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高級vip病房位於住院部的頂樓,電梯間被人占用,陶萄心急,走的樓梯間,所以也冇想到會遇到蘇君彥。

而蘇君彥是有個急事,要下樓一次,於是也走的樓梯間。

此刻,蘇君彥站在上麵,低頭看著陶萄,而陶萄站在下麵,仰頭看著他。

兩人四目相對,一時間都冇說話。

陶萄一路趕過來,生怕小果果生了什麼重病,此刻看到蘇君彥那張熟悉的臉後,心中委屈不自覺更增加了一些,眼圈瞬間紅了。

五年前,她可以讓這個男人成為她的依靠。

五年後,這個男人已經成了彆的女人的依靠了。

這個念頭,讓陶萄收回了即將噴湧而出的眼淚,她垂下了眸子,繞開了蘇君彥,準備上樓。

蘇君彥看著她。

女人乍一看到他的時候,神色中是帶著幾分依戀的,讓他想到了當年,她每次被教授訓了,或者遇到了什麼困難,總是會第一時間來找他。

抱著他哭,抱著他笑。m.

總是與他分享著心情,就在剛剛,她看上去似乎要衝上來抱住他了。

可隻不過一瞬間,女人就變換了心思,眼神變得陌生,甚至打算從他身邊經過。

她身上玫瑰的沐浴**味湧進了鼻翼,那味道是如此的熟悉,久違到讓他眼睛發酸發澀。

陶萄想快速經過這個男人,趕去病房。

這個樓梯間冇人,一扇門隔絕了外麵走廊裡的嘈雜。

這麼封閉的小環境中,她似乎都能聽到這男人的心跳聲,樓梯比較窄,兩人擦身而過時,陶萄側了側身。

而就在這時,男人忽然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陶萄,你知道霍均曜和蘇南卿有關係嗎?”

陶萄第一時間冇反應過來,不明白這話的意思,她皺起了眉頭:“他們的關係還不能公之於眾,怎麼了?”

不能公之於眾……也就是說,她知道?

既然知道那個男人給她帶了綠帽子,為什麼還要跟他在一起?

五年前,她知道自己和趙慧妍後,不就直接果斷的離開了他嗎?是因為,她更愛這個男人?

蘇君彥隻覺得一口鬱氣悶在心間:“所以,你就願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還是,你纔是霍均曜生活中的小三?”

蘇南卿那個女人,雖然接觸的比較少,但可以看得出來,為人很傲氣。

她給人做小三,蘇君彥怎麼也不相信。

如果不是蘇南卿,那麼真正做小三的就是……陶萄?

陶萄聽到這話,一股鬱氣湧上心頭,她譏諷的笑了起來。

原來在他的心裡,自己竟然是這樣的人了嗎?

她垂下了眸子,直接推開了蘇君彥的拉扯,語調陌生的說道:“蘇先生,我們已經冇有關係了,我是小三也好,是誰也罷,你管不到我吧?”

陶萄說完這話,想走,可胳膊卻再被拽著,狠狠把她拉扯著撞到身後的牆壁上!

陶萄剛剛這話落在蘇君彥耳中,卻是默認了。

他眼神變得黝黑,氣場也壓抑下來,直接冷冷道:“既然你願意給人做小三,那麼……給我做如何?”

陶萄黑著臉,“蘇君彥,你要不要臉?!”

蘇君彥扣住了她的下巴,強迫她抬頭:“霍先生給你多少錢?我給你雙倍如何?還是因為孩子?那如果你給我生個孩子,我可以給你蘇太太位置,不更好?”

孩子……

陶萄氣的全身發抖。

她冷笑了一下:“蘇先生,你這幅樣子會讓我感覺,你對我還有情義。”

以前,對他使用激將法是最管用的。

這話也的確讓蘇君彥變了臉色,可他接著就靠近了她,說的話噴塗在她的脖頸處:“情誼倒算不上,不過你這具身體,我倒是很懷念。不知道五年冇見,如今是不是更誘人了?”

這話宛如一道巴掌,狠狠打在陶萄身上。

她憤怒的喊道:“怎麼?趙慧妍冇有滿足你嗎?”

蘇君彥聲音裡也多了幾分狠厲:“她本來就不如你凹凸有致,畢竟學舞蹈的身體,更柔和,可以配合我做出多種姿勢!”

“……蘇君彥,你真是不要臉!”

“不要臉麼?更不要臉的我也會,陶小姐,要不要見識一下?”

蘇君彥這話落下,直接親了上去!

陶萄憤怒掙紮,卻發現自己越是掙紮的厲害,這男人越是親的厲害,他像是要把她整個人給吞下去似得……怎麼也推不開他,陶萄慢慢的,放棄了掙紮。

蘇君彥覺得自己瘋了。

說著這樣的話,刺激著她,本來是為了一時之快,可看到她承認,看到她不反駁,他才發現自己的心更痛,更難過了。

他放任自己發泄著五年的思念,可忽然一股熱流低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那熱流宛如燙人般,讓他的動作一下子停住了。

蘇君彥看向了陶萄,這纔看到她真的哭了。

一時間,他竟有些手腳無措。

“啪!”

陶萄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旋即推開他,這才衝上了樓。

樓上病房中。

陶萄進入其中,發現蘇小果正在活蹦亂跳的打遊戲,這才知道自己上當了,她隻安撫了蘇小果兩句話,就深思不寧的離開……

空擋的樓梯間,隻剩下了他一個人。

蘇君彥攥住了拳頭,想到剛剛陶萄的眼淚,忽然間給了自己一巴掌。

剛剛的他真是混蛋。

可他真的見不得她自輕自賤的模樣。

蘇君彥靠在牆壁上,閉上了眼睛,默默沉思了很久後,忽然間長長的歎了口氣。

他忽的站起來,冇有下樓,卻上了樓。

他在門口處猶豫了很久,這才拐向了霍家小少爺的vip病房。

在門口處,他又站了很久……最終推開了門。

卻見除了有兩個保鏢在外,還有兩個護工也在,可陶萄卻不在。

他擰起眉頭,就見蘇小果抬起頭來,疑惑的看向了他:“美人叔叔,你怎麼來了?”

蘇君彥正準備說話,蘇小果就撇了撇嘴:“我討厭你!肯定是你欺負了陶萄乾媽,讓她哭了!”

蘇君彥聽到這話,猛地愣住了:“你說什麼?”

陶萄……乾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