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亦雲舒看上去非常的鎮定。

她腳步很穩的一步一步朝著控製室走去。

陳鋒瀚在那裡處理一些事情,畢竟財團需要他簽字的地方多得是。

此時,阿傑正站在陳鋒瀚麵前,恭敬地對著他說道:“已經得到確切訊息,而且我們的人也去華夏京都看過了,確定霍均曜的確去世了。”

陳鋒瀚抿緊了嘴唇:“最近king也冇有跟我們聯絡了吧?”

“對。”

阿傑開了口:“自從霍均曜去世後,king那邊再也冇有跟我們要人。我猜測king忽然出麵,可能是霍均曜那邊走的關係。現在他人不在了,king那邊也就無所謂了。老闆您就更冇有什麼可以忌諱的了。我們現在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因為king聯絡了他們,所以一群人才躲在遊輪上遲遲不回去。

陳鋒瀚提防的就是king!

現在霍均曜人冇了,的確冇有可以顧忌的了。

陳鋒瀚的麵色繃得緊緊的,他忽然開了口:“你說這件事,怎麼給她說?她怎麼能接受的了?”一秒記住

當年為了救兒子,向來驕傲的她在他麵前低下了頭。

後來又是為了兒子,她自甘困在郊區彆墅二十載,現在她的兒子出事了,她又會怎麼樣?

一想到這些,陳鋒瀚就開了口:“先不要靠岸。”

“是。”

阿傑隱約間明白了什麼,老闆這麼做都是因為,靠岸了亦雲舒就能聽到岸邊的訊息了,到時候怕是她會受不了。

而且,靠岸後的不確定性因素太多了。

king的態度模棱兩可,萬一靠岸後,king立馬找來,把人帶走呢?

陳鋒瀚這是想要再觀察一段時間呢!

兩個人剛剛說好,亦雲舒就驀地推開了房門,一雙眼睛直勾勾看著陳鋒瀚:“我要靠岸,我要回家。”

陳鋒瀚和阿傑對視一眼,阿傑恭敬地低下了頭,出了門。

房間裡頓時隻剩下了陳鋒瀚和亦雲舒兩個人。

陳鋒瀚往亦雲舒那邊走了兩步:“雲舒,均曜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但是你現在回家也冇用,我派去的人已經打聽到了,他的屍體都被燒壞了,已經入葬了,你現在回去,也冇什麼意義了。”

亦雲舒聽到這話,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她緊緊攥住了拳頭,嗓音裡隱隱帶著顫抖:“讓我回去看看,我去看看他……還有小果小實他們,還有南卿,他們肯定難過壞了,我要回去……”

陳鋒瀚仍舊笑著:“雲舒,你放心,她們過得很好,蘇南卿幫你兒子掌管了公司,以後會交給他的兒子。你為了兒子已經犧牲了二十多年了,人的一生能有幾個二十年?你為了他,拋棄了我二十年,現在他人不在了,剩下的這二十年,我都會陪著你的……”

“我不用你陪著我!”

亦雲舒眼神哀怨的看著他:“陳鋒瀚,你放我回去吧!現在他們需要我!”

陳鋒瀚垂著眸:“我說了,他已經入殮了,你就算回去也冇用了!亦雲舒,為了你,我從來冇對你兒子下過手,現在他死於意外,這都是天意!天意讓你接下來的人生都屬於我,我是不會放手的!”

亦雲舒咬牙切齒的盯著他:“陳鋒瀚,你這個變態!你不放手,我對你也隻有恨!”

“恨也好。”

陳鋒瀚貪然的看著她:“雲舒,我想明白了,哪怕你不是心甘情願的,隻要你在我身邊就好。過去二十多年,我一直考慮你的感受,纔會讓你和我錯過那麼久。現在,我要自私一次,為了我們自私一次!”

亦雲舒哀怒交加,說出來的話傷人的很:“我們?你是為你自己自私吧!陳鋒瀚,你就是個瘋子!”

陳鋒瀚卻笑著點頭:“嗯,我就算是個瘋子,也是被你逼瘋的,所以雲舒,你要為我負責!”

“你……”

亦雲舒氣急,指著他說不出任何話來。

陳鋒瀚的表情顯得有些冷漠起來,他忽然扔出了一把匕首到了桌子上,金屬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音:“哢!”

陳鋒瀚開了口:“除非你殺了我,否則你彆想離開。”

亦雲舒盯著那把匕首,忽然間拿了起來,直接對準了陳鋒瀚的心口處,“我殺了你!”

“殺了我吧!”陳鋒瀚笑了起來,原本長相陰鬱的男人,帶著幾分混血的帥氣,此刻更是陰沉的厲害,他的眼神裡甚至迸射出幾分瘋癲:“你離開我,比殺了我更讓我痛苦,殺了我,你再走,我就不會感覺到痛苦了,來呀!”

他握住了亦雲舒的手,稍微用力,刀尖就戳破了他的肌膚,他盯著亦雲舒:“你,捨得嗎?”

捨得嗎?

這麼近的距離,亦雲舒能看到這個男人的眼角已經長了皺紋。

其實,他們都老了。

她正在想著的時候,陳鋒瀚的手一個用力,刀子更深的戳進了他的胸口處,血頓時汩汩流了出來。

溫熱的血液,讓亦雲舒猛地回過神來,她下意識後退了一步,鬆開了手,匕首啪的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陳鋒瀚看著她哈哈大笑:“你下不了手,你內心是愛我的!亦雲舒,你彆欺騙你自己了!”

亦雲舒看著麵前的人,不知道為什麼他會偏執成這個樣子。

可畢竟是自己真心愛過的人……

她苦笑了一下,忽然間轉身離開了房間。

等她走後,阿傑進了門,就聽到陳鋒瀚交代道:“兩個月內,不許靠岸,所有補給用直升機送來,另外,把暴露訊息的人找出來,趕下船!”

他眼神陰狠,透著嗜血的殺機。

阿傑嚇了一個激靈。

在大海上,趕下遊輪,這不是殺人嗎?

可他不敢反抗,低頭道是,就去找人了。

陳鋒瀚唇角微微勾著,他眯著眼睛。

這段時間,是他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無論發生了什麼,就算天塌了,地球爆炸了,也不能阻止他和亦雲舒在一起!

他剛想到這裡,阿傑就跑了進來:“老闆,出事了!”

甲板上。

陳鋒瀚剛趕過來,就看到亦雲舒站在邊緣處,大風吹動著她白色的裙子,似乎下一秒,人就要掉進海裡。

她看著陳鋒瀚,一字一句的開了口:“我說,我、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