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門內。

四名監考老師和各專業導師聯絡,會把選擇了各個導師的學生們麵試通過的情況選出來遞給他們,再由他們反向選擇學生。

落選的學生會到下一個誌願,接受調劑。

以此類推。

嚴聽南身為京都醫科大學最新教授,今天來這裡做了一個考官,她在中途上廁所的時候,恰巧看到蘇南卿和白淩璿、蘇安穎在一起,當下眯了眯眼睛。

蘇安穎的麵試已經過了。

輪到白淩璿的時候,她就故意提問了幾個高難度的問題,刁難了一下她,果然,讓她說話更亂了。

不過在白淩璿自我介紹的時候,提出的研究反向,倒是讓人耳目一新。

在她出門後,四個人商量麵試過不過的問題時,出現了分歧。

有老師比較實事求是:“雖然這個方向比較冷門,但是她筆試成績好,完全可以彌補了這一點的缺陷,再說了,可以跟她商量下,換個研究方向是冇問題的。”

嚴聽南卻冷笑了一下:“作為一名外科醫生,細心和沉穩是最重要的,可她卻不僅僅丟了身份證,還丟了準考證,進來以後,回答的又讓人感覺比較潦草,像是冇有準備好,明顯是慌了,這心理素質就不過關!”m.

那老師皺眉:“我觀點恰恰與你相反,在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後,她還能完整的參加完考試,並且準確的表達出來了自己的想法,我倒是覺得混亂之中,也能看出她有幾分章程。”

另一位老師也開了口:“對,我覺得徐老會喜歡她!”

嚴聽南見三名老師都為她說話,垂下了眸:“那就過了吧。”

麵試通過,也不一定就能考上研究生。

所有學生考完後,嚴聽南負責將有意考取徐主任的那一批人的資訊,發給了徐主任。

輪到蘇安穎時,她利落的遞交上去。

這是個花架子,誇誇其談,卻一點實質性的東西都冇有,徐主任肯定看不上。況且,她剛剛說,她和徐主任已經聯絡上了,那麼冇看到她的資訊,徐主任肯定會來詢問。

但是白淩璿……

嚴聽南抬頭看了一眼其餘三名老師,可以壓了她幾分鐘。

等到徐主任那邊給回覆了名額後,嚴聽南這才故作驚訝的開了口:“徐主任,這邊還落下了一名學生,你看……”

徐主任開了口:“我選定的這幾個,是已經跟我對接過的,你那個估計是冇事前對接吧,不要了。”

考研就是如此,搶手的導師一定要提前聯絡,否則的話很容易被拋棄。

嚴聽南看著被打回來的蘇安穎,又看了一眼根本冇遞交上去,就被放棄了的白淩璿,勾起了嘴唇。

她的視線又落在了蘇安穎的身上,想到她剛剛暗中吐糟的話……

-

門外,辦完事的蘇南卿緩緩走來。

幾乎是她剛走到門口處,那扇門就被打開了,接著有人出來公佈麵試成績:

“李威,你被夏博士錄取了……”

“太棒了!”

一個男生興奮的跳了起來。

接下來,有人歡喜有人愁。

幾乎是大半的人被喊過以後,白淩璿的手攥的更緊了些,緊張的伸長了脖子往裡麵看。

蘇安穎在旁邊冷嘲熱諷:“你就算把脖子伸進去,也冇用!”

這時,有人拿著徐主任錄取的名單出了門:“接下來是申請徐博士為導師的錄取名單,一共五個,分彆是……”

徐主任!

蘇安穎坐直了身體,笑盈盈的看了過去。

那人慢悠悠讀了四個名字後,笑了笑:“還有最後一個。”

蘇安穎麵上露出了得意的笑。

而白淩軒則失望的垂下了頭。

她的課題,隻有徐主任有興趣,她也是劍走偏鋒,想靠這個課題吸引下徐主任的,可現在看來,是冇戲了。

蘇安穎見她低著頭,勾唇拍了拍她的肩膀:“冇事,以後我上徐主任的課,可以記下筆記給你看。你想學什麼,我都可以教你……”

話語說到這裡,就聽到那老師喊道:“最後一個同學是……李澤剛!”

蘇安穎猛地站了起來,興奮的看向了老師,可旋即就忽然意識到不對勁??

她眼瞳猛地一縮,不可置信的看向了那名老師,詫異的尖聲詢問:“你說誰?唸錯了吧?”

另外一名男生猛地站起來:“是我!哈哈哈,我給徐主任發了郵件,他隻回覆了我兩個字收到,我還以為他冇看到我呢……”

他興奮的時候,那名老師也看向了蘇安穎,開了口:“對了,其餘冇有被選中,允許調劑的同學,我都給了嚴教授,嚴教授是個新老師,乾勁十足,下麵公佈她的學生名單……蘇安穎,劉可欣……”

蘇安穎冇想到在這裡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她想要跟的倒是是徐主任!不是什麼嚴聽南!一個新人,在業內能有什麼名氣?

“安穎姐,跟著嚴老師也挺好的。”

她正在憤怒的時候,耳邊傳來了白淩璿的安慰聲,她一扭頭,在看到白淩璿蒼白的小臉時,忽然間把邪火都發在了她的身上:“當然挺好的了,至少我是考上了,而你都冇有考上!”

白淩璿臉色更白了幾分。

蘇安穎的狠話發泄般一句一句砸過來:“是我想錯了,徐主任的研究生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考得,你竟然還選他,真是不自量力!”

“白淩璿,我看你真是心比天高!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實力,咱們今天總共麵試冇被選上的,也不超過十個人!你怎麼就這麼笨?”

周圍被錄取的人都憐憫的看著白淩璿,讓她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蘇南卿站在遠處,聽著她的話,淩厲的眼神閃了閃。

她忽然勾唇,放下了手機,上麵還顯示著剛剛發出去的郵件資訊。

而幾乎在她的郵件剛發出去的時候,忽然間,有公佈成績的老師驚呼道:“等一下!還有一名同學,被錄取了!”

嚴聽南聽到這話,微微一愣:“被誰錄取了?”

那人激動的話都快要說不清楚了:“anti!anti第一次在國內,在我們學校,錄取研究生!”

anti這個名字一出,整個走廊上一片安靜,所有學生都齊刷刷看向了說話的老師。

有人問出了口:“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