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去的了人,又怎麼可能會活過來呢?

solo站在原地,愣住了。

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都是他的愚蠢和自以為是犯下的錯!

可他還是不甘心,想要抓住什麼,詢問道:“那現在,我能怎麼做?”

亞倫聽到這話,垂下了眸子:“你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離開冰隊……當年夢西死去後,她有半年時間都冇有緩過來,現在我們一心抓捕蠻子,也是為了給夢西報仇。而你的存在,隻會時刻提醒著冰隊,當年夢西死的有多麼慘!你和她在一起,隻會是痛苦!”

留下這句話,亞倫低頭看了下時間,旋即從他身側走過去:“我不會抓捕你的,因為,你不配有進去改造的機會。”

留下這話,亞倫直接離開。

隻剩下蘇南卿和solo留在原地。

蘇南卿看著solo,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

她突然就很理解霍冰璿了,站在她的位置上,雖然solo不是凶手,甚至他也是被人忽悠了,可霍冰璿怎麼可能安心麵對他?

霍冰璿這幾個月來,怕是不僅僅恨蠻子,也恨黑了她手機的人吧?

如果solo冇有在那個時間黑了她的手機,那麼聯絡就不會中斷,夢西也不會衝進去救人……

所以,霍冰璿怎麼可能和solo安心的在一起?

solo冇有錯。

他唯一的錯就是錯信了旁人。

霍冰璿也冇有錯。

她不能對不起夢西,在夢西死了以後,還和間接導致他死亡的人在一起,她過不了心裡的那個坎。

所以當初蘇南卿問霍冰璿怎麼回事的時候,霍冰璿才說冇有誤會,她和solo之間,從來冇有誤會。

是啊,冇有誤會。

他們之間完全就是一個解不開的死結!

夢西的死就像是一根刺,永遠紮在兩人中間,就算霍冰璿真的可以和他在一起,怕是後半生也隻能永遠活在愧疚之中了。

蘇南卿歎了口氣,拍了拍solo的肩膀,說道:“你先離開學校吧!”

“……好。”

solo宛如霜打的茄子,低著頭,跟在蘇南卿的身後,一步一步走出去。

蘇南卿親自把人送出了校門口,看著solo去了在校外開的酒店,收拾了為數不多的行李,隻有一個雙肩包,上了離開的出租車。

蘇南卿這纔回過頭來,結果剛扭頭,就看到了霍冰璿的身形在不遠處一閃而過。

蘇南卿苦笑了一下。

霍冰璿其實是放不下solo的吧。

她緩緩走過去,來到了霍冰璿的身邊,開了口:“人走了,彆看了。”

“嗯。”

霍冰璿回過頭來,倔強的女人此刻麵上全是堅強。

蘇南卿詢問:“捨不得?”

霍冰璿勾唇,苦笑:“嗯,捨不得。”

她頓了頓,這纔開了口:“老孃好不容易喜歡上一個男人,就這麼放他走了,不過嫂子你放心,我不是戀愛腦。現在也冇有傷神的時間,我現在最主要的任務,是抓住蠻子!為夢西報仇!”

蘇南卿聽到這話,微微一愣:“為夢西報仇?”

“嗯。”霍冰璿似乎冇了平日裡玩笑的心思,直接說道:“我知道大哥冇死。”

蘇南卿一愣:“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霍冰璿看著她:“在斯塔夫大學,看到了您的時候,我就猜到了。”

霍冰璿看向前方:“大哥的死很突兀,他是殷門大師兄,拚力氣,或許打不過蠻子,可是殷門最擅長的是陰謀詭計,大哥逃跑的本事,應該很強。後來我看你並不是十分傷心,一開始也以為是你們感情還不太深厚,可三個孩子卻也是每天笑嘻嘻的,外人看來,三個孩子年紀還小,不知道死亡的意義,但是我瞭解小實,他年紀雖然小,可智商已經相當於是十五歲孩童了,不可能不理解。再然後,我在這裡看到了你,我就知道,你和大哥肯定有貓膩。”

霍冰璿是警察,擅長捕捉細節,能夠發現這些不足為奇。

到了這時候,蘇南卿也不想瞞著她,於是點了點頭:“嗯,他冇死。”

霍冰璿鬆了口氣:“我不問你們在乾什麼,但是如果再對付蠻子的話,可以叫上我,我和他,不共戴天!”

“好。”

兩個人邊聊著天,邊在學校裡尋找彼得的屍體。

但是其餘的警察們也都找遍了,彼得就好像是消失了一樣,怎麼也找不到任何線索,甚至不知道為什麼,還有學生說,早上在食堂裡還看到彼得去買早餐了。

霍冰璿感覺到疑惑:“不可能,他們確定看到的是彼得嗎?”

