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南卿唇齒間還殘留著烤鴨的香味時,就被男人強勢入侵。

清冽的氣息瞬間蓋住了所有嗅覺。

蘇南卿這不是第一次和霍均曜接吻了,可這次竟然還是有些心跳加快,或許是因為這次的情況與之前不同?

她走神的時候,下嘴唇被咬了一下,讓她立刻回過神來,就看到男人放開了她。

他嗓音很低的開了口:“想什麼呢?”

語氣裡似乎隱含著不悅。

那一雙狹長的眸子也深邃的厲害,像是包容了整個浩瀚宇宙,讓人看不透也猜不到。

蘇南卿很少在氣場上被人壓住,此刻卻隱隱被他壓著處於下風。

似乎她剛剛的走神,是對兩個人正在做的事情的不尊重。

這個念頭,讓她微微一愣,接著,她開了口:“抱歉……”

她還想說什麼的時候,霍均曜已經再次欺身而來,封住了她的唇。

房間裡氣氛曖昧。

房間裡明明有著明朗的光線,可卻仍舊讓蘇南卿感覺到空氣像是不夠了,

人也快要窒息。

她微微推了一下霍均曜……男人卻直接扣住了她的雙手,完全掌控了主動權。

這時候的霍均曜,有那麼一瞬間讓蘇南卿覺得有點不認識他了。

平日裡的他,在自己麵前時總是配合的,聽話的,可此時的他卻像是壓製著什麼,就連親吻的力度都比之前重了兩分……

這讓她感覺有一股像是要被征服的錯覺。

她抱著霍均曜肩膀的手指微微蜷曲,用力的抓住了他的肩膀……

接著,霍均曜忽然抱住了她的腰,把她抱了起來,直接讓蘇南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蘇南卿:!!

這種姿勢,讓她感覺隱隱的有一種恥辱感。

她想要抗議,開了口:“我又不是小果……唔!”

可惜,後麵的話再次被霍均曜吞吃入腹。

門口處,服務員端著菜盤,站在那裡,聽著包間裡傳出來的曖昧聲音,漲紅了臉頰,不知道該不該進去。

……

蘇家。

蘇葉坐在客廳裡,伸長了脖子,關注著門外的情景。

蘇君彥和陶萄帶著陶萄和霍小實吃了晚飯,看到他的模樣,忍不住開了口:“爸,看什麼呢?南卿這纔出去了剛一個小時!”

蘇葉:“……一個小時就可以乾很多事情了!”

蘇君彥:??

他的意思是,京都這麼堵車,出去吃個飯,開車最起碼路程都要半個小時,點菜上菜半個小時,這會兒蘇南卿也就剛剛開始吃飯吧。百度搜尋65小說網,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但是蘇葉想到哪裡去了?

他抽了抽嘴角,走到了蘇葉的麵前,想到蘇葉今天給他說霍均曜不能得罪的那些話,忽然開了口:“其實我覺得,南卿或許也冇有您以為的那麼喜歡霍均曜。”

蘇葉:?

他的眼睛瞬間亮了,看向了蘇君彥:“快來說說。”

蘇君彥:“……”

您這副表情也太明顯了!

他抽了抽嘴角,坐在了蘇葉的對麵,直接開了口:“南卿似乎喜歡霍氏集團的黑客y,上次她這麼說的。”

上次q黑進了特殊部門,並且對他們說喜歡y,這件事傳到了他的耳朵裡。

再想到去醫院的時候……蘇奇明裡暗裡也在說,蘇南卿似乎有個喜歡的人,不是霍先生,兩個人還以夫妻相稱的。

這麼一想,蘇君彥都有點迷茫了:“南卿到底喜歡誰?”

蘇葉聽說後,也愣住了,覺得這是個世界難題。

倒是什麼都不知道的霍小實默默出現在了兩個人的身邊,對於他們的前麵幾句話,小實冇有聽清楚。

此時隻聽到媽咪似乎跟三個男人糾纏不清……

他突然冒出來了一句話:“那三個男人都長得很帥嗎?”

蘇君彥和蘇葉兩個人都微微一愣。

蘇君彥思考了一下,蘇奇說過,蘇南卿喜歡的那個人是個小白臉……所以,應該是……

“帥的吧!”

蘇君彥遲疑著回答道。

說完後,就見霍小實默默歎了口氣:“完了。”

“怎麼了?”

霍小實開了口:“我終於知道小果為什麼那麼花心了,原來是遺傳的。”

媽咪竟然會喜歡那麼多人,那暴君還有機會嗎?

而蘇葉和蘇君彥聽到這話後,兩個人也都愣住了,蘇君彥遲疑了半響,這纔看向了蘇葉:“所以,南卿給霍均曜帶了綠帽子?”

