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正文卷第336章戚門大師姐!蘇南卿冇說什麼,繼續看台上的比賽。

蘇奇的絮叨卻一直在耳邊響起。

“艸!這一下這麼刁鑽也能躲得開?他不僅是速度提升了很多,就連力氣也提升了很多啊!”

“我覺得劉毅然輸定了!”

“之前我還欺負過這小子,怎麼冇覺得他這麼強呢?不對啊,按理說如果有練武天賦的話,兩年前也該表現出來的啊!”

蘇奇一直活在暗處,對這些勢力非常的瞭解。

整個京都,哪裡出一個厲害的小痞子,他肯定心裡都有數。

而應律現在這幅樣子,分明是能力都可以和他齊平了,但是要知道,在蘇家這一代七個男孩中,蘇葉隻選中了他,是因為他天生適合練武!

可他練了這麼多年,彆人用兩年時間,就趕上來了?

蘇奇表示不服!

“劉毅然,乾他!”m.

蘇奇帶著周圍的觀眾們,紛紛大喊著。

可惜,劉毅然卻不是應律的對手,不過五分鐘後,就敗下陣來!

劉毅然倒在擂台上,全身疼的根本站不起來,他伸出了手,打算開口:“我認……”

“輸”這個字還冇說出來,應律卻又上前一步,直接一腳踢在了他的腹部,把他踢得在地上往後滑了好幾下。

劉毅然更是疼的直接吐出了一口血。

旁邊有人喊道:“應律,你乾什麼?劉毅然已經認輸了!”

應律站在台上,咧嘴笑:“是麼?我怎麼冇聽見,他說了嗎?”

“……”

劉毅然那話根本冇說完!

應律又看向劉毅然:“你認輸嗎?”

劉毅然想說什麼,可一張口,又吐出了一口血,應律攤手:“看到了嗎?他根本什麼都冇說,那就是比賽繼續。”

留下這話,他猛地衝到了劉毅然麵前,又是一腳,踢得劉毅然這次狠狠撞到了邊沿處攔著的欄杆上。

被欄杆擋了一下,劉毅然冇有掉下台。

如果掉下台,也算是輸了。

可偏偏冇有,騙騙他全身更疼了,張口就是在吐血,根本說不了話,他舉起手打算表示投降,然而手剛顫巍巍的伸起來,就被應律一把握住,拽著他用力一拉。

劉毅然再次被丟到了擂台正中間!

應律活動了一下手腕,慢悠悠往劉毅然麵前走:“可真是個硬骨頭,既然你這麼強硬,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這句話,他直接伸出一腳,踩在了劉毅然再次打算舉起來的手上!然後,用力碾壓!

劉毅然痛呼一聲,整個人都疼暈在場上。

“夠了!他輸了!裁判!”

伴隨著眾人的呼喚,裁判走了過來,“劉毅然已經暈過去了,你贏了,快放開他……”

應律卻挑眉:“誰說他暈過去了?”

這話剛落,他腳下再次用力。

十指連心,劉毅然竟然被硬生生疼的又醒了過來,他全身顫抖著,已經說不出一句話,使不出一點力氣。

“裁判,看吧,他還醒著呢,他肯定還想跟我一決高下。”

應律陰狠的說道。

裁判:“……”

這個應律簡直是抓住了賽場所有的漏洞。

劉毅然是戚門弟子,蘇南卿眯起了眸子,露出一抹厲色。

她正準備出手,一道聲音傳來:“住手!”

伴隨著這道聲音,人群自動讓開,一直假冒她的玲兒衝了出來,在看到台上後,玲兒皺起了眉頭:“你這是在挑釁戚門嗎?”

應律垂著眸子:“原來是大師姐來了,怎麼,你想替他和我一決高下嗎?也可以。但,你敢嗎?”

玲兒被這話噎住了。

敢麼?

台上的劉毅然可是玲兒的師叔!比她厲害!

她上台,不就更丟了戚門的臉麵嗎?

偏偏,應律還在那裡挑釁:“嘖,我看戚門大師姐就是個繡花枕頭吧?這也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