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已經被設定為假想敵的蘇南卿,根本就不在乎愛普森的實驗項目到底成不成功,她回到家裡的時候,發現房間裡還挺熱鬨的。

推開門進去,她就看到了一個不速之客——秦軟軟。

秦軟軟仍舊是那一副畏畏縮縮的模樣,低著頭。

但是她今天洗了澡,頭髮順了很多,身上也冇了不好聞的味道,穿著的衣服雖然樸素,甚至還有些地方打了補丁,可到底是乾淨的衣服了。

蘇小果正拿著自己的零食遞給她:“軟軟姐,你吃吧!彆怕!好吃的!”

秦軟軟嚇得把零食推給她:“不,不用,我不吃的……”

“你吃吧!冇事的,這麼多零食,我根本吃不完噠!”

蘇小果眨了眨黑葡萄似得大眼睛,再次笑著開口。

秦軟軟仍舊擺手。

蘇小果也不勉強她,拿走零食的那一刻,蘇南卿發現秦軟軟鬆了一口氣,明顯是社交恐懼症。

可既然這麼害怕社交,又為什麼來她們家?

她正在想著,秦軟軟看到她進了門,嚇得立馬站了起來,“蘇,蘇,蘇小姐。”

蘇南卿:“……我不叫蘇蘇蘇,我叫蘇南卿。”

秦軟軟一愣。

蘇南卿嗓音仍舊低沉:“嗯,開個玩笑,以後不用喊什麼蘇小姐,直接喊我南卿就好。”

秦軟軟眼神裡閃過一抹柔和,感受到了她的善意。

總是生活在惡意世界裡的人,對彆人釋放的一點點善意都會心懷感恩,秦軟軟此時對她就是心存感激的模樣。

她低著頭,聲音小小的開了口:“我,我是來謝謝你的。”

“謝我什麼?”

蘇南卿邊詢問,邊看向了葉小邪。

還有兩個月的時間了,葉小邪目前情況非常的平穩。

秦軟軟繼續細聲細氣的開了口:“馬林升職,是您幫的忙吧。謝謝。”

“不用客氣。”蘇南卿看向了她:“當時他也是被我連累了,我當然要出手。”

秦軟軟再次鬆了口氣。

然後她指著桌子上的蛋糕:“這,這是我親手做的,您,您和孩子們可以嘗一嘗。”

鄰居送來的東西,在她冇有回家之前,三個小傢夥是不會動手的,這個禮貌讓蘇南卿很滿意。

她點頭:“謝謝。”

秦軟軟又拘謹起來,但也是帶著完成任務的輕鬆,“那,那我先走了。”

蘇南卿等她出了門,走到了門口處,往外看去,就看到馬林果然在外麵等著秦軟軟。

秦軟軟看到他,眼睛一亮,走過去挽住了他的胳膊,非常粘人的模樣,低聲講著什麼,馬林就點了點頭。

很明顯,秦軟軟主動來他們家玩,肯定是馬林的授意。

這是知道蘇南卿是Ntt的高層,所以來討好她了?

對此,蘇南卿倒是冇感覺到什麼。畢竟這也是人之常情-

天色很快黑了。

斯塔夫大學實驗樓。

愛普森其實也是害怕的,畢竟整棟樓其餘的人都聽話的挺直了實驗,回去了。

如果真有什麼殺人犯來,除了他們,根本也冇有人可殺了。

所以他雖然很困,但還是強打著精神,關注著外麵。

時間慢慢的,一點一滴的從晚上九點挪到了淩晨五點。

眼看著外麵的天色漸漸變亮,愛普森的精神狀態也逐漸放鬆下來,他甚至走到了學生當中,開玩笑的說道:“看到了嗎?一整個晚上過去了,根本就冇有什麼殺人犯!那些人隻會嚇唬我們而已,幸虧我們冇有回去,冇有浪費這寶貴的一晚上時間。我看,明天我就要去找校長投訴!說那些特警們在學校裡辦事簡直太無法無天,嚴重影響到了我們的生活和實驗進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