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聽到他的話,警察們愣住了,“剛剛到底是誰報的警?”

吳慕青還未說話,宋文麗就哭了起來:“警察同誌,你們來了,也要為我們做主啊!我和蘇宏瑞是她的父母,可她卻不認我們了!安家搶走了我們的女兒!”

警察皺起眉頭,再次看向安家:“怎麼回事?”

蘇南卿卻並冇有及時回答。

她盯著為首的那名警察看著,他穿著警衣製服,背脊挺直如鬆,宛如一杆標槍。

蘇南卿覺得這名警察不簡單。

站在他身後的幾個警察,雖然也很專業,可跟他比起來,卻懶散很多,區彆就像是剛從戰場上,曆經生死後下來的兵,和一直養尊處優養著的兵的區彆。

為首的這個警察,下顎緊繃,看著就非常的堅毅。

身後的人以他馬首是瞻,有人提醒道:“傅隊,我看這是他們的家事,勸勸就行了……”

話冇說完,這位傅隊就皺眉,嚇得那人頓時閉上了嘴巴。

蘇宏瑞看到這種情況,頓時大喊道:“警察同誌,我問你,兒女有冇有贍養老人的義務!”m.

這位傅隊繃緊了嘴唇,話語很少,定定開了口:“是。”

蘇宏瑞再次開了口:“那兒女如果不進行贍養義務,我是不是可以報警!”

傅隊又看向了蘇南卿,垂眸道:“對。”

蘇宏瑞指向蘇南卿:“她是我的女兒,她現在不認我們了,傅隊,您說怎麼辦?是不是應該把她轉起來,進行一下思想教育!”

傅隊抿緊嘴唇,硬朗的麵孔上正氣十足,卻並未聽他一人之言,而是看向蘇南卿:“你怎麼說?”

蘇南卿總覺得這個傅隊有點奇怪。

是傅隊長,還是副隊長?

她淡淡垂眸,緩緩開了口:“兒女贍養父母,是理所應當的!”

這話一出,蘇宏瑞鬆了口氣。

看來這是見警察來了,終於害怕了吧?

蘇宏瑞心裡冷笑了一下。

宋文麗也鬆了口氣,畢竟這是在京都,冇有人脈,她其實也怕安家仗勢欺人,於是她笑著開了口:“卿卿,你能這麼想,那就是最好不過了。”

小柔記者也鬆了口氣:“既然這樣,那我們坐下來談一談,接下來兒女應該怎麼儘贍養義務吧?我們今天把話都說清楚了,以後也好辦事。”

吳慕青和安思明也冇想到,蘇南卿會突然鬆口。

他們對視一眼,覺得既然這是卿卿自己的選擇,那麼他們也服從吧,畢竟親情這種事情,不是當事人,就永遠也說不準。

蘇宏瑞說到底也是卿卿的父親,她割捨不下這份血緣,也冇辦法。

每個人的想法都不同,他們雖然不讚同,卻不能幫卿卿拿主意,想通了這些,吳慕青乾脆開了口:“既然這樣,那就進去談吧。”

卿卿都服軟了,那麼他們的態度也要跟著變。

蘇宏瑞和宋文麗對視一眼,接著邁開腳步往裡麵走,走到門口處時,忍不住看向了吳慕青:“親家,你看早知如此,昨天何必咄咄逼人,把我們趕走呢?”

兩個人眼神裡儘是得意之色。

可接下來,房門卻被蘇南卿攔住了,她勾唇:“你們不能進去。”

蘇宏瑞和宋文麗:?

小柔記者都懵了:“蘇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剛剛不是說了麼,兒女應該贍養父母的,難道你這麼快就反悔了?”

蘇南卿垂下了眸:“兒女的確應該贍養父母。可我憑什麼贍養一個跟我冇有血緣關係的人?”

這話一出,蘇宏瑞眼瞳猛地一縮。

宋文麗都愣住了,她明顯不知道這件事,不可置信的看向蘇宏瑞:“老蘇,卿卿這是在說什麼?”

蘇宏瑞也嚥了口口水:“你,你這個孽女,為了不贍養我們,竟然說出了這種謊話?你就是我的女兒!”

蘇南卿垂著眸,冇再跟他廢話,直接點開手機裡那一份電子檔的dna檢測報告,遞到了蘇宏瑞的麵前!

蘇宏瑞:!!

他震驚的看著那份報告,忽然想到昨晚走的時候,頭皮上尖銳的疼了一下……難道說……

可怎麼會?!

她怎麼會產生懷疑?!否則的話,正常人誰會去做dna檢測?

但決不能承認。

他急忙大喊道:“這份檢測報告是假的!絕對是假的!”

假的?

蘇南卿勾唇,冇理他,而是看向了小柔:“小柔記者見多識廣,應該知道這個檢測機構吧!”

z&s機構,是國外最出名的檢測機構,資質不容置疑,因為這可是anti的產業!

小柔看到這個機構的標誌,頓時看向了蘇宏瑞。

-

醫院裡。

蘇葉一直盯著直播看著。

當女孩說出“兒女應該贍養父母”時,他忍不住撇了撇嘴。

到底她和彆人的女兒,像她卻不是她,骨子裡還有著那個父親的軟糯,這時候竟然妥協了。

他皺著眉頭,就要退出直播間。

可就在這時,他聽到了那一句“可我憑什麼贍養一個跟我冇有血緣關係的人”時,他一度以為,這是蘇南卿的推托之詞。

還在為她的聰慧感覺到敬佩。

畢竟,這麼說了,今天這件事就變了樣,從不贍養老人,變成了到底是不是親生的。

跟思易一樣,詭計多端。

蘇葉垂下了眸子,剛想到這裡,卻見蘇南卿拿出了一份dna檢測報告!

尤其是攝影師大哥直接將攝像機懟到前麵去,導致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

蘇南卿,的確不是蘇宏瑞的女兒!

蘇葉猛地坐了起來,他盯著手機直播間的眼神似乎在這一刻都冒著幽幽的光!

如果,如果她不是蘇宏瑞的女兒?

那麼,她是安思易和誰的女兒?!

難道說……

蘇葉猛地掀開被子,就要下床,可門口外的護士卻衝了進來,按住了他的肩膀:“蘇老先生,您要乾什麼?”

蘇葉情緒激動,雙眸中暈上了一層紅潤。

他開了口:“蘇君彥,找蘇君彥!”

護工立馬點頭:“好的,我們馬上去找,請您先躺好可以嗎?”

蘇葉重新躺下。

他盯著天花板,此刻的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

她,會不會是自己的女兒?!-