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南卿聽到這話,抽了抽嘴角。

她當然想了。

但是能進去嗎?

宋千柳這五年裡問過她無數次了,可每一次都不讓她進去。

她撇了撇嘴,剛要說話,宋千柳就笑了:“放心吧,裡麵的東西,早晚是你的,但不是現在。”

她每次說這話的時候,眼神裡都閃過一抹黯然。

蘇南卿聽到這話,忍不住反駁:“既然早晚是我的,為什麼不可以是現在?”

“因為現在是中午。”

蘇南卿:“……”

又來了。

宋千柳這個不正經的女人,總是喜歡這麼調侃她……

她抽了抽嘴角,“不讓進就算了。”

說完帶著三小隻去他們的房間裡。

當知道蘇南卿是有三個孩子的時候,宋千柳就找了人來裝修房子,三個孩子都還小,喜歡住在一起,所以宋千柳直接把蘇小果隔壁的房間裡打通了,做了一個大房間。

三個孩子住在一起。

一百多平的房子裡,隻放了三張大床,旁邊的一個大大的房間裡,則是兒童樂園,什麼都有。

有幼稚的遊戲,也有16 的樂高和一些智力遊戲,就連霍小實和葉小邪這兩個高智商的人,都很喜歡。

幼稚的滑板之類的,隻有蘇小果一個人玩。

她倒不是笨,隻是懶得動腦。

甚至還振振有詞:“五歲的小孩子就應該乾五歲小孩子該乾的事情噠,哥哥們把長大後的知識都學了,

那麼長大後學什麼呢?”

霍小實和葉小邪齊刷刷點頭:“妹妹說的是!”

蘇南卿抽了抽嘴角,這兩個妹控,

再加上霍均曜那個女兒控……如果不是確認蘇小果本性是好的,

蘇南卿都擔心家裡養出一個混世魔王來。

帶三個小孩子參觀了房間,

又領著他們玩了一下午。

到了晚上,三小隻睡覺去了以後,

蘇南卿這纔去了宋千柳的房間裡,她拿出了v16的藥劑,遞給了宋千柳:“小姨,

幫我儲存一個月。”

她已經詢問了顧塵修,一個月後,就可以給葉小邪注射基因藥劑了。

宋千柳隨意接過她手中的東西,看了幾眼:“那群人跟你爭搶的,

就是這個東西吧。”

蘇南卿點頭。

宋千柳看著她:“你就這麼信任我?不怕我也是為了這東西,才接近你的嗎?”

蘇南卿很認真的開了口:“小姨,這裡有兩隻藥劑,

如果你接近我是為了這個藥劑,

那麼你可以拿走一隻,另外一隻留給小邪。”

宋千柳微微一愣。

半響後,她忽然笑了:“你倒是大方。”

並冇有承認她也想要這個藥劑,

也冇有否認,

倒是愈發讓蘇南卿捉摸不透了。

不過蘇南卿冇有再深究。

她對宋千柳從來都不會過多的打探。

就像是霍均曜一樣,

如果宋千柳願意告訴她,就會說的,而她也會等到那一天。

晚上,

蘇南卿睡了來m國後的第一個好覺。

穀 自從帶著三小隻來到了國外,她就時刻警惕著蠻子和阿呆。

而其實剛出國,就暴露在阿呆的視野下麵這件事,

她也是有所預料的,雖然冇猜中過程,

可做了防範。

蘇南卿從來不會小瞧任何一個對手。

這才最終把兩隻藥劑都拿到了手。

而耗費心機的後果就是,她其實已經好幾天冇睡好過了。

因此這一覺,她直接從前一天晚上的八點,睡到了第二天下午二點,

睡了整整18個小時的時間。

醒來後,

全身的疲憊一掃而空。

蘇南卿伸了個懶腰,

這纔拿起了手機,

結果發現手機上出現了幾個未接來電,都是來自陶萄的。

陶萄在華夏,和蘇君彥生活的非常幸福,怎麼會突然找她?

蘇南卿挑了挑眉,接聽了陶萄的電話。

陶萄很快接聽:“卿卿,我爸有件事,想要麻煩你。不過,他的事情如果很危險的話,你不用答應他,我也給他說了……”

她爸……

蘇南卿剛睡醒,所以反應了好一會兒,才明白過,陶萄的爸爸是——穆赫卡爾?

他找自己乾什麼?

難道是暗殺者聯盟裡麵有什麼事情?

蘇南卿開了口:“好的,我聯絡他。”

當初穆赫卡爾是國內警察線人的身份曝光後,他卻冇有選擇留在國內。

在黑道上混了一輩子,他已經習慣了m國的地下生活,對於國內,雖然有留戀,卻不想留下。

所以,他還是選擇了出國。

陶萄給蘇南卿打電話的意思,蘇南卿明白,畢竟是自己的爸爸,在不觸及生命的前提下,能幫還是幫一下。

但陶萄不知道的是,蘇南卿和穆赫卡爾也是好友,畢竟她可是暗殺者聯盟裡麵的第一刺客黑貓。

蘇南卿給穆赫卡爾撥打了電話,他很快就接聽了:“喂,侄女,你能不能幫叔叔一個忙?”

蘇南卿:“……什麼忙?”

穆赫卡爾似乎有點不好解釋,忽然詢問:“對了,今年華夏的賀歲電影《殺手不太冷靜》,你看了嗎?”

蘇南卿:???

這什麼鬼!!

他讓她幫忙,跟電影有什麼關係?

接著就聽到穆赫卡爾的話:“那個電影講的就是一個演員扮演了一個刺客的事情,剛好我這裡遇到了一些麻煩,必須要我們的黑貓出場,可是我現在根本聯絡不上黑貓,有人給我推薦那個電影,所以我就來找你了。”

蘇南卿:??

穆赫卡爾繼續開了口:“黑貓你知道是誰嗎?是我們聯盟第一殺手,舉世聞名的人,那個,我們最近接了個活兒,保護y國女王出行一個活動。但是對方點名要黑貓親自來……黑貓在華夏有事兒要忙呢,所以來不了,我這不就想著,讓你來扮演一下嗎?”

蘇南卿:?????

穆赫卡爾繼續開了口:“我本來想喊陶萄來的,可是對方性格太火辣了,根本不是黑貓那性格,我就想到了你,夠冷夠酷,和黑貓很像,所以,你能來幫這個忙嗎?對了,這個不危險的,你就是板著臉不說話就行了,睡覺也行。”

蘇南卿抽了抽嘴角:“……”

穆赫卡爾這是讓她扮演她自己?有毒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