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霍均曜卻不給他說話的機會,直接冷冰冰開了口:“我會跟幼兒園打招呼,以後,陶萄女士有霍家罩著。”

留下這話,他直接掛斷了電話。

旋即,霍均曜眼神柔和的看向蘇小果:“小實,電話我打了,放心吧。”

剛剛小果果突然跑過來說,乾媽被欺負了,讓他出麵和蘇家交涉時,他還愣了愣。

但很快反應過來,知道這是個好機會。

女人的閨蜜,可不能得罪。

於是,他撥打了這個電話,與他而言,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

蘇小果點了點頭,“好噠!”

說完後,卻見霍均曜仍舊盯著她看著。

蘇小果眨了眨黑葡萄似得大眼睛:“爸爸,腫麼啦?”

難道今天小果果不可愛了?m.

正在想著,就聽霍均曜開了口:“這件事,你應該給你媽咪打個電話彙報一下。”

乾了好事,怎麼能不留名?

蘇小果歪著頭:“為神馬?”

霍均曜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因為這樣,你媽咪就不用擔心了,不是嗎?”

蘇小果想了想,同意了:“好噠!”

霍均曜坐在那兒,就見自家可愛的小棉襖拿出了手機,她小小的手利落的打開了螢幕,撥通了蘇南卿的號碼。

電話剛接通,就聽到對麵傳來了女人慵懶散漫的聲音:“小果,怎麼了?”

蘇小果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有點想媽咪了,她黑漆漆的大眼睛裡露出了思念:“媽咪,乾媽被幼兒園辭退啦!”

“怎麼回事?”

女人的聲音瞬間犀利起來,接著對麵響起了悉悉索索的聲音,應該是在……起床?

可接著,蘇小果就開了口:“不過媽咪你不用擔心哦~我已經幫你搞定啦~”

霍均曜:??

蘇小果洋洋得意,邀功道:“我聽到這個訊息後,就哄著爸爸去給蘇家打了電話,乾媽應該很快就冇事啦~媽咪,我是不是超棒噠!”

對麵的女人鬆懈下來,應該是又躺下了:“嗯,小果最棒,等你乾媽回來,讓她感謝你,麼麼噠。”

說完後,就又打了個哈欠:“唔,我睡了。”

接著掛了電話。

霍均曜:????

事情明明是他做的,怎麼到了最後,功勞成了小果的?!

他直接黑了臉。

可接著,蘇小果就扭頭看向了他,咧嘴笑:“爸爸,電話打了,小果……實是不是超棒噠!”

雖然此刻有點咬牙切齒,但還是擠出一抹笑意的霍均曜:“……是的。”

蘇小果滿意了,屁顛屁顛跑到書房去玩了。

霍均曜看著她的小身板,默默歎了口氣。

如果是小實,他的大手早就去跟他的小屁股來一個親密接觸了。可小果的話……女孩子嬌嫩,算了吧,誰讓是自己的女兒呢?寵著唄!

指望女兒是不可能的了,霍均曜隻能自己上。

他拿起手機,給蘇南卿撥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很快接聽,對麵聲音很煩躁:“又怎麼了?”

霍均曜頓了頓,開了口:“蘇小姐,我今天幫了你的忙,你不請我吃飯麼?”

蘇南卿:“……哦,知道了。”

霍均曜:?

蘇南卿:“時間,地點,發給我。”

霍均曜鬆了口氣,選了一家餐廳地址發給了對方。

接著,他站起來準備出發,經過書房時,看到小果果在那裡玩,如果是小實,他肯定不會帶過去當電燈泡的。

但是小果的話……帶上吧,不然女兒在家裡哭鼻子怎麼辦?

霍均曜溫和笑著,招手:“小實,帶你去吃飯。”

“好噠好噠好噠!”

-

蘇氏企業。

辦公室裡,對方掛斷了電話後,蘇君彥就緊緊攥住了拳頭,盯著前方的眼神變幻莫測。

向來溫和的表情,此刻都變得有些犀利,深邃的眸子裡透出異樣的光,他按了房間裡呼叫助理的按鈕,三十秒後,助理敲門進入:“蘇總,請問有什麼吩咐?”

蘇君彥聲音很冷:“去查一下金色日漫幼兒園發生了什麼事!”

助理一愣。

蘇君彥是出了名的笑麵虎,做人待事一直很溫和,身為他的貼身助理,這些年他偶爾做錯了事情,蘇君彥都比較寬厚。

這還是他第一次在蘇君彥臉上看到如此冷酷的表情。

助理急忙點頭,恭敬地回答:“是。”

等助理離開後,蘇君彥想了想,還是站起來往外走,助理看他出了門,詫異的詢問:“蘇先生?”

蘇君彥對他開了口:“今天的會議全部取消,你查到了訊息,打電話給我。”

“是。”

蘇君彥乘坐總裁電梯,去了地下停車場,自己開著車出了門。

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但就是覺得煩躁,開著車在京都亂轉,不知不覺間,來到了曾經上大學的地方。

他停了車,正要往裡麵走,卻一眼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女孩似乎有點難過,正坐在樹下的長椅上,單薄的身軀,與幾年前的身影漸漸融合。

周圍的一切煩躁似乎都靜止了,時光悄悄回到了幾年前……

高中時,他們約定好要一起考上京都大學的,可高三高考前,她忽然開始追求舞蹈,想走專業路線,放棄了京都大學,打算出國,她告訴他的時候,他很難過,但不想耽誤她的前程,同意了。

後來,他們兩個很少說話,高考完了以後,兩個人一個暑假沒有聯絡。

等到終於開學,蘇君彥拎著行李,行走在這冇有她的道路上,隻覺得心涼,似乎有她在的世界,纔是繽紛多彩的。

可是走著走著,忽然聽到有人喊他。

他抬頭,就看到她拎著行李箱,站在京都大學新生接待處,臉上堆滿了笑意,“蘇君彥!我留下來可全是為了你!你以後不許欺負我,記住了嗎?”

哪怕隔了這麼多年,他還清楚的記得,那天的她穿著一件淺藍色的連衣裙,小腿白皙,身形纖長。

她笑起來時,周圍的一切像是都有了光。

蘇君彥正在想著的時候,一道手機鈴聲忽然打斷了他的思索。

是助理查清楚了幼兒園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