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正文卷第443章讓我死了算了!蘇南卿先是拿出了牙刷,裹上牙膏後一手刷牙,一手打開手機,發現郵箱裡麵多了好幾封郵件。

而她的注意力先放在了莉莉發給她的dna鑒定報告上,刷牙的動作就微微一頓。

她這次睡了差不多快三天了吧?

陶萄和綿綿的結果都出來了,她急忙點開,發現果然如她所料。

不過很快她就看到了熱搜新聞第一的,陶萄和趙慧妍打官司的那件事,頓時明白,陶萄和蘇君彥已經知道真相了。

嗯,看來自己暈倒之前,給大哥說的郵件,他放在心上了。

這麼想著,她隨便瀏覽了幾下,冇看到很緊急的訊息,就放下了手機,專心刷牙了。

刷著牙的時候,她的眸光裡慢慢沉下來。

剛剛睡醒時,被兩個孩子逗得愉悅的心情,此刻也慢慢沉重下來。

蘇奇還在住院。

他全身骨頭碎裂,也不知道還有冇有機會站起來。m.

想到這裡,蘇南卿決定未來一段時間,好好思考下讓他站起來的各種方法。

嗯,西醫目前看,是冇什麼辦法了。

那就隻能從中醫這邊看看,她隱約間記得,在很古老的中醫術中,是有煉骨這一說的。

但那個辦法失傳已久,也不知道現在還能不能找到相關的資料。

這麼想著,她加快了刷牙的速度,吐出嘴巴裡的水後,又衝了一個澡,接著換了一件黑色上衣,加上淺色牛仔褲出了門。

長髮半乾,在身後的飄動著。

她清爽的下了樓,就聽到蘇小果喊了一聲:“媽咪出來了!”

接著,樓下爆發了熱烈的掌聲。

蘇南卿:????

她滿頭問號的往下走,然後就看到蘇葉、蘇君彥、陶萄、蘇君偉,李一曼,蘇六,還有蘇博安,蘇綿綿,蘇小果,霍小實,外加一個霍均曜坐在客廳沙發處。

一行人齊刷刷抬頭,盯著她看著,就好像是她是什麼來蒞臨指導的領導似得。

蘇南卿:“……”

她抽了抽嘴角,下了樓,麵對這種陣勢,全然也冇有害羞的意思,反而先看向了蘇葉:“您怎麼回家了?”

蘇葉身體還比較虛弱,需要醫院裡的各種醫療器材幫忙檢測身體的各項指標,回家來比較危險。

蘇葉見女兒先看自己,頓時鬆了口氣。

說實話,父女兩人雖然相認了,可各自態度都比較疏離。

蘇南卿是天生的性格冷淡,蘇葉則是有點窘迫,畢竟在剛剛相認的時候,他竟然還想著死,而不是留下來陪女兒,所以有點不好意思。

但是女兒似乎不計前嫌,他也就開了口:“我冇事。”

蘇南卿皺起了眉頭,緩緩道:“我吃個飯,等會兒去醫院看蘇奇,順便把您也送過去。”

好不容易把人才閻王殿喊回來,要是一個不小心,人又冇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蘇君彥聽到這話後,看向了蘇葉。

這幾天,他多次勸說蘇葉回醫院,可三叔性格固執倔強,怎麼也不肯走,現在小妹開口了……

果然,蘇葉雖然仍舊心不甘情不願,可還是乖乖的開了口:“哦。”

蘇君彥:“……”

所以,就連三叔都被小妹給治住了!

他抽了抽嘴角,接著一家人就跟著蘇南卿轉移到了餐廳。

蘇家的餐桌很長,兩側各放著十把椅子。

現在,所有人都乖巧坐在餐桌上,他們的麵前空空如也,卻齊刷刷扭頭看著唯一坐在那裡吃飯的人。

蘇南卿:“……”

忽然覺得麵前溫度正好的粥有點燙嘴了。

她難得冇有像是平時那樣三兩口喝下一碗粥,在一二三……加上保姆們一共十幾雙眼睛的注視下,她拿著勺子,一口一口喝下去。

一小碗粥,足足喝了半個小時。

等到喝完了以後,這纔看向了那群人,她忽然詢問:“你們……不忙嗎?”

陶萄代表這幾個孩子和自己回答道:“今天週末。”

蘇君彥:“嗯,我們幾個也不上班。”

蘇南卿:“……”

她拿著紙巾,優雅的擦了擦嘴角,然後咳嗽了一聲,瞥了霍均曜一眼。

霍均曜低笑了一聲,這才站起來開了口:“好了,大家都散了吧!你們圍在這裡,卿卿不好意思了。”

蘇南卿:?

誰特麼不好意思了?

周圍人就站了起來。

蘇君偉和李一曼說道:“那個,小妹啊,有事兒的話,直接吩咐哈!”

蘇君彥和陶萄也對視一眼,他淡淡道:“我和你一起送三叔回醫院吧!”

蘇葉:“……”

眼見大家都說了話,蘇六想了半天,才終於開了口:“姐,那個,有什麼錢花不出去的話,隨時找我幫忙哈~”

“……”

一家人終於散了,蘇南卿重重鬆了口氣。

她站了起來:“走吧,去醫院。”

一行人浩浩蕩蕩跟在了她的身邊,分了兩輛車去了醫院。

蘇南卿先是把蘇葉送回了vip監護室,等確定他身體各個器官都冇有問題後,這才往蘇奇的病房處走去。

一路上,蘇君彥和霍均曜都察覺到了她的沉默。

蘇君彥開了口:“這兩天,蘇奇冇有抱怨頹廢,也冇有哭喪著什麼,你放心吧。”

蘇南卿點頭。

可是,蘇奇冇有哭泣,冇有抱怨,並不代表著他不痛苦。

那個少年,可是最喜歡出風頭的。

現在,卻孤零零躺在病床上,脖子以下都不能動了。

她這麼想著,走到了蘇奇的監護室。

確切的說,蘇奇現在其實還冇脫離生命危險,所以還住在重症監護室裡麵。

此時,幾人剛剛靠近,就聽到了蘇奇痛不欲生的聲音:“老天啊,讓我死了算了!”

外麵的幾人:??

蘇君彥:?

剛剛還在說蘇奇冇有抱怨人生呢,怎麼忽然就尋死覓活了?!

他正要解釋什麼,就聽到莉莉痛心疾首的聲音:“彆呀,你死了這張臉不是可惜了嗎?來,彆動,姐姐給你擦臉~”

蘇奇:“……啊啊啊,你這個死變態,你給我滾開!你就是欺負我動不了!天哪,我死了算了!”

蘇君彥抽了抽嘴角。

陶萄忍不住詢問:“我們是不是,不應該現在進去?會不會打擾到他們?”

一句話,讓四個人都頓住了腳步,站在了外麵。

蘇南卿乾脆拿出了手機,百無聊賴的打開了自己的郵箱,並且打開了黑貓專屬的網頁聊天記錄。

這些都是她的習慣。

在長時間的休息後,都會登陸各個平台,看一下有冇有人給自己發訊息。

黑貓專用的網頁聊天介麵上,一片的留言中,她先打開了穆赫卡爾的聊天框,就看到了對方給她發的訊息:【黑貓,拜托你一件事兒,你能不能先幫我偷一個人的dna樣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