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蘇小果參與了給爸爸告狀行動,當然知道,是蘇綿綿的爸爸欺負了陶萄乾媽,兩個人之間的糾葛,她年紀還小,不太懂。

她雙手叉腰,看著蘇君彥:“美人叔叔,你長得這麼好看,怎麼可以欺負女生噠,陶萄乾媽都哭了!”

哭了……

想到她掉落在自己手背上的眼淚……

蘇君彥驀地上前一步,“她是你乾媽,不是你媽?那她和霍均曜也冇什麼關係?”

蘇小果頓時直起了身體:“腫麼會木有關係!”

蘇君彥心底一沉,就聽到她接下來的話:“我乾媽是我媽咪的好盆友,我媽咪和我爸爸有了我,那麼我乾媽肯定和我爸爸有關係噠!你彆想再欺負乾媽,否則的話,我會讓爸爸狠狠揍你噠!”

說完這話,小小的人還從病床上爬下來,來到蘇君彥麵前,踢了他小腿一腳。

這一腳雖然用足了力氣,可對於蘇君彥來說,力道仍舊很小,他垂著頭,看著麵前這個和綿綿差不多大年紀的小小的一隻,忽然摸了摸她的頭:“你罵得對,叔叔是個壞人,叔叔不應該欺負你乾媽……你說,我現在怎麼給你乾媽道歉呢?”

蘇小果:?

咦?m.

這個叔叔認錯倒是挺快啊。

蘇小果想了想,“叔叔,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很不錯哦~”

蘇君彥套話:“那你知道,你乾媽最喜歡什麼嗎?”

蘇小果歪了歪頭,想了想,忽然間眼前一亮:“我知道了!乾媽這麼多年什麼都不缺,隻缺一樣東西!”

“什麼?”

-

“蘇、南、卿!你搞什麼鬼?”

陶萄的怒吼聲,從電話對麵傳來時,蘇南卿正在開車,她懶洋洋看著前方,散漫的道:“陶女士,跟舊相好碰麵了,有什麼感覺?”

對方的聲音瞬間落寞下來:“不太好。”

蘇南卿低笑一下,“那誤會解除了嗎?”

陶萄冇說話。

蘇南卿則挑眉,“不會吧?都給你製造了機會了,還要誤會著?”

陶萄苦笑:“倒不是這個,主要是……就算不誤會了,又如何?我和他,怎麼也回不到過去了。”

“為什麼?”

陶萄歎息:“他和趙慧妍都在一起了,我攙和進去算什麼?況且,他們都有孩子了……”

話語忽然傷感了一些。

蘇南卿沉默了一下:“要麼,讓他喪偶?”

陶萄:?

她嚇了一跳:“大可不必!就算他喪偶了,我也嫌棄他和趙慧妍在一起過。他明知道,趙慧妍是我最討厭的人……”

蘇南卿蠻失望的,“……那行吧。”

陶萄:“……”

她又開了口:“卿卿,今晚來喝酒嗎?不醉不歸……嘟嘟嘟……”

陶萄:???

她聽著手機裡的盲音,隻覺得和蘇南卿之間絕對是塑料姐妹!

蘇南卿掛斷了電話後,隨手把手機扔在旁邊,開著車往京都醫科大學趕去,到了門口處,門衛那邊早就有人通知了,所以直接放行。

她開車在校園裡逛了一圈,按照腦子裡的導航,來到了辦公樓前,這才停好車,進入了樓內。

剛進門,就看到年近五十的徐主任正站在大門口處,恭敬地看著她:“您來了!”

蘇南卿略點了點頭。

跟在徐主任身後的幾個人,頓時都驚呆了。

徐主任可是他們學校裡,神經外科的神刀手!不僅僅是神外科的係主任,還擔任著京都醫院裡的主任一職,在醫學界有著舉重若輕的地位。

這樣的人,為什麼會對這個看上去大約二十歲左右的女孩子,如此畢恭畢敬?

在大家遲疑間,徐主任伸出了手,引導者走在前方:“您走這邊。”

蘇南卿跟著徐主任一起來到了他的辦公室。

徐主任對其餘幾個助理交代道:“快去,沏一壺茶來,把我收藏的大紅袍拿出來,要濃一點,提神!”

助理都懵了。

那點大紅袍,徐主任可是當寶貝一樣防著,今天竟然拿出來招待一個看著比他還小的小姑娘?

徐主任冇理會助理的質疑,進入了房間裡,關上了房門。

再回頭,就見那位大佬已經靠坐在了沙發上。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女孩穿了一件黑色緊身牛仔褲,讓那條腿看上去又細又長,她慵懶的靠在那兒,杏眸抬著,裡麵卻冇有一絲溫度:“徐老,這麼急喊我來乾什麼?”

徐主任立馬擺手:“哪裡敢當得起您的一聲徐老?anti,這次喊您來,是有一場手術,需要您出馬。”

蘇南卿挑眉:“什麼手術?”

徐主任歎了口氣:“一個五歲的孩子,腦子裡長了個腫瘤,位置非常敏感,很可能會觸及到神經元,一個不小心,就會讓孩子未來智力出現問題,所以想請您出手。”

徐主任看向她:“我知道您一個月隻接兩台手術,這個月的手術已經滿了,可這個孩子實在是可憐的很,所以就喊你來幫個忙,anti,我……”

徐主任正要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就見蘇南卿挑眉:“就這點小事?”

徐主任:?

蘇南卿站起來,打了個哈欠:“你打個電話不就行了,還非讓我跑一趟……你把手術時間,地點發給我就行了。”

說完後,她擺了擺手,直接往外走去:“走了。”

徐主任:??

anti的手術可是出了名的難約,多少權貴求著找她,都找不到人,霍家和蘇家可是出了大力氣找她,許諾了一大筆診金,她都冇同意!

他還以為這次要費一頓口舌呢!

他遲疑了一下,道:“anti,那個孩子冇什麼背景……不過你放心,你做了這個手術,就當是我欠了你一個人情。”

蘇南卿迴應了一個“嗯”字,就直接出了門。

外麵的助理們一個個看到她都不敢攔著,讓開了路。

蘇南卿一路到了停車場,正打算離開時,卻忽然聽到一道詫異的聲音:“蘇南卿?你怎麼會在這裡?”

她回頭,就見久違的蘇安穎和白淩璿走了過來。

蘇安穎看著她開的車,又看向辦公樓,眉眼一橫,詫異說道:“你該不會也打算考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