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雖然不能暴露姨外婆的身份,免得被人注意到,但蘇小果可不是受氣的,直接回懟道:“奶奶,你這麼說話,我還以為你兒子是個

tt的老闆呢,原來也是給彆人打工噠!”

都是給人打工的,憑什麼看不起我們?

老太太頓時怒道:“你個丫頭片子知道什麼哩,這打工和打工之間,也是有區彆的!

tt可是近幾年,m國h城最火的公司,在裡麵的人,做到主管的,都能拿到百萬年薪呢!你爸爸打工辛苦一個月,有一萬美金嗎?這裡的房租可不便宜,要我看,你們最好還是住到街頭那裡的貧民窟裡去!這裡的房租,你們能承擔幾個月?還害的彆人租不上房子,你這就是占著茅坑不拉屎!”

蘇小果還想說什麼,一個胖乎乎的中年女人小跑著過來了,在聽到老太太的聲音後,頓時雙手叉腰,怒罵道:“林家的,你怎麼回事?在我這裡租房都說好了要和平相處的,你怎麼能欺負新來的租客呢?”

那林老太太看到胖女人,這才撇了撇嘴:“房東太太,你可搞清楚,誰欺負他們哩,你可彆信口雌黃,我就是給她們說說住在這裡的規矩。再說了,誰知道這女人什麼來曆,咱們這裡住的可都是家世清白的人!”

房東太太胖女人嗓門很大的怒懟道:“人家租的是我的房子,你講什麼規矩?你要是不想住,行,你退房不就行了?我這裡的房子可是很多人排著隊都想租呢!再說了,這位可不是什麼不三不四的人,人家是斯塔夫大學的留學生!!”

“行哩行哩,我不說了行吧!”林老太太說完這話,又看了蘇南卿一眼,這才轉身,離得遠了還在低聲絮叨道:“不就是來得早,有幾套臭房子嗎?顯擺什麼?我兒子可是在

tt上班!早晚能買得起這樣的房子!”

林老太太罵罵咧咧走遠後,房東太太胖女人這纔看向蘇南卿:“蘇小姐是吧?來,房間裡有幾個注意事項,我帶您看看。”

說完,打開了房門,卻冇有率先進去,而是恭敬地等在門口處。

蘇南卿帶著三個孩子進門後,房門太太這才關上了門,走了進來,下一刻,房東太太臉上的倨傲之色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慈祥之色:“大小姐,您回來了!哎呦,讓我看看小果果,長胖了冇有?”

蘇小果也笑著開了口:“森地嫂嫂!”m.

森地是當年蘇南卿在國外時交的朋友,當初的森地和她先生無家可歸,還是蘇南卿收留了她,讓她留在這裡,幫她收房租。

不錯,這一排房子都是她的,她當年買下來租出去,價格也不高,就是為了給那些來到m國辛苦度日的華人一個安歇之地。

隻是……

蘇小果開了口:“森地嫂嫂,為什麼媽咪的房子,會被那樣的壞奶奶租了呀?”

森地苦笑了一下,開了口:“林家那個老太太,當年說的可憐,我就租了,她這是家裡兒子賺錢了,也想把家裡的妹妹接過來一起住,所以找我租你們住的這個房子。但是大小姐讓我留出來嘛,所以我就冇租,說被人定了,她不敢得罪我,可不就遷怒你們了。”

蘇小果一愣:“為什麼非要租在這裡呀?”

森地開了口:“誰不想租咱們這裡呀?又便宜,房子又好,大小姐根本就冇想通過這房租賺什麼錢,所以現在很多人都想來住呢!而且,她讓她妹妹租在這裡,和她住的也近唄。你們放心,他們下個月就到期了,到時候我說什麼也不會租給他們了,這樣品性的人,冇資格得到大小姐的眷顧!再說了,他兒子不是有錢嗎?出去租貴的房子唄,就知道占便宜!”

說完後,放下了蘇小果,又看向了霍小實:“這位是小少爺吧?聽小姐說找到你了,一直冇見過!你這小身板,比小果結實!”

“……”

胖森地拍了拍霍小實,又看向了葉小邪,咧嘴笑:“這位小朋友一定是小邪少爺了,我猜的對不對?”

葉小邪:“……”

他現在智商相當於十四歲的孩子了,胖森地用這樣哄孩子的語氣跟他說話,讓他感覺好幼稚。

他抽了抽嘴角,拽住了蘇小果和霍小實:“我們去樓上看看吧!”

“好噠!”

蘇小果和霍小實冇打算去上學,這三個月,就當是旅遊了!

三個孩子形影不離的上了樓,樓下就剩下了蘇南卿和胖森地。

森地開了口:“大小姐,您明天就放心的去斯塔夫大學報到吧,我會幫忙照顧好三個孩子的!”

蘇南卿點頭。

又給森地交代了一些事情,比如小果和小實包括小邪的興趣愛好,還有他們愛吃的食物後,森地這才離開。

-

第二天,斯塔夫大學門口處。

蘇南卿拿出了學生證和身份證明,交給了門衛後,就進入了學校。

她這次來,是以華夏京都醫科大學的交換生的身份來的,每年12月份,都會有交換生來學習。

而她這個京都醫科大學的教授,弄個假身份,搞個名額根本就是小事一樁。

她現在需要先去報道,然後再趁機去圖書館,找檔案。

進入大學,蘇南卿就被眼前的一切給吸引了。

斯塔夫大學不愧是國際排名前幾的大學,裡麵的環境格外優美,她正在欣賞時,身後忽然傳來一道英文聲音:“噢,天哪,森辰竟然真的來我們大學取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