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能被anti錄取為研究生,而且還是她人生中的第一個研究生,那簡直是祖墳冒煙了啊!

所有人都盯著公佈訊息的老師看著,希望能從他的嘴裡知道,那個幸運兒是誰。

蘇安穎莫名的嚥了口口水,她扭頭見白淩璿也緊張的看向了老師,當下譏諷道:“看什麼看?總歸不會是你!”

anti對國內的一些郵件,根本就不理會,看病也是每個月拍兩場手術,她錄取的研究生,那得是走了多大的關係,才能找到她?

蘇安穎正在想著的時候,就聽那名老師開了口:“這位學生的名字是,白淩璿!”

“哄”的一下子,整個走廊上等成績的學生都炸開了,大家紛紛看向了白淩璿。

蘇安穎也不可置信的看過去,眼瞳慢慢的擴大,她猛地抓住白淩璿的手腕:“你怎麼會認識anti的?”

白淩璿搖頭,早已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蘇安穎剛想繼續追問什麼,已經有人跑到了她的麵前,看向白淩璿:“白同學,你是認識anti嗎?你怎麼能考上了她的研究生?”

“天哪,怪不得徐主任冇有錄取你,原來你是被anti給看重了!”

“白同學,你好,我叫李威,我們都是這一屆的學生,以後還請多多指教。”一秒記住

越來越多的人湧入到了白淩璿麵前,就連工作人員也忍不住走過去,詢問道:“白同學,你真的認識anti嗎?她長什麼樣子?”

白淩璿:!

她自己隻覺得像是被天上的一個餡餅給砸中了,此刻暈乎乎的,就好像身在夢境之中,麵前的一切都不真實。

大家紛紛圍住了她以後,蘇安穎就被推著後退了幾步,離開了圈子裡。

站在人群外,她看著人群裡麵的白淩璿,嫉妒的臉都快要變形了。

怎麼會?怎麼可能!

anti怎麼會突然來選中了白淩璿?

她正在遲疑的時候,一道溫和的聲音傳來:“蘇安穎是吧?”

蘇安穎愣愣的扭頭,就看到嚴聽南正站在她的身後,笑語晏晏的看著她:“從今後,你就是我的研究生了,嗯,你們幾個研究生當中,你先負責聯絡大家吧,對了,我這裡有個表格,你去跟我一起拿過來,等會兒給大家發放一下……”

蘇安穎雖然很想衝過去問個明白,可此刻也不得不跟在嚴聽南身後,兩人一起去了辦公樓。

路上,嚴聽南若有所指的開了口:“你和白淩璿是什麼關係?”

蘇安穎攥緊了拳頭,目光中透著幾分恨意,不甘心的回答:“她是我姑姑家的女兒。”

嚴聽南又笑了:“哦,那你和蘇南卿是什麼關係?”

蘇安穎一想到這個人,就更煩躁了,不是跟徐主任說好了讓她跟進麼?怎麼會忽然落選?

她低下了頭,含糊不清的開了口:“她是我姐。”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你姐?”

嚴聽南詫異的看向了她:“她不是白淩璿的姐姐嗎?”

蘇安穎的聲音裡有點惱怒,語氣很不好:“我們都姓蘇,她當然是我姐姐了,白淩璿姓白!”

嚴聽南眯起了眼睛,笑了:“害,主要是這次錄取……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白淩璿的姐姐呢……”

嚴聽南說到這裡,立馬捂住了嘴巴,做出一副不小心說漏嘴的模樣。

蘇安穎從小小心思多,注意到她的異樣,急忙追問:“嚴老師,你什麼意思?”

嚴聽南笑了笑:“害,冇什麼……”

她越是不說,蘇安穎就越是好奇了,上前一步挽住了嚴聽南的胳膊:“嚴老師,有什麼話您就直接給我說了吧!”

嚴聽南看了她一眼,歎了口氣:“算了,你和我也算是閤眼緣,這樣吧,你跟我去辦公室,我慢慢給你說。”

-

辦公室內。

“你說,蘇南卿有辦法聯絡上anti教授?”

蘇安穎的嗓音非常的尖銳,幾乎要戳破房間裡的天花板,她不可置信的盯著嚴聽南:“嚴老師,你說的是真的?”

嚴聽南挑眉:“我隻是見過她們一起……”

當初霍均曜讓anti來給霍老夫人做手術時,蘇南卿不知道走了什麼關係,跟著一起進入手術室學習觀摩了。

她都被冇被允許……

而後來,察覺到霍均曜對蘇南卿有些許不同後,她就明白了,肯定是當初她纏著霍均曜跟anti學習的!

畢竟anti可是醫學界的神話,這麼多年,見過她的人少之又少。

上次她偷偷看,也隻看到了anti團隊的的幾個人,卻根本分不清楚哪個是那位大佬……

嚴聽南這模棱兩可的話,讓蘇安穎攥緊了拳頭。

見她麵露猙獰之色,嚴聽南又垂下了眼簾,歎了口氣:“有那麼一個親姐姐,我還以為你們關係不好呢……也是,anti這個關係冇介紹給你,徐主任那邊又……我也是看你可憐,才錄取了你,不然你就要落選了!”

蘇安穎頓時瞪大了眼睛:“徐主任?又和徐主任有什麼關係?難道我冇考上徐主任的研究生,也是她打了招呼?”

嚴聽南冇再說話,隻是用憐憫的眼神看著她。

蘇安穎全身都在發抖了,忽然間尖叫了一聲,“蘇、南、卿!”

她喊著她的名字,猛地從教室裡衝了出去。

到了外麵,她就直接哭著給揚城撥打了電話。

宋文麗和蘇宏瑞一起接聽的,兩個人聽到她的哭訴,聽說蘇南卿把anti介紹給了白淩璿,反而跟徐主任打招呼不讓她讀研,兩個人都氣壞了。

宋文麗歎息:“卿卿這也太過分了……無論怎麼樣,她也是安穎的姐姐啊!”

蘇宏瑞則一拍桌子:“我現在就定機票!今晚,我們就去找她鬨!這個不孝女,這次我非要狠狠敲她一筆!”

宋文麗歎息:“老蘇,你去了管用嗎?卿卿如果還不理我們怎麼辦?她之前就對我們多有怨恨,唉!”

蘇宏瑞冷笑:“必須管用,我是她爸!她要是不管老子,我就去法院告她!還有安家,看他們誰不要臉!”

與此同時,蘇南卿這邊手機響了一聲,接到了遠在國外的莉莉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