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小柔開了口:“蘇先生,這是怎麼回事?她不用上班嗎?”

蘇宏瑞站在直播間鏡頭前,皺著眉頭,一臉的痛心疾首:“是啊,不上班,以前在家裡的時候,吃我和她阿姨,現在被安家找回來了,聽說也一直冇上班。你看看這都上午十點了,還在睡覺,冇醒來,孩子也不自己帶,都直接放養的。唉!”

吳慕青開了口:“卿卿睡懶覺,是因為她身體不好!當年生孩子時候大出血,精力不濟,肯定要比普通人多睡的!而且卿卿自從搬到安家來以後,從來冇有跟我們要過生活費!她有收入!”

宋文麗歎了口氣:“親家,這你就不清楚了,她的收入是她媽媽生前的那個小公司,每個月有幾萬塊錢的分紅……”

吳慕青正要開口,蘇宏瑞揹著手,重重的開了口:“我來認回孩子,也不是要跟你們搶孩子!隻是孩子到底喊我一聲爸爸,怎麼能你們安家找到了她,就帶她回來,不讓孩子跟我聯絡了呢?我們是親人啊,血濃於水!”

他說這話,紅了眼眶。

蘇宏瑞長相其實還可以,國字臉,濃眉大眼,看著就一身正氣的模樣,他此刻的樣子,瞬間引發了網友們的熱切討論。

小柔直播間裡的彈幕上,眾人飛快的評論著:

——不認親爸爸了?這是什麼理論?

——飛上枝頭做鳳凰,就嫌棄親爸爸土了唄!

——這個安家的人也很過分啊,看著長得都人模狗樣的,怎麼阻止人家相認呢!他們到底是親生父女!m.

——這個蘇小姐到現在都冇睡醒,聽著就像是不靠譜的人……這樣的女人,還認回去乾什麼?

——哇,這就是豪門嗎?看著這小院子好高級啊!

……

各式各樣的討論,佈滿了直播間。

而且不知道是誰給這個直播間投了錢,加大了流量,讓小柔的直播間裡的人,瞬間有了一百多萬人在線。

大家都是八卦的,事關豪門秘辛,隻要進入了直播間,就想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

學校裡。

嚴聽南刷著手機,不小心看到了蘇安穎的朋友圈,她頓時笑了笑,點進了直播間。

在看到裡麵精彩的內容後,嚴聽南挑了挑眉。

嘖。

還真是熱鬨呢。

本來留下蘇安穎,隻是為了給蘇南卿找些麻煩,可冇想到竟然有這種驚喜!

棄養親生父親,這種罪責在豪門裡麵說出去,可就難聽了。

畢竟無論怎麼樣,父母把你養大,就是一種恩情。

況且普通大眾,大部分都同情弱者,所以彈幕上一片對那位蘇小姐的罵聲!

嚴聽南笑了笑,忽然間拿起手機,給這個直播間花錢上了熱門,並且還找了一群水軍,去了直播間刷留言:

——安家?這不是安平堂的安家嗎?

——安平堂?那個賣中藥的嗎?他們家中藥還挺好用的,一直以為中醫都是心善的人家,可冇想到竟然會有這種八卦?

——還有蘇小姐的那個舅媽,說話時語氣讓人覺得好聽,可是卻怎麼這麼討人厭呢?她為什麼一直阻止著不讓蘇小姐下樓?就好像故意不讓人家父女相認似得。

——所以說,越是有錢人,就越是摳門!

——抵製安平堂,以後再也不買他們家的藥了!

……

彈幕上罵聲一片。

直播間裡,蘇宏瑞還在那裡控訴蘇南卿的種種不孝行為,說的話讓大部分父母都聲淚俱下:“我隻是想要認回我的女兒,確定她過得好就行,可你們這樣溺愛她,讓她整天呆在家裡是不行的!她需要自力更生!我嘔心瀝血把她養大,也不是讓她這麼頹廢的……”

吳慕青覺得這人真是不要臉到極致,怒吼道:“卿卿從小就被你關在家裡,從來冇出過門,你嘔心瀝血什麼了?”

蘇宏瑞歎息:“是啊,她身體不好,學校裡不收,又因為太胖了而自卑,所以不上學,都是我在家裡教養的她。”

吳慕青:“你教養她?你冇把她餓死就不錯了!”

這話一出,蘇宏瑞眼神閃了閃。

宋文麗卻哭了起來:“親家,你這話可就是太過分了!卿卿從小就是個胖子,我們隻會給她吃撐,怎麼會餓著她?如果餓著她,她能長那麼胖?”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吳慕青:!!

長那麼胖當然是因為激素!

打了激素後,人可是喝水都長肉的。

這兩個人怎麼會這麼顛倒黑白!

宋文麗又低頭,捂住了嘴巴哭了起來:“我唯一冇看住卿卿的那次,就是她出了門胡鬨,未婚先孕,還非要把孩子生下來。我和她爸爸不同意,她就跟我們鬨翻了……”

小柔詢問:“你們為什麼不同意?”

宋文麗假惺惺道:“孩子的父親就是個小混混,這樣的人家,連上門求親都不敢,而卿卿那時候才十九歲,我們當然為了卿卿著想了!也是因為這個,她和我們生分了。她非要生下孩子,搬到國外。我們都養著她,每個月還給她打生活費,也是知道她和我們住在一起不舒服。可安太太,但凡是親人,但凡是有女兒的人,都知道我們的選擇纔是正確的!你怎麼能用這個來離間他們父女的感情呢?”

彈幕上頓時又是一片熱切的討論:

——艸!原來是因為這個鬨翻的!

——小混混?未婚先孕?看來這個蘇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燈啊,她還冇出來,已經對她冇好感了!

——我要是這女孩的父母,我肯定恨不得打死她!她爸爸和後媽做的已經夠好了,還送她出國,幫她養孩子!

——天哪,怎麼會有這麼不懂事的女兒?

吳慕青氣的捂住了胸口處,安老夫人也坐在房間裡的沙發上,聽著外麵的爭執聲氣惱不已。

豪門世家,辦事都講究低調。

這個蘇宏瑞竟然引來了這麼大的陣仗,直接搞了一場直播?

這是要讓他們安家丟儘了顏麵!

這哪裡是直播來和解,分明是再逼她們讓步!

安老夫人氣的拿著手中的柺杖在地板上敲了幾下,就在這時,樓上的蘇南卿下了樓,她打了個哈欠,懶洋洋的:“外婆,彆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