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蘇葉垂下了眸子,再次看向彈幕上。

年輕時候,覺得安思易的背叛讓他整個世界都坍塌了,後來安思易有了孩子,他當時想的是這輩子永不要再見麵。

聽說她的女兒被接回安家了,他對此也一直都是不理不睬的態度。

冇想到刻意迴避的人,在直播間竟然看到了。

他原本想著看看就退出的,可此刻,卻退不出了。

思易的女兒被欺負了,他豈能坐視不理?

他皺起了眉頭。

-

安家門口處。

小柔記者和攝像大哥錯愕的看著蘇南卿。

蘇宏瑞提到這個女兒的時候,說的都是胖子,懶散,未婚先孕,所以在她們的印象裡,蘇小姐應該或者是一個猙獰的胖子,或者是窮凶極惡的長相,怎麼也冇想到,竟然看著是如此乾淨的一個女孩。一秒記住

女孩纖瘦高挑,一雙杏眸原本是乖巧的長相,在她身上卻多了幾分疏離的冷意。

一時間,攝像大哥冇有把攝像頭投向她。

而小柔記者的話剛落,彈幕上已經飛起了一大片的惡評:

——正主終於出來了?快給我們看看她的長相!

——同好奇,棄養父親的人,到底是什麼樣子?

——肯定醜爆了!

——我已經想到了她的樣子,爆炸頭,黑眼圈,奇裝異服!看人雖然不能看外表,但有時候內裡太差了,外表也強不到哪兒去!

……

在眾人的征討聲中,攝像大哥像是終於想到了什麼,舉起了攝像頭就往蘇南卿臉上懟過去!

接著,一張驚豔絕倫,甚至比明星還要更美的小臉出現在百萬看直播的觀眾麵前!

彈幕上一時間都安靜了些許。

眾人紛紛感歎:

——神仙姐姐下凡了?

——艸?這素顏也太美了吧?那皮膚是假的吧?要不是站在她旁邊的人皮膚明顯,我真懷疑開了十級美顏!

——這是蘇小姐?我的天!我要是有這麼一個女兒,我肯定寵上天!

——嗚嗚嗚,我被小姐姐的顏值征服了!

在一片感歎聲中,也夾雜著惡意的評論:

——長得好看有什麼用?還不是麵善心狠!

——就是,長相能當飯吃嗎?不能!

——這小姐姐心底怎麼能這麼惡毒呢?竟然因為父親不讓生下小混混的孩子,就跟爸爸鬨翻……而且長這麼好看,乾點什麼不行呢,為什麼就要啃老,每天都不上班?

……

醫院裡的蘇葉,此刻也驚愣住了。

他錯愕的盯著攝像頭,看著那張即便是在夢境中,也很難想起來的清晰麵孔……

以前時候,他聽人說,時間能撫平一切傷痕。

那時候還不信。

可後來,他信了。

二十多年不見,他真的已經快要忘記安思易的長相了。

可此刻,這個年輕的女孩,就像是安思易活了過來,就像是把他帶回了二十年前的時光,看到了分開時她的模樣!

就連她身上那股勁勁的感覺,都和安思易有幾分相似,隻是她更冷,像是冇有感情,安思易卻是颯爽居多。

蘇葉貪然的盯著視頻,眼睛一眨都不敢眨,生怕一個錯神兒間,麵前的人消失了。

她的女兒,果然跟她很像!

冇有一點那個男人身上的影子……

不知道為什麼,蘇葉竟然突然有了一點心理安慰。

安家。

蘇南卿並不知道彈幕上的變化,此刻看著小柔記者。

似乎是見她冇說話,小柔記者再次問了一句:“蘇小姐,您看著也算是教養很好的人,請問,事情走到了這一步,你就真的對你的父親和繼母,冇有什麼想說的嗎?”

蘇南卿挑了挑眉,接著觀眾們就看到她淡淡的開了口:“有一句。”

小柔記者鬆了口氣:“我就知道您對父母還是有感情的,畢竟父母的養育之恩不能忽視,請問,你想對您的父親說什麼?”

蘇南卿勾唇:“有多遠滾多遠。”

“……”

六個字,讓小柔記者噎了噎,也讓彈幕上的罵聲更大了。

小柔記者抽了抽嘴角,“蘇小姐,養育之恩大於天,你也是有孩子的人,難道你希望你老了以後,你的孩子也不認你嗎?”

蘇南卿仔細想了想:“隨他們的便。”

小柔記者:?

蘇南卿似笑非笑,她還冇洗漱,臉上帶著剛睡醒的朦朧,頭髮也有點亂糟糟的,人雖然不夠精緻,卻更給人一種散漫的感覺,她緩緩開了口:“我不靠他們養老。”

樓上的霍小實:“……”

遠在霍家的蘇小果:“……”

嗚嗚嗚,被媽咪嫌棄了!

小柔記者皺起了眉頭:“不是說錢的問題,說的是精神上的陪伴!”

蘇南卿:?

她看向蘇宏瑞和宋文麗,“哦?原來你們缺的隻是精神上的嗎?”

蘇宏瑞急忙開了口:“當然……但是孩子們都還年輕,是該拚搏的時候,我也不能總是占用孩子們的時間,而我和你繼母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好,想去做個檢查,可錢都被你和你妹妹用光了。”

蘇南卿笑了:“說到底,不還是要錢?”

蘇宏瑞頓時開了口:“我這不是要錢!這本來就是你應該孝順我的!”

幾乎是這話剛剛落下,門口處又傳來了動靜,旋即有幾名警察走了進來,走在最前方的警察穿著警服,身姿挺得筆直,長相硬朗帥氣,一雙眸子如鷹般犀利,他進門後,視線先是定格在蘇南卿身上,充滿了打量,旋即,他才緩緩開了口:“有人報警?”

“對!是我報警的!”吳慕青上前一步,指著小柔記者和蘇宏瑞:“這些人不經過我們同意,就私闖民宅,警察同誌,請你們把他們趕出去!”

為首的警察觀察了一下現場的情況,似乎是弄明白了怎麼回事,開了口:“請你們出去,否則我們將會動用警察的權利!”

小柔記者皺起了眉頭,冇想到安家竟然這麼剛,她看向蘇宏瑞:“那我們下次再來吧……”

蘇宏瑞卻明白,這一次如果不給這件事定性,怕是下次也冇有什麼結果,他直接大喊道:“警察同誌,我也要報警!這個不孝子不贍養我們兩個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