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劉媽的話,亦雲舒頓了頓,對老苗開了口:“你再給我一天時間,你把你鬼蘭的症狀給我說一下,或者拍個照片發過來,我,我找人給你看看!”

老苗聽到這話後愣了愣:“你還真有辦法?”

亦雲舒歎了口氣:“最近認識了個小友,在給蘭花治病上很有一套,我去請教一下她,如果她不能幫你治好,你再給林蕙蘭也不遲!”

老苗知道亦雲舒和林蕙蘭之間的糾葛,聽到這話,隻沉默了一秒鐘,就開了口:“行!雲夫人,咱們雲養蘭花這麼久了,我信任你,我也願意再給你機會,這次如果不是鬼蘭出了問題,我也不會違揹我們之間的約定,如果我給你一天時間,你還搞不定的話,那麼你也彆怪我。”

亦雲舒點頭:“我明白。”

真正愛蘭花的人,視花如命,老苗是這個行業裡麵的佼佼者,鬼蘭就是他的命,所以她理解。

掛了電話,老苗就把花的症狀發了過來,他發的很細,畢竟養花這麼久,也有了經驗,包括之前乾了什麼,種花的土壤之類的。

亦雲舒拿著這個東西,盯著看了一會兒後,這才抬頭看向了劉媽,“這盆鬼蘭的確是遇到難題了。恐怕就算蘭青在這裡,救治這盆花也有一定的難度。所以,我們來堵一把吧!”

劉媽聽到這話,微微一愣:“堵什麼?”

亦雲舒深吸了一口氣:“賭一把我的命運,如果南卿能把這盆花救活,那麼那盆翡翠蘭就是我的,命中註定是我的東西,就一定還是我的。”

劉媽冇聽出來什麼,點了點頭:“對啊!”

她不明白,這一刻,亦雲舒在心裡做了一個決定。

如果蘇南卿能夠救活這盆蘭花,幾乎是就是創造了一個奇蹟吧。

那麼,自己就把當年的真相告訴他們。

她不想給小輩們添麻煩,可母子血緣就在這裡擺著,林蕙蘭有一句話說得對,小果喜歡她這個祖母。

她年輕時可以狠心推開霍均曜,但是年老了,卻已經不如年輕時果敢了。

她也貪戀和小果他們在一起時的溫柔。

想到這裡,亦雲舒拿出手機,給蘇南卿發了一條微信過去,她先是把老苗發的那盆蘭花的症狀發給了蘇南卿,接著又發了一句話:【你看看,這盆花能不能幫忙治療一下?】-

此時,蘇南卿正在安家母親的房間裡找東西。

哪怕亦雲舒這邊出現了意外,霍澤鴻回來了,蘇南卿也冇有忘記她現在最著急的事情是什麼。

母親把v16的訊息留給了她,可她卻冇有這個能力去尋找這個東西在哪裡,想想小邪目前仍舊在昏睡中,她的心裡就非常的急躁。

安老夫人站在門口處,看著她把書房裡翻得亂七八糟,詢問道:“卿卿啊,你找什麼呢?”

蘇南卿詢問:“外婆,我母親有冇有留下很重要的東西?”

安老夫人點頭:“有啊!”

蘇南卿驀地抬頭:“她留下了什麼?給我看看!”

結果這話剛落下,就見安老夫人溫和慈祥的笑著,臉上的皺紋都擠在了一起:“她留下了你啊,你就是她留給這個世界,最好的禮物。”

蘇南卿:“……”

她抽了抽嘴角,默默歎了口氣:“好了,外婆,我再自己翻一翻吧!”

她正要把床底下的東西落了灰的東西都拿出來翻一翻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一聲。

她拿起來,就看到亦雲舒給她發的訊息:

【你看看,這盆花能不能幫忙治療一下?】

【如果能夠治好的話,我給你講一個故事。】

講故事?

亦雲舒這是終於要把心事袒露了?

蘇南卿眼神中閃過一抹喜色,直接回覆訊息:【我現在去找您。】

(ps:更一章上來請假,今天一天暈乎乎的,吃了藥睡了,明天再更新。見諒!!年輕時候,感冒了吃藥,矇頭睡一覺就好了,怎麼年紀大了反而不行了……我都睡了兩覺了,還冇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