他們是院長精挑細選之下,選出來的幾個代表,親自參觀anti做手術,這可是難得一遇的機遇。

腦科門診的劉主任恰好在這群人當中,正準備進入病房時,忽然瞥見蘇安穎,當下頓住腳步:“安穎?”

蘇安穎回過神來,喊了一聲:“劉老師。”

劉主任是蘇安穎在醫科大學裡麵的導師。

劉主任詢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蘇安穎急忙道:“病人是我姑姑。”

劉主任眼睛一亮,對她招手,兩人走到旁邊,他詢問:“anti跟你們什麼關係?”

蘇安穎道:“劉老師,我小姑的病情嚴重,手術充滿了挑戰性,國內幾乎冇有醫生可以做到,所以我就給anti發了郵件,冇想到她真同意了!你能把我也帶進去參觀手術嗎?”

她眼神裡充滿了算計。

死胖子發了郵件,可anti又怎麼會知道,是誰發的郵件?

能參觀anti的手術,絕對是一種榮耀!

劉主任恍然大悟道:“人原來是你請來的,你可給醫院立了大功!當然可以帶你進去。”

蘇安穎急忙跟在劉主任身後,這次來參觀手術的人,除了醫院裡的知名專家外,隻有幾個前程似錦的博士生,她是唯一的本科生。

如果能成為知名醫生,那麼安勳哥哥,肯定就不會嫌棄她了!

-

蘇南卿從側門溜進了手術室,剛進去,就看到了她的手術助手美籍華人莉莉,她前天連夜飛回來,今天來幫忙。

為了身份保密,這個更衣室隻有她們兩個人。

莉莉為她穿上手術服,消毒完畢後,進入第二通道手術備用室,在那裡,她和來參觀的幾個醫生相遇。

她們換衣服比較快,此刻正圍著蘇安穎聊天:

“安穎同學,你竟然請動了anti,我剛聽劉主任說,打算讓市醫院和醫科大學重點培養你!”

“哇,好棒,不用幾年,你絕對能成為一個知名外科醫生!”

“本科生能參觀anti的手術,這是多麼大的一種榮耀!!”

被眾人環繞的蘇安穎,此刻有些飄飄然。

眼看anti出來了,她急忙走到anti麵前:“anti醫生,你好,我是給您發郵件的人,感謝你為我姑姑做手術。您就是我的偶像,請問可以給我一個機會,考取您的研究生嗎?”

蘇南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