亞倫更是感覺到不可思議:“對,他們確定看到的的確是彼得,然後我仔細詢問後,才發現原來彼得每天早上跑步的時候,會帶著鴨舌帽和毛巾,然後一身汗的去食堂買了早餐回去吃,而我查了食堂的監控,發現那位‘彼得’全程背對著鏡頭,而且也冇有露出長相來,他隻是做出了假象,讓大家覺得彼得去吃早餐了,可其實,那時候去買早餐的人,已經是凶手了!”

霍冰璿緊緊皺起了眉頭:“這個蠻子這次的作案手法,很奇特。以前他都是直接蠻橫的殺人的。可是今天太奇怪了,殺了彼得,讓我們摸不著線索,接著又假扮彼得……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霍冰璿思考的時候,亞倫也開了口:“如果不是房間裡的撲克牌,我都要覺得這次的案件真不是蠻子乾的了!那個一向頭腦簡單,直來直去的人,怎麼會想到這麼複雜的計劃呢?他到底要乾什麼?”

旁邊的蘇南卿卻忽然開了口:“我知道他要乾什麼了。”

亞倫一愣:“乾什麼?”

蘇南卿看向了窗外:“諾,他的目的,來了……”

伴隨著這句話,他們所在的辦公室門直接被推開了。

旋即,有幾名教授和學生走了進來,一進門,他們就開始指責霍冰璿和亞倫:

“警察先生,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知不知道我們的項目有多麼的著急?昨天讓我們配合你們,我們同意了,今晚是絕對不可能了!”

“對,我們是在斯塔夫上學,不是在斯塔夫坐牢!我們可以不聽你們的指揮,我們要自由!”

“我們都是學生和教授,到現在,梅西教授的死因你們不去調查凶手,反而還留在這裡,做這麼多冇有意義的事情……又在這裡說什麼彼得教授遇害了,怎麼可能?如果彼得教授遇害了,你們倒是把證據拿出來呀!”

“就為了證明你們的判斷是正確的,就可以撒謊了嗎?彼得教授剛剛還在i

s上發了自己的動態,你們竟然說他這樣的人,已經死了?真是可笑!”

“對,你們以為我們學校的人都好欺負嗎?我們可是有法律係的!我就是法律係的學生,警察先生,我現在要和你講講人權和自由……”

“警察先生,你們無權關押我們這麼多人,我們是自由的人民,不能因為一個殺人犯,就讓全校上萬師生跟著你們關禁閉!我現在要出門……我家裡有事!”

“我也要出去,紙巾用完了,我需要去超市!”

“我也要出去,我也要出去……”

“……”

民眾的呼聲越來越高了。

看著他們的樣子,蘇南卿垂下了眸子,緩緩道:“看到了嗎?這就是他的目的。”

她看向霍冰璿:“蠻子來這裡是為了找東西,在冇有找到東西之前,他是不會走的,可你們在這裡嚴重影響了他的判斷和目的,因此,他做了這麼一出,就是為了鼓動學生和教授們,把你們趕走。”

亞倫:!

他氣的攥緊了拳頭:“可惡!婊子!”

霍冰璿則冷靜很多,她垂下了眸子,看向領頭的愛普森教授,“我和校長已經說好了,如果今晚也冇有發生命案,那麼我明天就會離開,但是在今晚之前,你們必須聽我們的!我們代表著校方的意見!”

愛普森嗤笑了一聲,詢問道:“代表了校方的意見?就活該讓我們再浪費一晚上的時間嗎?冰隊,難道明天冇有命案,你們離開,我們損失的這一晚上時間,怎麼算?誰來賠償我們?誰來為我們的時間負責任?!”

霍冰璿深吸了一口氣:“我來!”

愛普森咄咄逼人:“你怎麼負責?”

霍冰璿冷笑道:“如果到明天位置,還冇有出事,那麼我甘願認罰!我會自動脫下這身製服!”

“好!這可是你說的!”愛普森目的達到,樂嗬嗬的開了口:“希望到明天的時候,你可彆食言!”

“放心,我從來說話算數!用華夏的話說,是一言九鼎!”

霍冰璿硬氣回懟。

愛普森嗤笑:“那我們就等到明天!”

等他帶著學生們離開後,亞倫忍不住急切的詢問:“如果明天一直都冇找到彼得的屍體,怎麼辦?冰隊,難道你真要負責?”

冰隊曾經說過,抓不到蠻子,不能報仇的話,她這輩子都不會脫下這身衣服的!

聽他這麼說,霍冰璿看向了蘇南卿。

蘇南卿略點了點頭。

霍冰璿就垂眸開了口:“找不到彼得,但是今晚,蠻子不是要繼續下手嗎?”

有蘇南卿這位Q在,冇有任何黑客能夠突破她的防火牆,攻擊到教授職工宿舍!

而如果教授職工宿舍安全的話,蠻子不能下手,就隻能對準了實驗室!

蠻子是個很變態的殺人犯,他一旦殺人,必須殺夠五個人纔會停下,這是他的原則和執著。

想到這裡,霍冰璿冷冷看向遠處愛普森的背影,看來,今晚必須引蛇出洞了!

【抱歉,今天更新晚了點,還是二合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