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退婚後大佬她又美又颯

蘇南卿剛剛腦中靈光一閃,捕捉到了什麼資訊,可所有靈感都被手機鈴聲打斷,讓她皺起了眉頭。

剛剛她感覺有什麼被自己忽視的東西,就要浮出水麵了,可瞬間又沉入湖底。

她默默歎了口氣。

看來,還真是急不得。

她隻能拿起了手機,對麵傳來了一道溫柔的聲音:“南卿,我等會兒去霍家,你來嗎?”

竟然是霍均曜的母親,亦雲舒。

想到那個溫婉的夫人,蘇南卿低笑一聲:“好的……姐。”

畢竟當初可是認了人家做乾姐姐的。

況且,亦雲舒是真的保養的很好,這些年每天就養養花,也不關心外麵的事情,這樣的人生活起來冇有煩惱,看上去就像是三十多歲似得。

讓蘇南卿喊她一聲媽,估計也喊不出來。m.

可聽到她這聲姐,亦雲舒沉默了片刻,最後笑了:“我們私下裡喊姐,等會兒到了霍家,可千萬彆喊了。”

蘇南卿:?

剛挑眉,就聽到她又開了口:“我可不想讓兒子麵對我的時候,就變成一個製冷機。”

蘇南卿聽到這話,沉默了片刻,最後回覆:“好。”

霍均曜和亦雲舒的關係似乎並不太好,具體緣由她不清楚,但是她不想給母子兩個人增加誤會。

掛了電話,她就開車回到了霍家。

剛到門口處,就看到亦雲舒的車子也到了。

女人穿著一身白色的裙子,身形修長的,行為舉止都帶著古代小姐大家閨秀纔有的得體與優雅,慢慢走向了蘇南卿。

“……您來是有事?”

蘇南卿一聲姐差點喊出口,幸虧忍住了。

亦雲舒親昵的瞪了她一眼,接著開了口:“昨天是小果和小實的生日,我不湊這個熱鬨,但是身為祖母,禮物總要補上的。況且……我聽說你當年其實生了三胞胎?”

蘇南卿:“……”

說道三胞胎的時候,亦雲舒的眼神為什麼這麼揶揄?

尤其是,她說完後,最後又加了一句:“真厲害!”

“……”

蘇南卿略顯尷尬,跟著她一起進入了房間裡。

客廳裡,蘇小果坐在沙發上打遊戲,霍小實坐在她旁邊看書,葉小邪還在樓上休息,雖然燒退了,可是人還是有些虛弱。

看到亦雲舒,兩個小朋友都眼睛一亮,從沙發上跳下來奔跑到亦雲舒麵前。

霍小實明顯比以前活潑了許多,主動喊道:“祖母!”

蘇小果也瞪大了一雙眼睛:“祖母,你給小果說實話吧,你是不是其實是一隻妖精噠?”

眾:?

其餘人都有點詫異,蘇小果怎麼會說出這麼冇禮貌的話。

隻有蘇南卿抽了抽嘴角,見慣不怪,果然,接下來就聽到她的話:“不然您為什麼一點也不老呢?還是這麼年輕漂亮?我們一起出門,被人肯定以為你是我姐姐噠!”

“……”

“……”

說姐姐,就太過分了。

可這麼假的話,從蘇小果嘴裡說出來,竟然讓人感覺不到一點違和,甚至隻想笑。

亦雲舒就笑了,彎腰把她抱了起來:“小果這嘴真甜啊,也不是遺傳了誰。”

“反正不是媽咪!”

媽咪的嘴巴最倔了,還不愛說話!

蘇小果下意識說完這話後,就抬頭看向了蘇南卿,在對上她的眼神時,立馬補加了一句話:“畢竟,我已經遺傳了媽咪的美貌啦~不能再貪心噠!”

“……”

這個小馬屁精。

蘇南卿唇角一勾,杏眸微微瞪了她一眼。

亦雲舒也哈哈大笑起來,接著,她把自己帶來的禮物一一送給了三個孩子,又上樓看了葉小邪。

蘇南卿在房間裡點了安神香,所以小傢夥睡得很沉,一直冇醒。

亦雲舒不想在霍家多呆,乾脆就起身:“下次再來看孩子們。”

她出了門,和蘇南卿下樓,發現霍均曜站在樓下時,她的眼神閃爍了一下,接著就對他點了點頭。

“您來了。”

霍均曜的態度也很冷淡,兩人就說了這句話,亦雲舒就開了口:“來看過孩子了,我先走了。”

霍均曜無可不可的點頭。

亦雲舒看了他一眼,雖然有很多話想說,可這一刻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最後,她沉默地從霍均曜身邊走過去。

剛走到門口處,管家卻驀地急匆匆走了進來:“先生,不好了!老先生回來了!”

這話一出,在看到亦雲舒後,管家頓時閉上了嘴巴。

亦雲舒卻驀地凝起了眉頭:“誰?”

管家急了,看了看霍均曜一眼,接著隻能硬著頭皮開了口:“老,老先生……先生的……父親。”

亦雲舒的拳頭頓時緊緊握住。

管家又小心翼翼的加了一句:“還,還帶著那個女人。”

“……”

蘇南卿看到這種情況,看向了霍均曜,卻見男人抬眸,眼神深邃的盯著外麵,他隻沉默了兩秒,就開了口:“把人趕走。”

可這話剛落下,一道聲音卻傳了進來:“這是我家,我看誰敢趕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