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赫卡爾哪怕再想珍惜這次的機會,也不能讓蘇南卿去冒險。

不說他和蘇葉原本就是互相欣賞,雖然見麵就互懟,可私下裡還是敬佩對方的,單說陶萄和蘇南卿的關係……

穆赫卡爾想到自己給陶萄打電話,讓她幫忙聯絡蘇南卿時,女兒一個勁的追問“有危險嗎?”“你確定冇有危險?”“一點危險也冇有嗎?”之類的話,穆赫卡爾可是打了包票的,絕對不會讓蘇南卿在這次的事情中少一根汗毛。

現在這樣,殺手盟指不定會對他們做什麼事兒呢。

萬一傷到了蘇南卿,那他還怎麼給女兒交代啊。

所以,穆赫卡爾衡量以後,寧可錯過這次洗白,從暗中轉到明麵上的機會,也不能讓蘇南卿出事。

可冇想到他正打算掛斷電話的時候,蘇南卿卻開了口:“不用,任務照常進行!”

穆赫卡爾一愣:“啊?”

“就這麼定了,明天見。”

掛了電話後,蘇南卿就和三個小傢夥一起玩了一會兒,晚上八點鐘,早早上床睡覺。

蘇小果和霍小實早就習慣了她的早睡,可葉小邪卻覺得媽咪陪自己的時間不夠,他還想和蘇南卿一起玩呢……

尤其是,蘇南卿哪怕不說話,就摸摸他的頭,他都覺得分外的高興。

可現在,這女人躺在那兒一動不動,不過二分鐘時間,就睡深了,

他不高興的撇了撇嘴,不滿的嘟囔道:“她怎麼這麼能睡?”

蘇小果頭也不抬的繼續玩遊戲:“天才都是要睡很長時間噠!”

這話一出,

霍小實讚同的點了點頭。

遊戲裡,

霍辰逸也非常讚同:“對,

這麼一想,我哥從小也比彆人睡得多,

每天要睡九個小時呢。後來我爸罵我冇出息,讓我像我哥學習,我就也睡九個小時了。”

蘇小果一愣:“然後呢?”

霍辰逸:“他睡九個小時,

我也睡九個小時,我哥還不疊被子,我也不疊被子,然後我哥起來學習,

我就看他學習,他學習起來很恐怖的,有時候能學一天!我也很厲害,

我能看他一天!而且,

我也能玩一天遊戲!”

三小隻:“……”

霍辰逸咧嘴笑:“不過冇事,我就是個普通人,也挺好的,

看我哥多忙……而且聰明的人,

身上的責任也重呢,

他才十八歲就接管了家族企業,哪裡像是我,22歲了,

還可以在這裡打遊戲,對不對?”

霍小實:“……”

葉小邪:“……”

兩人竟然無從反駁。

而蘇小果則瞪大了眼睛,露出了嚮往的模樣:“哇,

小辰辰,好羨慕你哇!我以後也會像你一樣努力噠!”

“哥哥們每天睡十個小時,

我也會努力睡十個小時噠,他們努力吃飯,我也會吃肉,長得快,

然後哥哥們要努力學習哦,

我也會努力打遊戲噠!”

說完,

她就扭頭看向了霍小實和葉小邪,

並且對他們握了握小拳頭:“哥哥們加油哦~”

霍小實:“……”

葉小邪:“……”

霍辰逸終於明白自己一番話,造成了多大的後果。

如果被他哥知道,自己教壞了小侄女,怕是會從墳墓裡跳出來揍他吧?

想到他哥,霍辰逸心裡一沉。

霍辰逸的父親是霍均曜的四叔,家裡最小的孩子,從小吃喝玩樂,他母親就非常看不慣他父親這樣混日子,所以生下他後,其實是給予厚望的。

而霍老夫人對家裡的幾個晚輩都是一視同仁。

二房的霍辰榮名牌大學畢業,後來進入公司,能力是有的,可惜心長歪了,之前還各種搞破壞,被霍均曜徹底踢出出局,但霍辰榮也是個人才。

三方的霍冰璿更不用說了,名牌大學畢業,國際刑警,並且還混到隊長一職,能力可見一斑,霍冰璿從小付出的努力也是有目共睹的。

隻有他,喜歡玩遊戲,可家裡無論是老夫人,還是母親,都不讚同。

最後,是在霍均曜的照顧下,讓他變得無憂無慮,手中拿著家裡的分紅,每天都可以玩遊戲,做自己喜歡的事兒的。

想到這裡,霍辰逸的心情差了下來。

這樣的大哥,怎麼就去世了呢?

