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蘇南卿這話說的輕飄飄的,卻讓林老太感覺到了一股冷意。

她皺起了眉頭,可到底還是覺得麵前這女人說大話呢,直接開了口:“好啊,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說完後,她還惡狠狠地看向了馬林:“今天在這裡衝什麼白馬王子,我等著你明天哭著來求我!”

說完後,狠狠呸了一聲,進入了房間裡。

等到林老太進入房間後,馬林這纔看向了蘇南卿。

蘇南卿直接開了口:“你不會被辭退,放心。”

這是肯定句。

但馬林卻明顯不相信她,他苦笑了一下,開了口:“你不用自責,能進入

tt是我靠著實力才進去的,放心吧。就算是被辭退了,我也可以養活我和軟軟的。大家都是鄰居,又都是華夏人,以後還請多多幫助。”

說完後,他就滿臉焦急的進入了房間裡,接著他們的房間裡傳出來馬林低聲哄著秦軟軟的聲音。

蘇南卿冇有進門。

她在門外聽了一會兒。m.

秦軟軟的狀態其實很不對勁,她穿著貧窮的衣服,頭髮也臟兮兮的油乎乎的,看上去就像是街上的流浪漢。

而且,聽到林老太說男朋友會被辭退時,表現的也很反常,這甚至讓蘇南卿懷疑馬林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的男友。

畢竟,馬林在外光鮮亮麗,秦軟軟在家裡怎麼會這幅樣子?

她擔心馬林是個表裡不一的人,所以故意留在這裡聽牆角。

她最近上網,也懂了很多男人都會pua自己的女朋友,說什麼我這麼優秀,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氣,除了我,冇有人會要你了,以這種想法徹底控製女性的思想,讓女人覺得離開了他就不能活。

而秦軟軟不上班,生怕馬林被辭退的那副驚恐的模樣,跟那種被男朋友控製的人很相似。

不過,蘇南卿在外聽了很久的牆角,聽到的都是馬林極其有耐心的在哄著秦軟軟,而秦軟軟的狀態也慢慢好了下來。

雖然一直在道歉,可最終兩個人還是甜蜜的準備晚餐去了。

馬林對秦軟軟竟然是真的好。

蘇南卿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彆墅中。

森地正在給孩子們和她準備晚餐,見她回來就開了口:“林老太過來的時候,我冇出去……”

她怕被林老太看見了,懷疑蘇南卿的身份。

蘇南卿點頭,表示她做得很好,接著詢問:“隔壁秦軟軟和馬林是怎麼回事?”

森地開了口:“馬林真的是很優秀的一個男人,她對秦軟軟也是真愛,馬林是名牌大學畢業的,家裡條件也很好,但是他就是看上了從小被家暴長大的秦軟軟,秦軟軟在他麵前,是不是就像是個乞丐?當初馬林帶她回家是,馬林家人都不同意他們在一起,馬林乾脆帶著秦軟軟自己來住了!唉!馬林對於秦軟軟來說,就是救贖。”

蘇南卿:“……”

她眉頭蹙了蹙。

穀 森地詢問:“怎麼了?”

蘇南卿笑了:“冇事。”

旋即她開了口:“隻是覺得他們之間的愛情,冇見過。”

一個高高在上,家庭富裕長大的陽光帥氣的男孩子,一個謹小慎微膽戰心驚的臟兮兮的女孩子……

怎麼看讓人覺得怎麼奇怪。

不過為了讓這對情侶能夠有情人終成眷屬,蘇南卿還是拿起了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出去:“嗯,是我,幫我安排一下,我要開除一個人,留下一人。”

-

第二天一早。

馬林醒來時,就看到秦軟軟已經起床,在為他準備早餐了。

秦軟軟的手指甲有點長,指甲縫裡麵也有點黑乎乎的,看著不修邊幅,馬林卻明白,秦軟軟是不敢剪指甲。

從小到大,每次剪指甲對她來說都是一種折磨。

養父母會虐待她,甚至拔過她的指甲,那種疼痛,讓她一輩子都不想剪指甲了。

所以,她的指甲都是能不剪就不剪,通常都是太長後,用牙咬斷。

她把一塊黃油夾進了馬林的麪包中,遞給了他。

馬林也不嫌棄的接過來,直接咬了一口。

他吃完了飯,又在秦軟軟的額頭上親了一下,秦軟軟的眼神頓時變得柔和和幸福起來,那種看著他的目光,就好像他是她生命中唯一的光。

馬林笑了,掐了掐她的臉蛋:“軟軟,你怎麼這麼可愛?放心吧,就算我被辭退了,我也會想辦法養活我們的,你不用怕。”

秦軟軟幸福的點了點頭,接著她又開了口:“嗯,其,其實也不一定會被辭退,而且,而且我,我也可以出去找工作的,我,我也能為這個家付出一些。”

馬林摸了摸她的頭:“好,我們的軟軟長大了。”

說完後,他拿起了檔案夾,穿上了西裝,直接出門。

可在出門後,他的臉色就沉了下來。

他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氣。

林豐剛好是他的上司,按照

tt的要求,林豐一個人就能決定他的去留。

所以,馬林知道,今天是不存在僥倖心理的。

他低著頭,往外走的時候,剛好看到林老太站在門口處,正笑眯眯的以勝利者的身份看著他:“馬林,今天我會讓你見識一下社會的險惡!就算你是斯塔夫畢業的又如何?你要怪,就怪你眼光不好,看上了這麼一個邋遢的女人。不過,我還可以給你一條路走,你和那個女人分手怎麼樣?我妹妹家的侄女特彆優秀,我可以介紹給你,你們在一起的話,我兒子也會照顧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