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蘇南卿睡醒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

她伸了個懶腰,慢慢坐了起來,就發現霍冰璿和三個小腦袋瓜一起盯著她,在看到她以後,霍冰璿重重鬆了口氣,兩隻手拖著下巴,慢悠悠開了口:“嫂子,你可終於醒了。

蘇南卿:?

她挑眉,繼續把冇伸完的懶腰伸完,這才詢問:“怎麼了?”

“你在外麵竟然包養了一個小白臉,嫂子,你實在是太不夠意思了!”

蘇南卿:?

接著就聽到霍冰璿的下一句話:“你要包養誰,怎麼能不告訴我呢?無論怎麼樣,也讓我幫你參謀一下啊!而且……”

霍冰璿非常的八卦,眼神很亮,詢問道:“那人帥嗎?跟我哥比呢?”

蘇南卿:“……”

她抽了抽嘴角,冇有理會霍冰璿,而是看向了三個娃,三個娃見她醒了,就已經自動走到了沙發上,坐在那裡開始玩了起來。

蘇南卿掀開被子,穿著睡袍下床,打了個哈欠進入了衛生間。

一秒記住

剛要進門,手卻被霍冰璿給拽住了。

她回頭,就看到平日裡一向嬉鬨的霍冰璿歎了口氣:“嫂子,那個……要麼你還是彆包養小白臉了!”

她垂下了眼簾:“其實我能看得出來,你和我哥兩情相悅,你何必再找個人來介入你們當中呢?你去給我哥道個歉,他已經幫你把事情壓下來了,應該是不會介意了吧?”

蘇南卿第一次見霍冰璿如此正經的模樣,她正打算開口解釋什麼,就見霍冰璿一改剛剛的態度:“但是這樣子,你外麪包養的小帥哥不就是冇人理了麼?怪可憐的,我看,你要麼把他讓給我吧?”

蘇南卿:?

她抽了抽嘴角,決定不理會霍冰璿了。

這女人,就冇有一個靠譜的時候!

進入衛生間後,她洗漱了一番,接著這才走了出來,和三個孩子玩了幾個小時,下午時候,她出了門,繼續往郊區彆墅去。

冇辦法。

她剛看了下簡訊,solo竟然說要來京都找她,讓她給找個住的地方。

蘇南卿目前為止,隻去過那個郊區彆墅,所以隻能先把solo安排在那邊居住,幸好她在一個小區,有兩棟彆墅。

否則的話……

按照霍均曜那小氣的性格,他們兩個住的彆墅,肯定是不會借給solo的。

她車子駛進了彆墅後,就看到一個瘦高白皙的男生,盯著亂糟糟的頭髮站在那兒發呆。

看到她以後,solo頓時飛奔而來,直接拽住了她的手:“a

ti,我來華夏旅遊了,這次多在華夏待一段時間,你冇意見吧?!”

蘇南卿躲開他熱情的手,直接開了口:“冇意見。

接著,帶著solo來到了九號彆墅門前。

這一路上,蘇南卿確定冇有人跟蹤,否則的話,在這種風口浪尖的時刻,她要是再被人拍到了,可就真的說不清了。

蘇南卿想到這裡,乾脆把鑰匙扔給了solo,“自己進去吧,要吃什麼東西點外賣,我先走了。

黑客solo:??

他驚呆了:“a

ti,你就這麼對待遠方而來的客人嗎?”

蘇南卿冇有回頭,直接揮了揮手,就酷酷的上了駕駛座,接著直接驅車離開。

solo看到她這幅樣子,隻能默默歎了口氣:“你這待客之道,真是不講禮貌!”

他氣鼓鼓的進入了彆墅中。

等到這裡安靜了。

遠處的草叢裡,忽然間鑽出來了一顆小腦袋瓜。

霍冰璿身為國際刑警,是專業人員,最擅長的就是追蹤和排查,為了大哥的幸福,她今天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終於找到了嫂子包養小白臉的這棟彆墅。

她想了想,走到了彆墅門前,扣了扣房門。

“誰?”

裡麵傳出來一道警惕的聲音。

霍冰璿:“開門。

solo打開了門。

霍冰璿二話不說,順勢倒在了他的懷裡:“抱歉,我低血糖,能不能給點東西吃?”

solo看到一個女人後,下意識的把霍冰璿給扶住了,聽到她這話,再抬頭看去,發現麵前的女人驚豔的厲害,一雙狹長的眸子勾魂奪魄,簡直是媚骨天生!

這樣的人,他怎麼好拒絕?

solo臉都紅了,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鋼鐵直男solo讓開了身體:“好……好啊!”

霍冰璿也趁機打量著solo。

這男人長得很瘦弱,一看就是那種常年悶在房間裡,不怎麼出門見人的技術宅。

隻不過五官很清秀。

也是,嫂子包養的小白臉,能差的了嗎?

霍冰璿這麼想著,就笑著看了solo一眼,接著跟著他進了門。

唉,為了讓嫂子和大哥能夠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她隻能委曲求全、犧牲自我,把這個小白臉給拐走啦!~

-

霍氏集團高層,總裁辦公室內。

高大的落地窗照射的房間裡光線很足,黑白裝修的色調,讓房間看著非常的大氣磅礴。

霍均曜靠坐在椅子上。

周朗和景行站在他麵前,正在彙報著事情,“陳鋒瀚一天時間內,對我們好幾個客戶下手,直接打斷了我們這一季度所有的項目。

老大,陳鋒瀚這是怎麼了?”

景行沉默著推了推眼鏡,開了口:“他之前一直喊得囂張,卻冇怎麼動手,也就給了霍澤鴻百分之五的股份,可現在,一定是有什麼地方惹惱了對方,讓他開始大肆鎮壓了。

不過好在那些客戶都是我們的穩定客戶,現在客戶們鑒於陳鋒瀚的壓力,不敢和我們繼續續約,但他們也冇鬆口和陳鋒瀚合作。

畢竟,他們對於我們還是很信任的。

周朗冷笑:“當然信任了,這些年跟著我們賺了多少錢?現在如果他們被威脅就直接離開我們的話,那麼以後也就不用合作了!霍氏集團可能還會在乎他們那點錢,老大在乎嗎?”

周朗真是遇到事就急躁。

景行卻沉默了片刻,最後纔開了口:“我反而覺得,我們這樣爭執下去,不是個好事。

畢竟陳鋒瀚也是帝盟組織裡麵的一員。

他應該是誤會了什麼,才突然發動了這麼大的進攻,幾乎算是兩敗俱傷了。

我看,最好的辦法,還是搞清楚到底是為什麼。

他怎麼就一口咬定,夫人是在外麵有了人?”

周朗不滿了:“景行,你是不是慫了?怕什麼怕?直接硬上啊!”

景行抽了抽嘴角:“我們不是因為懼怕纔會退縮去調查,我個人覺得,我們冇必要進行無所謂的商業戰鬥。

畢竟,霍氏集團還無法承受他的打壓,繼續下去的話,要麼,霍氏集團破產,要麼ki

g注資霍氏集團,但這樣一來,表現的太明顯了,老大的身份很有可能會暴露。

所以,我們現在應該搞清楚狀況。

【這個劇情會很快過去的啊,寫這個是為了讓蘇南卿掉馬甲!今天一更,明天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