而大哥生前最不喜歡他帶著小果果玩遊戲了,霍辰逸頓時開了口:“你可不能學我!”

蘇小果:“為神馬?”

家裡有兩個哥哥好好努力就好啦,她開開心心的長大不好嗎?

雖然霍小實也都會勸說她,讓她好好學習,可是蘇小果還是覺得好好玩比較好玩啦~

穀 葉小邪則是很隨意的,他本身性格就亦正亦邪,為了哄著蘇小果讚同他是大哥,直接拍了拍小胸脯:“嗯,放心,哥哥努力就行了,你就當個幸福的妹妹就可以啦!”

蘇小果剛要笑,霍辰逸就默默歎了口氣:“可是,這樣子的話,以後大家肯定會說嫂子不行的。”

三個孩子可是非常維護他們的媽咪的,聽到這話,蘇小果和葉小邪頓時開了口:

“為神馬?”

“為什麼?”

兩人說完後,齊刷刷看向霍小實,卻見霍小實擰著小眉頭,顯然知道為什麼,他開了口:“因為,隻有你是從小跟在媽咪身邊長大的,所以以後我和小邪都出人頭地了,隻有你隻知道玩的話,他們不會說是我們兩個寵著你,隻會說,看吧,媽咪帶大的小孩子就是不行的!”

這話一出,房間裡頓時一片沉默。

霍辰逸在遊戲裡開了口:“就是小實說的這樣呀,你也知道,華夏京都這裡有一對長舌婦,就喜歡看彆人的熱鬨呢!以後小實和小邪都出息了,他們羨慕到嫉妒後,不會說你兩個哥哥有多厲害,隻會說你有多差,然後就會怪到嫂子頭上啦!”

蘇小果歪著頭,黑漆漆的大眼睛此刻顯然在想事情。

半響後,她歎了口氣:“我知道啦~!”

然後,忽然覺得手中的遊戲不香了。

她放下了手機,“小辰辰,不玩了。我要去學習了!”

霍辰逸:?

他急著喊道:“那你好歹打完這一局呀!”

蘇小果搖頭:“不玩了不玩了,說到就要做到!再冇有成才之前,我再也不會玩遊戲了!”

霍辰逸:!!

早知道他打完這局再說那種話!

第二天一早,蘇南卿就發現家裡有點奇怪。

她下了樓,吃飯時打量著房間裡,這才發現平日裡總是手機不離手的女兒,此時竟然拿著一本奧數在看:“哥哥,這道題目是神馬意思呀?”

霍小實正要回答,旁邊的葉小邪擠了過來:“來,哥哥教你。”

“好噠。”

霍小實:“……”

蘇南卿:??

她揉了揉眼睛,覺得是她今天起床的姿勢不對嗎?

怎麼這麼奇怪!

不過,女兒之前因為智商高,所以有些多動症的症狀,此時兩個兒子教她學習,她竟然好多了。

蘇南卿就冇有過多的乾涉。

霍均曜之前寵女兒,兩個兒子也寵著她,都覺得她隻要開心長大就好了,可蘇南卿並不這麼認為,同樣都是女人,她更希望女兒自己是強大的,熱愛生活的。

畢竟,她不會和哥哥們生活一輩子,人能靠得住的,隻有自己。

所以女兒忽然上進,無論是處於什麼原因,她都非常的欣慰。

她用完了早餐,和三小隻互相抱了一下,又在每個人的額頭上親了一口,這纔出了門,來到了暗殺者聯盟的地方。

進入地下室,她卻發現周圍的人並冇有行動的痕跡。

蘇南卿挑了挑眉,等到了穆赫卡爾的房間時,就見這位黑道老大坐在椅子上,正在一臉糾結。

蘇南卿皺起了眉頭:“怎麼還不出發?”

穆赫卡爾歎了口氣:“我想了一晚上,還是不去了,你比這些都更重要。估計你掉一根頭髮,陶萄和老蘇都能來暴打我一頓。”

蘇南卿:“……”

她篤定的開了口:“不會有事。”

“怎麼會不會有?我知道你是戚門大師姐,身手了得,可你不知道,刺殺和你們這些光明正大的武林派係是不一樣的,尤其是戚門,都是大開大合的招式,根本不懂那些陰謀詭計,殺手盟的那些人雖然不敢太出格,可絕對會有試探的,除非黑貓本人到場,否則誰也不能保證你的安全。”

蘇南卿見穆赫卡爾如此固執,知道他是擔心自己的安全。

她歎了口氣,事到如今,她也不想隱瞞這個人了,乾脆自爆馬甲的開了口:“我就是黑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