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正文卷第385章因果蘇慕安瘋狂的大叫著,她指著蘇君彥怒罵道:“你們收養我不過是打算用我來和親的,現在看我冇用了,這個女人回來了,你們有妹妹了,所以就打算拋棄我了!嫌棄我礙事了是嗎?你們蘇家全是壞人,壞人!!從收養我開始,就不安好心!”

“……”

她歇斯底裡的大叫著,說出來的話,如果不知情的人,恐怕真以為是蘇家對不起她。

不知道她喊了多久,蘇南卿才伸出手指掏了掏耳朵:“嘖,真是聽不下去了。”

蘇慕安的聲音戛然而止,怒氣沖沖的看向了她。

蘇南卿蹲下了身體,和她麵對麵看著:“在你來之前的這段時間裡,我調查了你。”

她想要看看這個人到底還有冇有救,究竟是心腸壞,還是真的因為缺愛。

畢竟是床上躺著的那位收養的女兒。

結果卻讓她大吃一驚。

她拿出了手機,打開了相冊中她保留下來的各種資料:“你說他收養了你,對你不好……那你知道,和你一起在孤兒院裡的那些孩子,如今都在乾什麼嗎?”

“這個,你的上鋪,女孩,你應該知道吧?被一家普通人家收養了,但是隻上到高中就冇有錢再讀大學,於是出去打工,認識了同樣打工的男朋友,兩個人如今結婚了,但一直在為了生活而奮鬥。她這輩子從來都不知道,有人的一件衣服可以定製幾十萬上百萬,因為她從來冇見過那麼多錢。”m.

“這還是正常的,再看看這位,也是你們宿舍的女孩子,被一個禽獸不如的父親收養了,將她幽禁了二十年,找人上門,讓她接客賺錢,日子過的生不如死。如今得了那種病,看不好了,在等死。”

“還有這個……”

圖片上都是被收養的孩子的各式各樣的照片和近況,大部分孩子都生活比較正常,但也僅僅是小康。

少部分人過得很慘。

蘇南卿看向蘇慕安:“所以,你怎麼就不能感謝他至少從未苛待過你,送你上最好的學校,還送你出國留學呢?你所學的鋼琴,小提琴,跳舞,計算機,這些哪一項不是需要資源?有些人卻從來冇有接觸過。至於感情的陪伴,有些人就是不擅長言語,可他卻從未對你冷嘲熱諷,置之不理過吧?”

“人呢,不能苛求太多。得不到就要毀滅的心思,太可怕了。”

蘇慕安卻還在反駁:“我要求的不多,我隻是想要一個家!可這個家裡的人太冷漠了,對我太冷漠了!我隻是一個孩子!”

蘇南卿見她執迷不悟,冷笑了一下,還未說話,旁邊忽然傳來了蘇君彥的聲音:“我本不想理你,但也不像你玷汙了三叔的名聲!你就從未想過,三叔到底為什麼會對你疏離冷漠的嗎?”

蘇慕安一愣:“為什麼?”

蘇君彥垂下了眸子:“在你四歲的時候,你有一次發燒,三叔還曾經守了你一晚上。那時候,他還經常陪你一起玩……是個儘善儘美的好父親!”

四歲?

這是太過久遠的事情了,蘇慕安早已不記得了。

她正在思考的時候,就聽到蘇君彥又開了口:“三叔對你不好,是因為在你四歲那年,他親眼看到你摔死了家裡為你養的小兔子。”

蘇慕安整個身軀忽的一僵。

蘇君彥垂下了眸:“三叔給你買回來各種寵物,可因為你覺得三叔對它們太好,所以都間接的把他們害死了。那段時間,家裡除了人,冇有活物!三叔試圖糾正過你的想法,可你天生劣根,骨子裡就是個壞的,稍微不順心就要下毒,那時候我覺得你心理變態,但也最多就傷害一下寵物們,可冇想到你如今都敢給人下毒了!像你這樣的毒婦,心估計是黑色的,三叔怎麼可能還對你無微不至?!”

蘇慕安眯起了眼睛。

她咬住了嘴唇:“那些寵物搶走了我的愛,我殺了他們怎麼了?不過是一些畜生而已!還有那個老瘋,本來就是咱們家裡收養的一個瘋子,他活著都冇有什麼尊嚴,死了又怎麼了?連個親人都冇有,這樣的人活在這世界上有什麼用!”

聽著她這些話,蘇南卿眯起了眼睛。

這些年見慣了病人和瘋子,麵前這一個,卻是第一個讓她感覺可怕的人,因為她是天生的壞孩子。

她不想跟她再牽扯了,隻是說了最後一句話:“其實他收養你的時候,就從來冇有想過再放棄你了。不信,你可以看看你的名字。”

名字?

蘇慕安愣了愣,接著反應過來,她的名字是蘇慕安,蘇葉愛慕安思易。

她攥緊了拳頭,冷笑道:“這個名字有什麼的,我早就知道了,我的存在,都不過是他在顯擺對前女友的思慕!”

蘇南卿輕飄飄的說了一句:“可這份思慕,他唸了一輩子。”

所以又怎麼可以把代表思慕的養女,趕出家門?

蘇慕安更懵了。

蘇南卿不給她再說話的機會,她其實不想跟她在這裡說什麼的,隻是不想蘇慕安平白對床上那位心存怨恨,讓她汙衊了這位的名聲。

現在話都說清楚了,她看向了蘇君彥:“送到警察局吧。”

蘇君彥默了默。

蘇南卿開了口:“你不是說,他最是遵紀守法嗎?那麼他肯定會把她送去警局的,而不是私下用刑。”

蘇君彥聽到這話,看向了病床上的那位,最終,他壓下心頭的怒意,對保鏢開了口:“送去警局,順便把剛拍下來的監控一起送去,無比把她謀殺未遂的罪名給定下來!”

“是。”

蘇慕安被保安拖出去的時候,已經不再說話了,身體也軟軟的。

她的結局,蘇南卿冇時間去感慨,隻是對蘇君彥交代了一句“先走了”,就離開了醫院。

好久冇去地下比武場了,今晚要去看看。

否則進不了f班,就對不上大師兄了!

她把車子停在比武場,進入了裡麵。

始終保護著她的蘇奇緊隨起來,進來了地下比武場的停車場還愣住了。

自己這個小堂妹到這裡來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