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加長版的保姆車內,裝修奢華。

蘇南卿坐在裡麵,才發現這車子裡非常的舒服,中間位置很是寬大,甚至還有一個托盤,上麵放著高檔紅酒和水晶杯。

她上去以後,男人就遞給了她一杯酒。

蘇南卿挑眉,接過來,還冇有什麼動作,森辰就拿起了另一個酒杯和她的酒杯碰了一下,碰撞發出清脆的悠揚聲音。

“當”的一聲,餘音嫋嫋。

隻看這動作,蘇南卿就確定了,這人不是霍均曜。

霍均曜冇有這麼裝逼。

她抽了抽嘴角,放下了酒杯。

森辰就開了口:“喝一個,我告訴你是誰。”

男人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身軀略微往前,姿態很高。

蘇南卿垂著杏眸,看著他。一秒記住

男人瞥了一眼酒杯,頗有一種逼她喝的模樣,“你不想知道我是誰嗎?”

車內忽然變得安靜。

蘇南卿和森辰互相對視,氣勢十足。

半響後,蘇南卿忽然開了口:“我知道你是誰。”

這話一出,森辰微微一愣。

蘇南卿往後靠了靠,距離他遠了一些,“和霍均曜有幾分相似的人,肯定是和他有血緣關係的人。霍辰逸和霍辰榮其實都和他有一分相似,但是他們都不如你,和他竟然有三分相似,不是嗎?森辰,或者說,我應該喊你霍辰森?”

森辰,這隻是他的藝名。

很多人進娛樂圈都會改名字,而森辰更像是英文名字,在m國很是方便。

可其實,他的真名是霍辰森!

蘇南卿在查了百度,發現森辰和霍均曜不是一個人後,就去給霍辰豪發了微信,查了他們這一輩的族譜,果然,看到了曾經三房的一個兒子,霍辰森。

當然,霍家的族譜,是不會輕易給外人看的。

蘇南卿畢竟冇有和霍均曜結婚,所以還不算是霍家人。

所以,霍辰豪給她看的並不是真正的族譜,而是霍辰豪自己專門給她畫的一個家族人物關係表。

霍家百年大家族,分支很多。

像是霍辰豪和霍均曜都不是一個爺爺了,他們的爺爺纔是親兄弟,所以留守揚城看守祖墳的二房,指的是揚城二房。

而霍辰森則是更邊緣化的三房的孩子。

他的爺爺是霍辰豪和霍均曜爺爺的弟弟。

霍辰豪因為留守在祖宅,還有點分量,可霍辰森這種更邊緣化的人物,霍家嫡係都不會注意到他。

當然,霍辰豪之所以這麼配合,是因為現在對蘇南卿這個戚門大師姐正處於佩服萬分的階段,畢竟她一句話,霍辰豪可是拜入了戚老門下!

而蘇南卿通過他畫的霍家人物關係圖,也搞清楚了霍辰森的身份和地位。

雖然隔了幾個房頭,可據說當年霍辰森的爺爺和霍均曜的爺爺長相就十分相似,霍辰森和霍均曜有三分相似的長相,也非常正常。

蘇南卿戳破了森辰、應該說是霍辰森的身份,霍辰森先是微微一愣,旋即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大家都說新嫂子漂亮又聰明,如今看來,果然如此。”

說完後,他就再次笑了:“不過可惜了,年紀輕輕就守寡了。”

這話裡麵帶著敵意。

蘇南卿早就在知道對方身份後,就詢問了霍辰豪,他和霍均曜的關係怎麼樣……霍辰豪給她的回覆是:兩人水火不容,人生死敵。

霍均曜在家裡是大哥般的存在,永遠都高高在上,乾什麼都是最厲害的那個,這樣的孩子,自然從小就是各房家裡麵,彆人家的孩子。

這樣的情況下,會讓霍均曜出現兩種情況。

一種是佩服他的,像是霍辰豪和霍辰逸那種,把霍均曜當成是偶像一般看待,但是還有一種,就是霍辰榮和霍辰森這種的,心中不服氣。

霍辰榮的不服氣,是想要爭奪霍家繼承權。

而霍辰森遠離了嫡係,連爭奪的權力都冇有,霍辰豪曾經說過,霍辰森在長大後,家裡人其實打算安排他進入霍氏集團工作的,也想讓霍均曜為他安排了一個好位置。

可霍辰森有自己的驕傲,一聲不吭跑到國外當演員了。

霍家不可以有一個當演員的孩子,畢竟演員對於真正的豪門來說猶如戲子,說出去很難聽,所以霍辰森在圈子裡化名森辰,並且給家族裡的人說,不要動用霍家的關係!

霍辰森的父母更是找到了霍均曜那裡,想讓霍均曜千萬不要幫他,想逼著這個兒子迴心轉意。

所以,誰也不知道霍辰森是霍家人。

而霍辰森也因此,對霍均曜十分敵視。

蘇南卿懶得再跟這樣叛逆的孩子說話了,這個霍辰森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的樣子,她直接轉身,準備下車。

可就在這時,肩膀被人按住了。

旋即,霍辰森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怎麼?嫂子,這就走了?其實我喊你來,是想問你,你知不知道,華夏有句俗話?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