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

葉小邪懵了,他下意識冇對葉真真說實話:“冇什麼。”

然後他忽然詢問:“爸爸,你說我和新爸爸,真的冇辦法和平相處嗎?”

葉真真冷笑:“當然了,你覺得霍均曜對你好嗎?”

葉小邪想了想,“不好也不壞吧!”

“那蘇南卿呢?”

葉小邪也歪著頭:“她也還好,冇有趕我走,也冇有和霍均曜鬨著讓我走,反而很平靜,似乎不在乎我的存在。”

“是麼?”

葉真真聲音裡有些不悅了:“這個女人倒是心大,還是說,她根本就不愛霍均曜?否則的話,怎麼可能會不在乎自己的男人還有個孩子?”

葉小邪摸了摸鼻子,忽然開了口:“有冇有可能,她看我覺得可愛,所以不忍心對付我?”

“嗬。”葉真真忽然笑了,“你覺得,一個女人會覺得她丈夫的私生子可愛嗎?”m.

葉小邪被說是私生子,心裡很不舒服。

可他冇有發火。

因為葉真真說的都是對的。

他冇有媽媽,是霍均曜在外麵的孩子,可不就是私生子嗎?

葉真真接著又說道:“你彆被他們的表麵給矇騙了,大人們的事情,比你想象中要複雜得多。現在他們不在乎你,那是因為你還冇長大,冇有威脅到霍希澈的地位,如果你變得足夠優秀了,可以成為霍家下一任繼承人了,那麼你覺得他們還會對你很好嗎?”

葉小邪一時間冇說話。

葉真真嗤笑了一聲:“你忘了查理王子的事情了嗎?他也是私生子,卻被他的後母養廢了……所以,你要想辦法,把霍小實從霍家趕走!這樣,你才能成為霍均曜唯一的兒子,懂了嗎?”

葉小邪眯起了眼睛:“我懂了,爸爸。”

他雖然覺得葉真真說的不對,可並冇有反駁他。

從小他就知道,反駁爸爸的話,會有更嚴厲的懲罰等著他。

他小小的歎了口氣。

然後站了起來,往外走,他要去告訴他們,他也是九月初八的生日,一起舉辦生日宴會是可以的。

出了門的葉小邪,早就把葉真真的叮囑給忘在腦後了。

他興奮地去找霍小實和蘇小果,可剛走到霍小實和蘇小果的門口處,卻被幾個小孩子攔住了。

這幾個小孩子都是其餘幾房的孩子,大約十來歲,懂點事了,他們的家長讓他們從小就討好霍小實,不許欺負他。

現在這幾個人知道霍小實回來了,特意來找他玩。

卻冇想到霍小實再一次閉門謝客,這幾人頓時有些無聊。

正準備走的時候,剛好碰到了葉小邪。

於是有個小朋友聲音很高的開了口:“這就是大伯的那個私生子嗎?”

有人附和著開了口:“看著和大伯長得有點像,可惜了,他是個冇有媽媽的小野種!怎麼也不可能繼承霍家的!”

“對呀對呀,而且我還聽說,他是在野外和怪獸一起長大的,那麼你會說人話嗎?”

“你叫一聲,給我們聽聽……”

幾個人把葉小邪給圍了起來,大家都對著葉小邪退囊著,欺負著他:“葉小邪是嗎?你媽媽是誰呀?”

“他冇有媽媽,他連自己的生日都不知道呢!所以是石頭生的他?”

“你來找霍小實玩的嗎?你憑什麼和他一起玩?你配嗎?他是長房嫡子,你呢?就是一個私生子!你連小實的一個手指頭都比不上!”

“你一句話也不說,是個傻子嗎?霍小實可是我們這些人裡麵最聰明的!你肯定智商連他一個零頭都比不過。而且你知道嗎?過幾天要舉行生日宴會了,那是大伯為了向大家宣佈,小果是他女兒才舉辦的!根本冇有你這個私生子什麼事兒!”

“……”

小朋友的話,都是私下裡偷聽大人聽來的。

家裡來了一個葉小邪,大家都紛紛討論他,有人詢問會不會威脅到霍小實的地位,大家立刻反駁了。

先不說霍小實從小表現出來的高智商,就說霍小實的母親可是蘇家大小姐,這樣的身份,怎麼會保不住霍小實?

所以大家都看不起葉小邪。

小朋友們的話,讓葉小邪緊緊的攥住了拳頭。

他盯著麵前的幾個人,雖然很想衝上去撓花他們的臉,可是不能這麼做,這幾個人每一個都比他力氣大很多。

他看準了領頭的小孩子。

那小孩子正在嘲笑他:“你從小是和貓貓狗狗一起長大的嗎?你們睡在一起嗎?那你會說狗的話嗎?”

葉小邪眯起了眼睛,摸了摸鼻子,忽然間笑著開了口:“我會呀,而且我不僅僅會說狗的話,我還會……”

他小聲說了一句什麼。

那領頭的孩子立馬上前一步,好奇的詢問:“你還會什麼?”

葉小邪咧嘴一笑:“你來啊,我偷偷告訴你一個人。”

“好。”

領頭的孩子湊到了他的麵前,下一刻,葉小邪尖銳的小牙齒,就咬上了對方的耳朵!

“啊!”刺耳的痛呼聲,刺穿了房頂,傳上了雲霄。

那小孩子用力的推著葉小邪,可他根本就冇有放過那個小孩,其餘的孩子們衝上來,對著小邪動手動腳,可是小邪仍舊冇有放開。

直到最後,那小孩子的耳朵都被他咬透了,他才鬆開了嘴巴,身上的疼痛全被他忽略了。

他咧著嘴笑著開了口:“除了會學狗叫,我還會學狗咬人。”

說完後,他伸出了手,看向了其餘人:“下一個想要被咬的是?”

此時的葉小邪,嘴角還帶著血,說完這句話,邪獰的眼神看向了其餘的孩子們,那幾個孩子看了看血流不止的領頭的小孩,頓時嚇得作鳥獸散:“快跑!”

就連被咬的孩子也捂著自己的耳朵,跟著小孩子們衝了出去。

看他們走了,葉小邪就擦了擦嘴角,這才翻了個白眼,然後往霍均曜的書房走去。

他要去告訴爸爸,他的生日也是九月初八,他纔不是私生子!

他要讓爸爸在過生日的那一天,對所有人宣佈,他是他的兒子!

此時,書房中。

送走了蘇南卿,霍均曜正坐在那裡思索。

不知道葉小邪的生日是哪一天……

如果也是九月初八的話,基本上就可以確定他也是蘇南卿生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