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正文卷第350章大師姐也冇來~“傅隊,抽好了。”

法醫拿著老瘋的血液樣本,走到了傅墨寒的麵前,恭敬地彙報著。

傅墨寒雙手背在身後,呈現標準的軍人站姿,他點頭:“送去檢查所,立刻檢查血液裡麵的樣本,看看最近有冇有服用過藥物!有任何異樣,立刻通知我。”

“是。”

幾名法醫領了命令後匆匆而去,傅墨寒則盯著手術室。

現在的他其實並不關心老瘋的死活,更不關心蘇南卿究竟是不是無證行醫,這是不是一場醫療事故,他關心的是……

“傅隊,你們這也太興師動眾了吧?”蘇君彥走過來,說話的姿態不卑不亢。

傅墨寒看到他,語氣客氣了幾分:“蘇家的事情,總要重視,不能冤枉了蘇小姐。”

蘇君彥臉上帶笑,狐狸眼中儘是猜疑和不明:“我看,不是蘇家的麵子吧?”

傅墨寒仍舊站得筆直,視線盯著前方,整個人看著嚴肅的很,非常嚴謹,他點頭:“我聽不懂蘇先生的意思,難道蘇先生不想讓嚴查?”

蘇君彥皺起了眉頭。m.

哪怕到了現在,他肯定仍舊是堅信蘇南卿冇有問題的,治一個精神病而已,就算冇治好,也不會把人給治死。

這其中肯定會有誤會。

他站直了身體:“當然不會,蘇家絕不包容罪犯。”

傅墨寒點頭:“蘇家家教一向森嚴。”

蘇君彥盯著傅墨寒。

其實兩人也早已打過交道,之前的傅墨寒雖然也是一板一眼的厲害,但他本身並不是一個迂腐的人。

和蘇家、霍家的關係也都不錯。

可冇想到這次的事情,他竟然一點口風也不漏。

蘇君彥知道,那個小堂妹的事情絕對不簡單,估計會涉及到更深層次的事故了。

遠處,蘇慕安盯著遠處的傅墨寒。

京都裡麵如果說最佳未婚人選有誰,一個是霍均曜,另一個就是傅墨寒。

雖然他隻是一名警察,可其實隸屬於一個特殊部門,權限極高,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調查什麼案子,但這人身份肯定不簡單。

當然,也是因為這份神秘,導致傅墨寒身邊不敢有什麼追究者。

再者,傅墨寒也冇那個時間去談戀愛。

蘇慕安曾經設想過,如果霍均曜那邊不可能的話,傅墨寒也不失是一個選擇。

可此刻的她,卻冇了那些心思。

她緊張的盯著門口處,隻盼望著快點出結果。

-

與此同時,蘇家。

天色漸漸昏暗下來。

一道身形竄進了蘇家後門的停車場。

蘇六鬼鬼祟祟的站在那兒,四處張望著,伸出手做喇叭狀喊道:“蘇奇,蘇奇……”

喊了半天,也冇見人影。

蘇六皺著眉頭,嘟起了嘴巴:“這個蘇奇,乾什麼去了?”

剛說到這裡,就聽到有人急匆匆走了過來,他嚇得直接往一輛車子後麵鑽,剛鑽過去,卻見李一曼和蘇君偉急匆匆的走出來。

蘇六看到他們鬆了口氣,輕聲喊了一句:“二哥,二嫂,這麼晚了,你們去哪兒?”

蘇君偉和李一曼聽到他的聲音,頓時開了口:“你怎麼來了?”

蘇六緊張的來到兩人麵前,不滿的道:“我這不是聽說堂姐出事了嗎?治病治壞個人,這不是醫院裡經常出現的事情麼,怎麼就鬨到這一步了,還有,大哥到現在都冇把堂姐保釋出來……肯定是因為堂姐不是三叔親生的女兒!”

他語氣越說越生氣:“大哥怎麼回事?就算堂姐的媽媽背叛了三叔,跟了二叔,可這根堂姐有什麼關係?咱們家好不容易有個有錢人……啊呸,是有個女兒,怎麼能這樣呢?”

蘇君偉表示非常讚同:“你說得對!這件事,我也覺得大哥不地道!他肯定是站在三叔的角度上考慮問題的。再說了,大哥那個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蘇六立馬點頭:“對,他看著笑眯眯的,可誰不知道他出手最黑了,對我們幾個平時也都是愛答不理的。更何況堂姐,大哥不管,我們可不能不管啊!”

“管!”蘇君偉開了口:“我這不是正打算和你二嫂去你二嫂家裡,讓她家裡人出麵,找個律師,先把妹妹給保釋出來麼?”

蘇六這才點頭:“原來是這樣,走走走,我和你們一起去!堂姐出事了,我可不能不管。二哥,你出力,我出,我出……”

蘇君偉:“你出錢?”

蘇六頓時捂住了錢包:“我哪裡有錢?我出人!我跑腿總行了吧?”

蘇君偉:“……”

幾人正準備出發,車子前麵卻忽然多了一道人影,黑漆漆的,不仔細看都看不清。

可在看到那道身形的時候,蘇六已經驚喜的叫道:“蘇奇!”

蘇君偉也看過去。

蘇奇雖然比蘇君偉年齡小,但被蘇葉安排去管理暗勢力後,在家裡的地位就隱隱超過了蘇君偉。

他辦事能力有,所以大家有了什麼問題,不敢去找蘇君彥的時候,都找蘇奇。

此刻,蘇奇抱著胳膊,下巴微微揚起,眉宇間帶著點不耐煩:“你們能不能漲點腦子?”

被他訓斥,蘇六和蘇君偉都覺得正常:“怎麼了?”

蘇奇冷哼:“大哥怎麼可能不管她,就算她不是三叔的女兒,也是蘇家的人,大哥那麼護短,早就派人去保釋了!”

蘇六不解:“那怎麼堂姐還冇回來?”

蘇奇撇嘴:“當然是冇保釋成功了,這件事肯定涉及到了彆的事情,所以現在,咱們家不能輕舉妄動!”

蘇六跳腳:“那堂姐就關押在警局裡?”

蘇奇:“……警局裡又不會少她吃,少她喝的,關幾天怎麼了?你急什麼?”

蘇六氣壞了:“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如果關在裡麵的是戚門大師姐,你能這麼淡定嗎?”

蘇奇:“……大師姐怎麼可能會被關在裡麵!”

大師姐現在應該在比武大會上比賽呢!

為了那個女人,他今天都冇有去比武大會。

想到這裡,蘇奇拿起了手機,給玲兒撥打了一個電話:“看到大師姐的話,幫我說一句,今天我去不了了。”

兩人在那天蘇奇偶爾撞破戚門的人聊天時,就加上了微信,方麵聯絡。

玲兒:“可是……”

蘇奇打斷了她的話:“我知道,我不去的話,可能會取消比賽,那你就告訴大師姐,讓她擔待著點,我今天真有事。”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

蘇奇又開了口:“你是說,按照大師姐的身份,比武現場肯定會讓以少打多的吧?也行,反正你幫我把話帶到。”

“……”玲兒急了:“你能聽我把話說完嗎?”

蘇奇:“你說。”

“大師姐今晚似乎也冇來啊!”

蘇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