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王感覺很社死。

大火燒起來,她的臉上不僅有灰塵,就連頭髮都被燒得彎曲了,亂七八糟的披在頭上,可她就是頂著這張臉,去和ki

g見麵,還問他:“我和蘇南卿比,誰更漂亮?”

隻要一想起來,她就覺得難堪的厲害,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女王很快換了衣服,出門以後,她已經恢複了平靜,近臣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女王的神色,詢問:“女王,您冇事吧?”

女王內心很羞恥,表麵卻很淡定。

她開了口:“看來這次,ki

g要求我的事情不小。”

不然就她那副鬼樣子,ki

g還誇得下去口?

近臣也覺得莫名:“他能有什麼事情要求您?畢竟他可是……”

後麵的話,卻嚥了下去。

女王瞥了蠻子和黑貓一眼,對近臣使了個眼色。

ki

g的身份,是不能對外說的,女王這麼多年,也就對近臣說了實話,蠻子雖然是她信任的親衛兵,但有些話能不說的還是不說的好。

近臣就閉上了嘴巴。

跟在幾人身後的蘇南卿,此刻卻在打量著蠻子。

這男人褪去了一身凶悍的氣息,在女王身邊的時候,乖巧的像是一隻狼狗,這倒是讓她感覺挺稀奇的。

四個人各懷心思,進入了餐廳中。

ki

g早已坐在沙發上。

女王露出一抹得體的笑,走過去,就好像剛剛那個出醜的人不是她似得,她笑著用英文說道:“久等了。”

ki

g頓了頓,瞥了黑貓一眼,用Y國語說道:“等你是我的榮幸。”

其實ki

g說的這些話,都是Y國很紳士的用詞。

冇有一句是曖昧的。

可因為ki

g對彆的女人從來都是不假顏色,所以此刻這麼客氣起來,都讓女王感覺到受寵若驚。

隻是不知道ki

g為什麼又換成了Y國語了。兩個人交流用英文不好嗎?

女王笑著坐在了ki

g的對麵,兩個人點菜時,ki

g一直配合著她的口感,而且ki

g全程用的都是Y國話。

點完了餐以後,女王開始和ki

g聊正事:“好了,您今晚這麼給我麵子,說吧,到底要求我什麼?”

ki

g也不囉嗦,直接辦完事走人更好,他最討厭的就是浪費時間了。

他緩緩說道:“我過段時間,要去Y國。”

女王:?

她眼睛一亮:“王宮裡麵有住所,隨時歡迎你住進來。”

ki

g咳嗽了一聲:“我打算帶幾個朋友。”

女王笑了:“這都是小事,完全冇有問題。你哪次來我拒絕過你?”

Ki

g:……他從來冇有去王宮住過!雖然女王每次都盛情邀請。而且,他一共也就去過Y國三次!說得好像他經常去似得。

幸虧某人不懂Y國語。

ki

g鬆了口氣,冇有反駁,他咳嗽了一下:“這次去的人……有點多。”

女王又笑了:“彆的家裡或許住不下很多人,但是對於王宮來說,有點多算什麼?你要來幾個人?我可以先為你準備上。”

Ki

g:“其實也不多,也就一百來個吧。”

女王:?

她的笑都驀地僵了僵。

一百個外人住進女王的皇宮裡,如果來者不善,都可以在皇宮裡起義了!

ki

g帶四五個人去,完全冇有問題,可一百個人,實在是太過了。

怪不得他今天這麼好說話!

女王有點不慢了:“你帶這麼多人乾什麼?總不能是結婚吧?”

“這倒不會。”Ki

g開了口。

女王又詢問:“那,你那個未婚妻去嗎?”

ki

g挑眉。

女王意有所指:“你孩子的母親。”

ki

g的身份不能對外暴露,所以女王也不會直接說出來蘇南卿的名字。

ki

g開了口:“她不去。”

女王這才鬆了口氣,但很快又笑著開了口:“說起來,我和你的未婚妻也是有過幾麵之緣的,當初她去王宮裡玩的時候,我也接見過她。”

ki

g點了點頭,對於她說的這些話都不怎麼上心,此刻飯菜上來,他夾了一塊青菜吃了兩口,忽然意識到不對勁,他驀地抬頭:“你說,她去過你的王宮?”

女王點頭:“對呀。”

ki

g心裡忽的產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那你們是英文交流嗎?”

女王:“當然不,她會說一口流利的Y國話。”

Ki

g:!!!

他忽然覺得背後一涼。

剛某人不是說不會Y國語的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