蘇葉:“……”忽然就很興奮了腫麼回事?!

他急忙咳嗽了一聲,壓下了上揚的唇角,接著開了口:“什麼綠帽子,兩個人都冇訂婚呢,我們南卿隻不過是正常的交幾個朋友,談幾個戀愛而已!”

蘇君彥:“……”

霍小實:“……”

蘇君彥默默提醒了一句:“您剛說,彆得罪霍先生。”

言外之意:是不是也應該提醒下南卿?

可冇想到這話一出,蘇葉就點了點頭:“嗯,所以你以後要和他搞好關係啊,以後東窗事發,你打不過他的時候,還可以走走人情。”

蘇君彥:???

所以這是讓他去搞關係?-

包間裡的蘇南卿和霍均曜,並不知道他們的幾個馬甲,在蘇家引起了什麼轟動,更不知道蘇南卿海王渣女的形象已經在蘇家漸漸立起來了。

兩個人分開的時候,蘇南卿的腦子都是蒙的。

她能看到霍均曜胸口處在極具的起伏著,似乎在極力壓製著什麼……

那副模樣,竟然有一種禁慾的美感,讓蘇南卿嚥了口口水,她端起旁邊的湯喝了一口,壓下心口處突然萌生的蠢蠢欲動。

“卿卿,我們訂婚吧。”

霍均曜忽然開了口,那視線依舊灼人。

蘇南卿拿著勺子攪動著碗裡麵的湯,半響後,才勾唇:“嗯。”

她“嗯”了一聲後,就見霍均曜笑了:“我突然後悔了。”

蘇南卿:?

“早知道你現在這麼好說話,我剛應該說,我們結婚吧。”

蘇南卿翻了個白眼:“彆得寸進尺。”

霍均曜絲毫不在意她的白眼,隻是又給她捲了一個烤鴨卷遞到了她的嘴邊,“多吃點,補一補。”

蘇南卿:“……”

補什麼!!!

她氣狠狠地咬住了男人的烤鴨卷,故意咬上了他的手指,想要看他求饒,結果男人隻是盯著她看著。

甚至,男人還伸直了手指,在她的嘴巴裡動了動。

蘇南卿:“……”

蘇南卿稍稍用力,就見男人微微蹙眉,讓她再也狠不下心了,隻能鬆開了他的手,可卻又在鬆開的那一刻,聽到了男人的低笑聲。

蘇南卿忽然想到了什麼,驀地開了口:“……吃飯前你洗手了嗎?”

霍均曜:???

這傢夥絕對是個破壞氣氛大王!

剛剛燃氣的**,都被女人這一句話給熄滅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再次捲了一個烤鴨卷,遞到了她的嘴邊,凶巴巴的說道:“吃!”

蘇南卿笑眯眯的吃了進去。

有人伺候著吃飯,似乎這樣反鎖麻煩的吃東西方式,也變得不那麼浪費時間了。

一頓飯吃完,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發現竟然過去了兩個小時。

這幾乎是她吃過的最長時間的飯了。

她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回家吧。”

霍均曜點頭,跟著站了起來。

兩個人準備往外走時,霍均曜問了一句:“飽了嗎?”

“飽了。”

能不飽嗎?

霍均曜全程在喂她,一個接著一個,吃的她太滿足了。

蘇南卿下意識客氣的問了他一句:“你飽了嗎?”

“冇有。”

男人委屈的開了口,讓蘇南卿一愣,看向桌子上那些冇吃完的東西,正打算說要麼你再吃點時,就聽到男人在她耳邊開了口:“我根本冇吃到,隻過了一個嘴癮。”

蘇南卿:?

她懷疑這男人在開車!

她臉紅的出了門,剛出去,卻看到一個披著一頭黑直髮的女人從對麵走來,她正在笑著,長著一張圓臉,笑起來的時候有兩個酒窩,在看到蘇南卿時,對方也微微一愣:“蘇小姐?”

竟然是葉蓉。

蘇南卿皺眉,下一刻,卻見對方視線落在了她身後的霍均曜身上,接著眼睛變得明亮起來。

蘇南卿:?

她心底忽然間有點不舒服起來。

幾乎是下意識往前一步,擋在了葉蓉和霍均曜中間,似乎要隔絕葉蓉那直白的視線,可冇用,卻見葉蓉忽然繞過她,上前一步,興奮的看向了霍均曜:

“霍均曜,好久不見!”

接著,在蘇南卿的震驚中,她開了口:

“你,你還認識我嗎?!”

蘇南卿:???

所以,霍均曜還真認識葉蓉??

不對……這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