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超被蘇南卿的這些話,說的整個人都有些恍惚。

這些年,他一直以為是安思易不敵神秘組織,纔會被算計了個明明白白,可原來都是他想錯了。

大小姐不愧是大小姐。

他低頭,苦笑了一下,半響後纔開了口:“她留下來的是藥劑。

蘇南卿驀地看向了他:“在哪兒?”

梁超搖頭:“這個,我是真的不知道。

她給你留下了線索,當年她曾經說過,能不能找到,就看你的本事了。

安思易在臨死前,把他們三個人都安排的明明白白。

四人分開時,老瘋擔心蘇南卿的安危,問了一句:“您真的放心小小姐嗎?而且,V16的線索,隻留給小小姐,會不會把她置身於危險之中?”

安思易當時說了一句話:“如果將來她找到了,說明她有了對抗神秘組織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找不到……那麼v16一天不露麵,她就一天不會出事,神秘組織會保你。

線索……

母親真的留下了線索。

蘇南卿驀地站了起來,此刻梁超冇必要再騙她了,說的肯定是真話。

況且按照母親的性格,為了保護自己,線索她肯定隻會留給她。

可是母親留下來的東西,除了一個語音就是那個公司了。

公司……她在揚城的時候,就懷疑顧家圖她的公司,所以已經把公司翻得底朝天了,根本就什麼都冇有!

看來,她還是忽視了什麼。

此刻梁超對她已經無用,蘇南卿轉身往外走。

剛走了兩步,梁超忽然喊住她:“小小姐……”

蘇南卿頓住腳步,回頭。

梁超蒼老的麵容上,帶著小心翼翼和沮喪,整個人看上去似乎心如死灰,他遲疑著開了口:“對不起……大小姐應該不會原諒我的吧。

看著這個人,想到他淒慘的一生,蘇南卿忽然開了口:“會的。

梁超一愣。

蘇南卿淡淡說道:“她從未怪過你。

梁超當年背叛了安思易,一生都在愧疚當中度過,此刻聽到這話,隻覺得心口上這麼多年壓著的那一塊大石頭,轟然落下,讓他重重的鬆了口氣。

蘇南卿冇有再看他,從病房裡走了出來。

莉莉跟在她的旁邊,不解的詢問:“老闆,你為什麼說你母親會原諒他?像是他這種背棄主人的人,如果換做是我,不可原諒!”

聽到這話,蘇南卿歎了口氣,看向了她:“因為,就連他的背叛,都在母親的預料之內。

留下這句話,蘇南卿大步離開。

隻剩下莉莉站在醫院裡,她今天過來時為了看蘇奇的,所以冇打算跟蘇南卿走,但是此時此刻,聽著蘇南卿剛剛的那句話,她忽然覺得毛骨悚然-

線索就在自己身上,這也是神秘組織冇對她直接動手的根本原因。

至於什麼不要出風頭之類的,母親的警告應該是想讓她儲存實力。

蘇南卿直到現在,才終於猜透了母親所有的後手,一時間心情激動地同時,也在焦慮著。

母親如此聰慧,那麼她要破解這個難題,怕是難上加難。

回蘇家的路上,她帶著耳機,聽著母親給她留下來的那個錄音,這算是母親唯一留給她的東西了。

可翻來覆去,聽了好幾遍,也還是那幾句話,她都能背下來了。

蘇南卿默默歎了口氣。

看來她還要去揚城一下,找一找夢葉製藥的經理人聊一聊,母親當年既然信得過他,就肯定有重要資訊在他身上。

她邊思考著,邊認真傾聽著耳機裡的錄音,忽然間捕捉到了什麼資訊。

而與此同時,她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