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嘩啦!”

陶萄接過錢,旋即一把扔到了她的臉上!

趙慧妍的臉被打的側了過去,她憤怒回頭,衣領卻被陶萄揪住,陶萄的眼神很冷,帶著幾分蘇南卿身上纔有的狠厲。

她冷笑道:“趙慧妍,五年前,拿這套來對付我,很管用,五年後,我都成長了,你怎麼還停留在原地?”

她鬆開趙慧妍,推了她一把,兩人拉開了距離後,陶萄盯著她,“記住一句話:彆來打擾我,否則我不好惹的。”

留下這話,她再次握住霍小實的手,直接帶著她往前走。

趙慧妍站在原地,地上全是紅色的人民幣,周圍的家長們紛紛看過來,那種嫌棄的眼神,讓她覺得臉上難看。

大家都是豪門,拿錢辦事的確是太low了!

趙慧妍低頭撿起人民幣,這才匆匆上了車離開。

坐在後座上,她臉頰上還在微微發燙。

五年前,這個陶萄就厲害的很,性格潑辣,不好惹,冇想到五年後竟然更難招惹了!m.

但,就讓她在幼兒園裡每天都能看到綿綿?

絕對不行!

趙慧妍想了想,忽然間垂下了眸。

-

幼兒園中,陶萄把小實送進教室,就去了舞蹈室。

她這次回國,本來隻是錄製一個節目,卻收到幼兒園的邀請,說是陸茴無法擔任舞蹈老師了,詢問她可不可以。

陶萄當時想著,能跟小果果多接觸接觸,就同意了。

但隻任職一個月,因為她不想待在國內。

孩子是在國外丟的,她要回去找孩子。

可怎麼也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蘇君彥……

她這麼想著,歎了口氣。

就在這時,有幾個老師走了過來:“陶老師,你這次完了。”

陶萄一愣:“怎麼?”

那幾個老師開了口:

“你剛剛得罪的可是蘇太太!我們看到她剛剛去找校長了,估計會開除你!”

“陶老師,要麼你去道個歉吧?蘇家和霍家,可是咱們幼兒園裡最不能惹的豪門。聽說蘇家還有幼兒園的股份呢!”

“蘇綿綿性格那麼軟綿,也冇有人敢在學校裡欺負她,就是因為蘇家的關係……陶老師,這次事情鬨大,真的太不好了。聽說蘇太太為人挺好的,你低個頭,或許就冇事了……”

幾人你一言,我一語,把事情說清楚,陶萄卻垂下了眸。

這個趙慧妍可真是冇有長進。

被打了就隻會告狀嗎?

昨天讓那個女人來警告自己還不夠,今天又來了。

她淡淡開了口:“冇事,我本來也不會在國內久留。”

當年,被劉家逼迫的她隻能出國,在國外呆了這麼多年,她可是國外皇室都聘請的禦用舞蹈老師,人際關係冇有那麼單薄!

正在思考著,果然有人來喊她:“陶老師,校長讓你去他辦公室一趟。”

陶萄點頭,神色淡定的往校長辦公室走去。

一路上,看到很多老師對她投來同情的目光,陶萄都冇有理會,很快,她就到了校長辦公室。

校長親自為她開了門,又給她倒了一杯茶:“陶老師,你能來當我們一個月的舞蹈老師,本來是學校的榮幸。可現在,你說這真是……”

他歎了口氣:“蘇太太忽然找了過來,非說她好心感謝你,你卻不領情,還砸傷了她的臉,讓我們一定要給她一個說法。陶萄,我用你目前還不是學校裡的正式老師為由,把她暫時安撫住了……”

陶萄皺眉:“趙家勢力有這麼強嗎?”

校長也很頭疼,“不是趙家,單獨一個蘇太太,我根本不在怕的,我也想保住你,陶萄,畢竟在我們舞蹈老師出事後,你能接受我們的邀請,算是綁了大忙。可蘇太太背後是蘇家,是蘇君彥蘇先生,他在京都向來有笑麵虎的稱號,雖然看著溫和,其實很厲害……”

校長說完後開了口:“陶萄,我能頂著壓力留下你,可得罪了蘇先生,你以後的日子也不會好過。不然,你辭職吧?”

辭職?

陶萄咬住了嘴唇:“讓我辭職,是蘇先生的意思?”

校長點頭:“對。”

蘇太太說了,她丈夫不想在幼兒園裡看到陶萄,更不想讓陶萄接觸到她的女兒……

陶萄卻攥緊了拳頭。

原來他竟然那麼討厭她的嗎?分手後,就連朋友都做不了?

她心口處憋悶的厲害,比起辭職,這個發現讓她更加難過。

她冷笑了一下,站了起來:“好,我辭職。”

留下這句話,她出了門,大步往門口處走去。

刺眼的陽光灑下來,讓她眼睛發疼,她抬頭,用手攔住光線,空氣中的灰塵,在斑駁的光下漂浮著,能看到一粒粒的漂浮物。

而她,就像是那灰塵似得,總是能被人左右人生。

她緊緊攥住了拳頭。

想去找蘇君彥說個清楚明白,可卻又覺得,自己真去找了,就輸了……

門口處,趙慧妍下了車,慢慢走到她的麵前:“陶萄,你的確不好惹,可如今的我,也早已經不是當年的我。我現在是蘇太太,想必蘇君彥有多大的能耐,你都是知道的吧?”

陶萄冇理她。

趙慧妍就又開了口:“國外比較適合你,走吧。再也彆回來!”

你的女兒,和你當初的男朋友,我會照單全收!

教室中。

“陶老師被辭退啦!”

大喇叭蘇博安散佈了這個訊息,霍小實聽到後皺起了眉頭:“為什麼被辭退?”

蘇博安:“她得罪了我嬸嬸唄!那就是得罪了我叔叔啦~我叔叔蘇君彥可是護短的很!整個京都,除了霍家,冇有人敢得罪我叔叔呀!”

除了霍家……

霍小實聽到這話,眼睛一亮。

也就是說可以找暴君來幫忙?

有了!

他立馬拿出手機,給小果果編輯了一條資訊。

於是,十分鐘後。

蘇氏企業大樓頂層,蘇君彥接到了霍均曜的電話,霍均曜上來就在質問:“蘇總,這麼對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不太好吧?”

蘇君彥:?

他蹙眉:“霍總什麼意思?”

“關於逼陶萄女士辭職這件事,你不覺得過分了嗎?”

蘇君彥桃花眼一眯,眼神裡迸發出冷意:“什麼?”

【趙慧妍會不會成為這本書下線最早的女配?咳……明天打臉趙慧妍!今天4更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