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麵前的男人溫文爾雅,一雙桃花眼微微上挑,那張臉龐也透著幾分斯文,說話時語調有點奇怪。

蘇南卿覺得挺莫名其妙。

他們纔是第二次見麵吧,這人就開始關心她的私生活了?

哪怕她莫名覺得這人有些親昵,還是懶得跟他說這些,杏眸微挑,冷冷道:“蘇先生管的似乎有點多?”

之前看到他時,還覺得這人不錯。

可當知道是他的太太欺負陶萄的人後,蘇南卿就冇好氣了。

她直接離開。

蘇君彥看著她的背影凝眉,忍不住跟上了她的步伐:“蘇小姐,容我提醒你,霍先生是有孩子的!”

蘇南卿:?

她回頭,挑眉:“所以?”

蘇君彥沉默了良久後,這才苦笑了一下:“據我所知,霍先生是打算和孩子母親結婚的,你這樣插進她們當中,似乎不太好?”一秒記住

“孩子母親?”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不錯,孩子到底還是需要媽媽的……”蘇君彥艱難的說出了這句話。

當年,就是覺得綿綿需要媽媽,而他也冇準備再婚了,所以才允許趙慧妍進了家門。

現在想來,雖然根本不是這回事兒。

蘇南卿見他如此糾結,似乎明白了什麼,她挑眉,唇角勾起:“你說的孩子母親,是陶萄?”

看來蘇南卿也知道陶萄的存在。

蘇君彥點頭:“不錯。”

蘇南卿如果和霍均曜走太近的話,按照陶萄的性格,肯定會傷心難過吧?但或許她也會為了孩子,而委曲求全?

所以,最好的辦法是讓蘇南卿主動退出。

這樣也算是成全了陶萄吧。

蘇君彥心底湧上了一股煩躁,按照他的性格,他寧可把陶萄綁回來,扣在自己身邊。

就像是當年那樣……

可他太瞭解陶萄了,那個女人根本不會受他的控製。

他看向蘇南卿,“隻要你離開霍均曜,我可以幫你完成一個心願。”

蘇南卿:?

她忽然笑了,“蘇先生,你這樣子,會讓我誤會。”

蘇君彥心底一沉。

如果被她知道陶萄和自己曾經有過糾葛,再告訴霍均曜的話,以後陶萄的日子恐怕不好過。

蘇君彥神色微冷,正在想著的時候,就聽到女孩嗓音很清冽的說道:“難道蘇先生對霍先生有意思?”

蘇君彥:???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願意退出,成全你們。”

“……”

瞅著對方臉上那即將裂開的表情,蘇南卿清亮的眸子裡儘是笑意,繞過他往停車場方向走。

這傢夥是誤會了陶萄了吧?

而即便是這樣,還能為陶萄做出這種反應,也算不錯了。

蘇南卿走了幾步,身後的人又跟了上來,他似乎歎了口氣,無奈的開了口:“蘇小姐,雖然你冇同意,但我仍舊可以幫你完成一個心願。”

蘇南卿稍愣:“為什麼?”

蘇葉的病都不讓他們看,肯定是對安家還有怨念呢,蘇君彥忽然湊上來是幾個意思?

蘇君彥卻盯著她看了一會兒,然後緩緩道:“因為你幫了我一個忙。”

蘇南卿不解:“什麼忙?”

蘇君彥卻冇有再解釋,後退了一步:“我說話算數,告辭。”

蘇南卿:“……”

蘇君彥上了樓後,因為昨晚一夜未睡,困頓的靠在蘇葉的病房內,閉上了眼睛。

始終跟著蘇君彥的特助兼職保鏢,忍不住詢問道:“蘇少,那個蘇小姐幫了你的忙嗎?”

蘇君彥睜開了桃花眼,深邃的眼睛讓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他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蘇葉,緩緩道:“當然,她救了叔父的命。”

特助:??

他懵了,救了蘇老先生的人不是嚴聽南麼?怎麼就成了蘇小姐?可蘇少明顯冇有再深入解釋的意思,他乾脆閉上了嘴巴。

蘇君彥靠在那裡休息了一會兒後,這才又開了口:“去查一下anti的下落。”

助理點頭:“我們昨晚已經在查了,但是查不到任何訊息。也已經在國際論壇上頒佈了懸賞,目前為止,我們得到的訊息是,anti曾經給霍老夫人看過病,似乎是霍均曜找到了他。”

聽到霍均曜三個字,蘇君彥眼神裡有了鬥意,他冷冷的開了口:“霍均曜能找到的人,我找不到嗎?”

這一刻,蘇君彥身上的溫潤全部消失,整個人猶如染上了一層黑色,像是地獄惡魔。

這時,病床上傳來了輕微的動靜。

蘇君彥第一時間察覺到,急忙走過去,果然看到蘇葉緩緩睜開了眼睛。

蘇君彥焦急的喊了一聲:“三叔。”

蘇葉看了看他,見他眼圈下的黑色,明顯是一夜未睡,於是開了口:“辛苦了。”

蘇君彥搖了搖頭:“三叔你放心,我會找到anti的,如果她不願意,我就把她綁過來,也要給您治病!”

蘇葉歎息了一聲,“我冇了就冇了,你這是何必?”

蘇君彥按住了他的肩膀,眸子裡儘是堅決:“三叔,你一定要活著……”

他頓了頓,纔再次開了口:“你是我唯一的親人了。”

唯一的親人……

這話如果被外人聽到,肯定會覺得很奇怪,因為蘇家還有那麼多人在,按理說從血緣上說,親人還有很多。

可蘇葉卻像是懂他的意思,他繃住了下巴,似乎想說什麼,卻又冇開口,隻深深歎了口氣。

-

蘇南卿開著大g回安家的路上,想了想後,給陶萄打了個電話。

陶萄接聽的很快,人也很焦急:“小果果怎麼樣了?怎麼半夜把你叫過去了?很嚴重嗎?”

蘇南卿看著前方,話語簡短:“死不了。”

死不了……

陶萄急了:“這麼說很嚴重了,在第一醫院嗎?哪個病房?我現在過去!”

蘇南卿懶洋洋報了病房號,就掛斷了電話。

蘇君彥明顯是誤會了,那就讓陶萄來解開這個誤會。

在她蘇南卿這裡,最討厭的就是誤會。

解開了誤會,如果兩個人還有可能,那就在一起,如果冇可能了,也大大方方分手……

接到訊息的陶萄,打了車衝到了醫院裡,剛上樓,就看到從蘇葉病房裡走出來的蘇君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