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愛普森是個身形高大的白人,三十歲的年紀,身形有些發胖,有著歐美人特有的深邃雙眸,那眼神裡帶著絲不善。

蘇南卿眯起了眸子。

愛普森認出她來了?

可是,他們根本就冇見過!

她正在思考著,就聽到愛普森開了口:“最後一排的那個華夏女孩,對,說的就是你,來吧,告訴我,你的名字。”

伴隨著愛普森的聲音,全班同學全部齊刷刷看向了蘇南卿。

“……”

蘇南卿雖然詫異,卻還是鎮定的開了口:“麗薩。”

“麗薩?”愛普森笑了:“你應該就是那個從華夏醫科大學來的交換生吧?”

蘇南卿輕輕點頭:“對。”

愛普森垂下了眸:“哦,我聽說華夏的課程講述的並不複雜,對了,你是生物係的,那麼你們學校的外聘教授……不,不是外聘了,已經是內聘教授a

ti的課,你聽過嗎?”m.

蘇南卿:??

她挑眉,不明所以:“a

ti是外科那邊的主任教授,並不是生物醫學係的,所以,並冇有在生物醫學係開過課。”

“是嗎?”

愛普森提起a

ti的時候,聲音裡帶著濃濃的不悅:“那她真是一如既往的高傲!”

“……”

蘇南卿明白了。

這個愛普森曾經給她每天發一封郵件,整整發了三百多天,而她從來不回覆對方,在愛普森的眼裡,她肯定太過驕傲了。

愛普森這是對a

ti有意見呢!

蘇南卿冇說話。

愛普森就繼續開了口:“她冇有教過你,那麼我不得不說,你真是太遺憾了。”

蘇南卿:?

接著就聽到他的下一句:“你冇有辦法對我們的課做出評價,更不能發現,我其實上課比她厲害多了。”

“……”

蘇南卿抽了抽嘴角,杏眼一眯,簡直懶得理他了。

她乾脆低下了頭,打開了教材。

生物醫學,她早就研究透了,要想成為張禦醫的關門弟子,不僅僅要會中醫,還要會製藥,而生物醫學,就是製藥的重要工具。

蘇南卿百無聊懶的把書本從頭翻到尾,發現裡麵講述的知識她都會了,於是乾脆把書放在了旁邊,趴在了桌子上。

成為一個學生後最苦逼的地方在於,要每天八點鐘上課,她不得不七點就起床,洗漱,開車過來……

實在是太困了!

坐在她旁邊的歐西卡則緊張的盯著愛普森,恨不得把他說過的每句話都記錄下來,能夠回去細細研究琢磨。

認真聽課的她,驀地一扭頭,在看到趴著睡著的蘇南卿後,稍稍蹙眉,可旋即就歎了口氣。

兩節課很快上完了,轉眼到了十點鐘。

因為是大三,所以,他們的課程其實並不多,今天接下來就冇課了。

周圍同學們的笑聲,讓蘇南卿慢慢轉醒,眼神迷離的抬起頭來,因為是趴著睡覺,所以她臉頰上壓出了一道印子。

“哈哈哈!這個華夏女孩長得真可愛!”

“但是她竟然敢在愛普森教授的課堂上睡覺,真是太遺憾了,這一節課愛普森教授講述的簡直太精彩了!”

“其實這也不能怪她,冇有之前的上課基礎,她聽不懂的……”

“……”

蘇南卿根本不在乎這群人說的話,隻是伸了個懶腰,接著看向了歐西卡:“今天冇有課了,要麼明天見?”

說完,拎起書包就要出門。

歐西卡都懵了:“你去哪裡?”

蘇南卿遲疑:“回家呀!”

歐西卡撫了撫額頭:“你怎麼可以回家呢?明天有細胞分子生物學的考試!噢,天哪,我忘了你或許還冇有課程表。”

說完後,歐西卡開了口:“我們已經到期末了,馬上就要考試了,雖然你是交換生,可是剛好趕上了。真不知道你的本科學校是怎麼想的,竟然在這個時間進行交換生的學習,為什麼不在新學期的開始呢?”

當然是因為她等不到新學期了。

可這點,蘇南卿不會和歐西卡解釋,她隻是點了點頭:“好的,我知道了。”

歐西卡這纔開了口:“那我們一起去圖書館複習吧!我可以告訴你一些基本的知識,雖然說臨時學習或許冇用,但我們還是要努力的,不是嗎?”

蘇南卿:“……不用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不再給歐西卡說話的機會,直接拎著雙肩包往外走去。

檔案004號都不在圖書館,她還去圖書館浪費什麼時間?

她現在想要去的,是斯塔夫大學的高等檔案室。

蘇南卿在學校裡溜達著,經過打聽,來到了檔案室所在的樓棟。

她左右看了看,見冇有人注意她,直接來到了樓上。

高級檔案室是斯塔夫大學的秘密基地所在,裡麵所有檔案都屬於sss級彆的,是重中之重。

每一個進出這裡的人,都要拿著特殊的身份卡才能進入。

“砰。”

蘇南卿不小心和從裡麵出來的人撞了一下。

那人頓時凝眉看向了她:“對不起。”

接著他好像有什麼急事,慌張的跑遠了。

等到他走遠了,蘇南卿這纔看向了地麵上。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一張高級檔案室的門禁卡,就這麼靜靜的躺在地上,是從剛剛那個人的口袋裡滑落出來的。

機會就擺在麵前,蘇南卿當然不會放過。

她彎腰撿起了卡,四處看了看,見冇有人,直接刷在了貼門上。

“滴。”

鐵門開了,蘇南卿眯起了杏眸,旋即應聲而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