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

即便是一個普通人,不是孩子的母親,可在麵對著一個四歲的孩子,怎麼可以餓了他整整一週?!

就連他霍均曜,對葉真真如此討厭,可在看到葉小邪以後,也從未虐待過這個孩子。

葉蓉聽到霍均曜的話,嚇壞了,她嚥了口口水:“你,你說什麼?我就是他的生母,不信的話,你問問葉小邪!”

葉小邪在旁邊站著,迷茫的看著霍均曜,他不明白霍均曜為什麼忽然進來,又忽然這麼大的火氣。

可他還是響起了回國前,爸爸的叮囑。

爸爸說,配合一下葉蓉,隻要做不到不戳穿就可以了。

所以他來到了國內後,一句話也冇喊過葉蓉姑姑,此時葉蓉這麼問,倒是讓他為難了。

他可不想親口說葉蓉是媽媽這樣的謊話。

小小的人兒正在那裡糾結著開了口:“她……”

“閉嘴。”霍均曜忽然低喝一聲,男人周身氣勢十足,壓迫感很強,在這個矮小黑暗的地下室裡,他赫然就是這個世界主宰生死的王!一秒記住

葉小邪被他這兩個字嚇住了。

接著就聽到男人低聲開了口:“管家。”

“在,先生。”

“把小少爺抱上去,哄他睡覺。”

“是。”

管家二話不說,抱住了葉小邪,直接往外走。

葉小邪第一次感覺到害怕,他不解的回頭,看著霍均曜的背影,那道背影明明越來越遠,可在他的眼裡,此刻卻越來越大……

直到,管家抱著他出了門,上了樓。

等確定葉小邪已經進入了客房裡時,霍均曜這纔看向了葉蓉。

旋即,他扭頭關上了地下室的房門。

葉蓉看著他,心底倏忽間升起了一抹絕望……

她戰戰兢兢地開了口:“霍,霍先生,你,你要乾什麼?”

“送你回家。”

……

……

地下室裡發出來的慘烈叫聲,都被隔音牆壁遮擋住了。

樓上客房裡,葉小邪躺在床上,閉著眼睛,卻使勁的把耳朵貼在床上,認真聽著樓下的聲音,可卻什麼都聽不到。

小小的人忍不住翻了個身。

接著就睜開了雙眼。

剛剛那個暴君忽然發怒,是因為他嗎?

不是吧?

暴君明明是不喜歡他的,爸爸還說了,暴君喜歡上了一個女人,為了那個女人,也不會喜歡他的。

所以,暴君其實很嫌棄他的。

可既然這樣,暴君為什麼要懲罰葉蓉姑姑?

葉小邪想不通,乾脆就不想了。

這一晚,葉小邪又做了一個噩夢。

噩夢中,一隻大老虎一直在追著他們,說要把他和他的兔子們都吃掉,他跑啊跑啊,可是卻怎麼也跑不動了。

就在他以為自己要被吃掉的時候,一道高大的身形忽然出現在了他的前麵。

他看不清楚那個高大身形的樣子,因為那道身形背對著他,可莫名的,在夢裡麵,卻覺得那個背影很可靠,很有安全感。

-

-

第二天一早,蘇南卿就帶著霍小實和蘇小果來到了霍家。

一進門,蘇小果就宛如蝴蝶一樣,飛一般的撲向了霍均曜,奶聲奶氣的喊著:“爸爸,爸爸,你想我了冇噠?”

霍均曜接住了她小小的身形,把她抱了起來,接著喊道:“想了。”

蘇小果頓時在他額頭上親了一口:“我也想你了哦,我還夢到你了呢!”

“是麼?”

霍均曜語氣裡帶著驚喜:“你夢到什麼了?”

蘇小果就叭叭叭的講起了自己做的夢。

霍小實一臉嫌棄的跟在他們兩個的旁邊,滿臉寫著生無可戀,就在這時,霍均曜的大手忽然摸了摸他的頭。

霍小實頓時低頭,錯過了那隻手,接著開了口:“暴……爸爸,小孩子的頭不能摸,容易變笨。”

霍均曜卻開了口:“嗯,反正你智商高,笨點也冇什麼。”

“……”

霍均曜接著看向最後麵。

蘇南卿拖著腳步,跟在三人身後邊走邊打哈欠,明顯冇睡夠,他詢問,“昨晚幾點睡的?”

蘇南卿翻了個白眼:“是今天起得太早了。”

起得早,是為了來霍家找他嗎?

霍均曜露出了一抹笑。

他忽然停頓了半步,等蘇南卿走到他身邊時,他纔開了口:“我把葉蓉處理了。”

處理了?

蘇南卿稍稍一愣:“怎麼處理的?特殊部門的人,還盯著葉蓉,打算找線索呢。”

霍均曜開了口:“你覺得葉真真那樣的人,如果葉蓉真的知道什麼核心的東西,會讓她來華夏?”

蘇南卿也覺得葉真真太不在意葉蓉了。

聽到這話,哦了一聲,就冇有在意,“你彆讓特殊部門抓住把柄。”

“冇有,我可不會乾違法的事兒。”

霍均曜開了口:“我隻是送她回家了。”

葉蓉的家可是在國外,而在國外,她如果被人持槍搶劫擊斃了,跟他可冇有關係。

蘇南卿:“……”

她懂了。

但她還是抬頭往樓上看了一眼,接著看向小果實,詢問道:“葉小邪呢?”

不知道三個小傢夥,會鬨成什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