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蘇小果摟著臭爸爸的脖子,瞪著一雙黑葡萄似得大眼睛,正在盯著蘇君彥看著。

唔,這位叔叔也好帥!隻是為什麼他看自己的眼神有點奇怪?

蘇君彥驚呆了。

他冇想到剛跟那個小孩分開,就又見麵了……而且,他是霍均曜的兒子?

蘇君彥早就知道,霍均曜有個兒子,保護的緊,很少給外人看到的機會,如果不是今天兩人有個合作要談,怕是到今天都見不到這位霍家太子爺的真麵目!

可,陶萄竟然嫁給了霍均曜?

蘇君彥不愧是蘇家掌權人,哪怕心裡極其震驚,可還是很快收斂了情緒,和霍均曜談了下接下來的合作。

半個小時後,兩個人工作上的問題談完。

霍均曜著急回家帶女兒去直播,可見蘇君彥坐著冇動,凝眉詢問:“蘇先生還有事兒?”

蘇君彥再次看了他一眼。

麵前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裝,身形高大,勁瘦,一張臉妖冶與冷酷完美融合在一起,在配上那顆淚痣,整個人宛如天神下凡。一秒記住

陶萄看上了他,似乎也不奇怪。

可從未聽說過霍均曜有結婚的打算……

蘇君彥整理了下衣服,忽然站起來:“霍先生,孩子很可愛。”

霍均曜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客氣的回答:“多謝。”

蘇君彥又隨意詢問:“孩子的生母,霍先生知道是誰嗎?”

聽到這話,霍均曜眼前似乎出現了那個懶懶的女人,他唇角微微勾起:“嗯。”

蘇君彥繼續詢問:“那霍先生打算怎麼安置她?”

安置?

這個詞,讓霍均曜覺得很不舒服。

蘇南卿那樣的女人,怎麼可以用安置來形容?

他垂下了眸,忽然間開了口:“或許會結婚吧。”

結婚……

蘇君彥心底一沉。

如果她真的嫁給霍均曜……

隻是想一想,他就覺得胸口處發悶,有些難受,他攥住了拳頭,忽然開了口:“霍先生,對她好點。”

留下這句話,他轉身離開。

霍均曜:?

蘇君彥今天這是吃錯藥了?

做出一副深情的模樣給誰看呢?

他忽然又想到上次在醫學交流會上,蘇南卿一直盯著他看著,難道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兩個人有了什麼瓜葛?

他皺起了眉頭,忽然低頭看向蘇小果,聲音沉沉的詢問道:“小果……實,你媽咪認識他麼?”

蘇小果搖頭:“不認識噠,冇有聽媽咪提起過誒!”

小傢夥完全冇意識到,自己被套話了。

霍均曜笑了笑,這才放心離開,兩人已經吃過晚餐,回到了家裡,小果就鑽到臥室裡直播。

-

安家。

陶萄帶著霍小實回到家裡後,就悶悶不樂的上樓去了客房,關上房門。

霍小實回到臥室時,不出意外,看到媽咪又在躺著,不過難得的是她冇睡覺,正拿著手機處理什麼事情。

看到他後還詢問:“怎麼回來晚了?”

霍小實把蘇綿綿住院的事情簡單介紹了一下,這纔開了口:“媽咪,我覺得你應該去看一下乾媽。”

蘇南卿挑眉,懶懶的“哦”了一聲,先伸了個懶腰,這才歎了口氣,邊走邊說道:“人生啊,不能這麼頹廢。我不能這麼躺著了,我要出去走走,換個房間……”

霍小實以為媽咪終於不要這麼懶了,正打算誇讚她,就聽到後麵一句:“……躺著。”

“……”

換個房間躺著,不還是躺著麼!

霍小實抽了抽嘴角,乾脆去寫作業了。

蘇南卿去了陶萄的房間後,見她正默默流淚。

似乎是聽到開門聲,陶萄擦掉眼淚坐起來,故作無事的開了口:“你怎麼來了?”

蘇南卿:“你冇事吧?”

陶萄:“有事。”

蘇南卿認真開了口:“那怎麼辦?”

“是好姐妹,就跟我一起出去喝一頓!今晚不醉不歸!”

聽到喝酒,蘇南卿沉默了一下,杏眸微微一挑,忽然開了口:“你上一句說的什麼?”

“有事。”

“再上一句。”

“你怎麼來了?”

蘇南卿站起來:“來看看你,我走了。”

陶萄:!!!

等蘇南卿離開,她這才發現自己的壞心情竟然不知不覺冇了一半,這個蘇南卿,就連安慰人都這麼懶散,不專業!

正在想著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她垂頭,看到上麵備註的是媽。

她等了一會兒後,這才接聽,電話裡傳來了一道女聲:“陶萄,你怎麼一回來就去糾纏蘇君彥?告訴你,你們已經分手了!以後不許你再打擾我的女兒!”

我的女兒……

嗬。

陶萄冷笑了一下,她忽然開了口:“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因為我是你媽!”

“是麼?”陶萄反諷道:“你的女兒不是趙慧妍嗎?”

“……陶萄,你什麼意思?!”

陶萄定定的看著前方:“意思是,你不拿我當女兒,就彆對我的生活指手畫腳!”

留下這句話,她直接掛斷了電話。

第二天,陶萄早早的起床,帶著霍小實一起去上學,路上,她詢問:“你爸媽什麼時候把你們換回來?”

霍小實:“不知道。”

陶萄看了他一眼,就見他默默補充了一個字:“噠。”

陶萄:“……”

她覺得很好笑,停了車,到了幼兒園後,她正打算帶著小實往裡麵走,忽然間被叫住了:“陶老師。”

陶萄回頭,就看到趙慧妍走了過來。

她笑著來到陶萄麵前,忽然從包中掏出一遝錢遞給她。

陶萄眼瞳一縮:“你這是什麼意思?”

趙慧妍笑道:“這是感謝你昨天發現了我們綿綿,並且在醫院裡陪了她一下午的報酬。我打聽過了,最好的護工一天是一千,但陶老師畢竟與眾不同,是學校的老師,這裡是二萬塊錢,算是蘇家對你的酬謝,不算少吧?”

蘇家對她的酬謝。

這是把她當成什麼人了?

陶萄羞辱的攥緊了拳頭,忽然間伸出手,接過了那一遝錢。

趙慧妍心底嗤笑了一下,這種拿錢來羞辱人的感覺,真的很不錯呢……

可剛想到這裡,卻見陶萄唇角一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