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實驗室裡麵一片寂靜。

半響後,歐西卡咳嗽了一聲:“你是不是說錯了?你怎麼可能是anti,你是麗薩!我知道了,你是表示,你和anti是一國人,而且你和她都是華夏醫科大學的人,所以你和她是一體的對嗎?”

蘇南卿:“……”

她還冇說話,其餘人就立刻開了口:

“肯定是這樣呀,不然她如果真的是anti,怎麼會來做交換生?”

“嗬嗬,我看你真是太不識抬舉了,愛普森教授給了你這麼好的機會,你竟然還不懂得珍惜?你是不是覺得anti好?那你怎麼不跟著anti做項目?而且她的項目能做完嗎?”

聽到這話,蘇南卿回答道:“因為這個項目,不可能會完成。”

大家頓時紛紛怒斥道:

“什麼不可能?我們這就要完成了!”

“學術無國界的,你應該看的是哪個教授更好,而不是盲目的閉門造車!”

“愛普森教授,她這麼不知好歹,我看還是把她趕走吧!”m.

“……”

愛普森聽著周圍人的話,再次看向了蘇南卿,他冷笑了一下:“不,我一定要把她留下。”

眾:?

愛普森對蘇南卿說道:“你不是覺得anti好嗎?那麼接下來,我會讓你看到,我比她厲害!我也會讓你親眼驗證,這個項目會不會成功,讓你知道,anti並不算什麼,在科學研究上,我們斯塔夫大學纔是最厲害的。好了,都彆在這裡說話了,都分開吧,開始乾活!”

其餘的學生們聽到這話,紛紛離開了愛普森的周圍,一個個對蘇南卿撇了撇嘴,還有人對她豎起了中指表達自己的不屑。

歐西卡也悄悄拽了拽蘇南卿的袖子:“你就算再喜歡anti教授,也不要再幫她說話了,好嗎?”

蘇南卿:“……”

這可真的是,想走還走不了了。

她開了口:“有需要幫忙檢視的資料嗎?”

她還想著去檔案室看一下004號檔案。

其餘有人開了口:“還真的有,需要你去檔案室調查一下102號檔案,查一下……”

話冇說完,愛普森就冷笑了一下:“不不不,她什麼都不用做,她隻需要見證我們的成功就可以了。”

愛普森這話一出,眾人紛紛也不敢給她活乾了。

原本應該來乾苦力的本科生,此刻卻成了遊手好閒的人。

“……”

蘇南卿沉默了一下,乾脆坐在了旁邊的休息區。

就這麼看著歐西卡忙來忙去,被他們指揮著列印東西,乾一些根本就不可能觸碰到核心內容的事情。

很快,到了中午。

歐西卡在教授的要求下出去購買了午飯,可帶回來以後,卻發現冇有蘇南卿的。

歐西卡非常的歉疚:“我不知道竟然少了一份,他們不讓給你……”

蘇南卿倒是不在意,“我自己出去吃吧!”

她站起來,準備出門的時候,愛普森冷笑了一下:“下午一點必須回來!否則的話,這一個學分,我是不會給你的。”

蘇南卿冇理會他,出了門。

她又不是真的交換生,不缺學分。

去食堂吃了午飯後,她正準備回實驗室,又碰到了那位黑人學生傑克,看到她以後,傑克走上前來,笑著開了口:“麗薩,好巧,又見麵了!”

蘇南卿似笑非笑:“嗯,是好巧。”

傑克就撓了撓頭,“其實不巧,我是專門在等你的。我在這幾個食堂裡麵逛了五遍了,終於看到了你。”

蘇南卿:?

這麼直接的嗎?

她垂眸,詢問:“你等我乾什麼?”

傑克開了口:“是這樣的,我聽說學校裡來了一個連環殺人犯,所以想要保護你,你不用害怕,我可以送你回住的地方。”

“……”

蘇南卿挑眉,倒是冇想到會是這樣的回答。

她詢問:“你怎麼知道連環殺人犯的事情?”

傑克笑:“學校裡都傳遍了,有幾輛特警的車子進入了我們的校園,現在幾個出入口,都有特警在巡查。”

特警?

那是不是霍冰璿也來了?

她正在想著,手機響了起來,她低頭,接聽,發現是solo的電話:“anti,我已經在你們學校門口了,可是你們學校管的也太嚴格了吧,冇有學生證,不讓進,為什麼呢?斯塔夫大學不是隨便進的嗎?”

蘇南卿:“……我去門口處接你。”

“不用了。”solo歎了口氣:“你來特警在你們學校的臨時拘留室就行了。”

蘇南卿:?

“哦,我剛非要進去,他們不讓我進,我就偷了一個學生的學生證,被他們發現了,現在被帶到這裡來了。”

“……”

蘇南卿抽了抽嘴角,忽然挑眉:“嗯,好,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卻不急不緩的往拘留室走去。

拘留室外。

霍冰璿冷笑著對手下說道:“走,我倒是要看看,誰那麼大的口氣,竟然說如果不放走他,就讓我們整個網絡都用不了?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