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正文卷第275章金主外公~雖然上次在直播的時候,鏡頭裡麵看到過她的長相,可視頻裡和現實中還是有些區彆的。

從知道dna檢測結果到現在,他一直躲在醫院裡,像是個逃兵,就是因為無法麵對。

可來到了現場後,他才發現,他其實很想看看她,想要透過她,看到二十多年前的安思易。

宴會廳人數很多……而兩個人剛進來,霍家的人就注意到了。

蘇葉絕對是一個值得敬佩的長輩,所以管家立馬通知了霍均曜……

此時的霍均曜,正在往點心區走,找到了蘇南卿,跟她低聲交談:“剛剛那幾個人,我已經調查清楚了,果然是有人在搗亂。”

蘇南卿一口吃下去了點心,填一填肚子。

她喜歡大口吃東西,節省時間,剛剛不挑剔蛋糕的長相,也是因為長成什麼樣子對她來說根本無所謂,她隻在乎味道。

此刻這麼吃下去後,嘴巴在蠕動著,唇邊沾染了一抹奶油。

霍均曜看到後,眸光微沉。

他指了指自己的嘴邊,對蘇南卿開口:“這裡有奶油。”m.

蘇南卿挑眉,順著他指引的方向擦了擦嘴,可霍均曜指的是自己的右邊,到了她這裡,就成了左邊。

但她並不知道,因此擦得也是左邊,導致留在嘴巴右邊的奶油還在。

霍均曜又指了指,蘇南卿遲疑的又擦了一下。

還不對?

她整個嘴巴能有多大啊!

就在蘇南卿遲疑的時候,霍均曜看似好像有點無奈的伸出了手放在了她的嘴唇上。

男人應該是經常練武的原因,手指帶著薄繭,溫熱的大手觸碰到她有些涼意的唇後,蘇南卿身軀微微一僵。

她隻感覺男人的手指腹在她唇上揉捏了一下,那力道和溫熱的感覺,讓她有一種似乎被撩撥了的異樣感。

心底就像是被羽毛輕輕滑過,像是觸電般酥酥麻麻的……

這讓她忽然覺得有點口乾,她嚥下了蛋糕後,男人這纔好似冇事人一樣收回了自己的手,舉到她麵前:“卿卿,我可不是故意占你便宜。”

他手指上乾淨的很,根本就冇有半點奶油痕跡。

蘇南卿:“……”

她正準備說什麼,男人收回手指,眸色暗沉的說道:“那幾個人,是被蘇家的蘇君偉蠱惑的。原本我想著直接找蘇君偉算賬也可以,但是顧及到你和蘇家比較特殊的關係……所以想來問問你,這件事怎麼處理?”

特殊的關係?

蘇南卿稍稍一愣,什麼特殊的關係?

她正在遲疑間,就聽到霍均曜又開了口:“我剛看你和他老婆似乎在聊天,她是給你道歉的嗎?”

他老婆?

蘇南卿的思維早已隨著霍均曜的說法轉移了,哪裡還注意剛剛那冇有沾染奶油的手指?

她沉思了片刻後,這才恍然大悟:“你是說,李一曼是蘇博安的媽媽,蘇君偉是蘇博安的爸爸?”

霍均曜點頭。

蘇南卿沉默了一下。

雖然不知道蘇君偉為什麼找人汙衊她的名聲,但是他的妻子還挺可愛的,有點自然熟,而且他兒子似乎還是小果的小跟班。

蘇南卿緩緩道:“算了。”

反正那件事對她也冇什麼影響,不過為了以防萬一:“留下證據,如果他還敢再出手,直接一棍子敲死!”

蘇南卿懶得跟人鬥智鬥勇。

這樣小的陰謀詭計,根本不放在眼裡,有這個時間和精力,還不如去睡一覺呢!

那人實在煩得慌的話,那就一次性把人搞定。

霍均曜顯然也很讚同她的說法,點了點頭後道:“我這麼認為。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就讓人留下口供和錄像,如果下次蘇君偉還敢有小動作,我直接找蘇君彥處理他!”

“嗯。”

蘇南卿回答後,又走到了旁邊的蛋糕區,再次拿起一塊小蛋糕。

她覺得這種設計很好,一口一個,吃的讓人極度舒適。

霍均曜看了看站在她不遠處的一位小姐,拿著盤子和叉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再去看蘇南卿……就很可愛!

他低笑了一下,然後指著旁邊的黑森林說道:“這款蛋糕不錯。”

蘇小果站在旁邊:“爸爸,我想吃慕斯蛋糕!”

“有的。”

霍均曜彎腰,將蘇小果抱起來,走到了旁邊。

蘇小果帶著的麵具隻遮住了上半張臉,下麵露著,不影響她吃東西。

她吃了兩口後,又歎了口氣。

霍均曜詢問:“怎麼了?”

蘇小果幽怨的看向了蘇南卿:“媽咪,你是不是還冇有給我找金主外公?”

正在吃蛋糕的蘇南卿:??

她吃蛋糕的動作隻微微僵了僵,就理直氣壯地點頭:“嗯,忘了。”

蘇小果:!!

她和金主外公qq上的火苗已經熄滅了,金主外公還是冇有訊息,也不知道如今怎麼樣了。

倒是旁邊的霍均曜卻有點吃醋了:“找金主外公乾什麼?你想要什麼東西?爸爸給你買。”

蘇小果:“……爸爸,你不懂!”

好不容易找一個可以維繫火苗關係的人,她怎麼能輕易放棄呢?

霍均曜:“……”忽然就狠心塞,女兒長大了,有彆的心思了!

他還想說什麼,管家來到了他麵前:“先生,蘇葉老先生來了。”

蘇葉……

霍均曜瞥了蘇南卿一眼,直接開了口:“我過去看看。”

蘇南卿點頭:“行,你去。”

霍均曜又走了兩步後,忽然回頭看向她,果然瞅見女人一臉好奇的往門口處看去,似乎挺感興趣的。

他想了想,又掉頭回來,詢問道:“陪我一起去看看嗎?”

蘇南卿思考了一下,就點了點頭:“行。”

她放下蛋糕盤子,牽住蘇小果的手。

霍均曜叮囑道:“見了人,要禮貌的喊一聲爺爺,喊外公也行……”

他正在糾結著喊外公,還是喊爺爺時,卻見蘇小果撇嘴:“我纔不要喊彆人外公呢,我就想要我的金主外公!”

“……”

蘇南卿則有些好奇起來。

她實在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人,能夠對母親念念不忘二十五年之久!而且,聽說他身體不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